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淫兽调教外章】(服饰店老板的秘密)(1

【淫兽调教外章】(服饰店老板的秘密)(1



  01
  三个月以来,丽犬、媚犬、美犬一直都很乖的待在我身边,而美犬则不时成了展示模特儿,被我放在朋友(姗姗)店里的橱窗内。
  直到有一天……
  ※※※※※
  “柏帆,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姗姗在忙完之后问。
  “啊?什么?”我正望着橱窗里美犬扮成的展示模特儿出神,随口应着。
  “你为什么要那么累,三不五时就把那个模特儿搬来搬去的?而且,你在把它搬走前,你都会把它搬到仓库里去换掉它身上的衣服,为什么不直接在橱窗里换就算了?”
  每次只要我带美犬来扮成展示模特儿,都是我帮美犬换衣服,因此美犬的秘密都没被发现。
  “不会呀!那会累呀?只不过是帮它换一套衣服罢了。至于为何我把它搬来搬去,小姐,妳别忘了它可是我们公司在测试开发的‘仿真展示模特儿’,我得搬回公司去才好交待呀!”我面不改色的说着。
  (三分钟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为了避免她提出更多的疑问,我不得不假藉尿遁,先躲进厕所一下子。
  但我低估了女人的好奇心,就如同我当初低估了美犬一样……
  姗姗看我溜去厕所,店里又没客人的情况下,她走到美犬的身边不停地研究着……
  (这假人做的真的太像了,若是给它一张脸孔跟人的皮肤,她一定会很漂亮,真的太像了……)
  姗姗好奇的伸手翻开了美犬的裙子……
  “姗姗?怎么了?”我看到姗姗在翻美犬的裙子,我赶紧出声,姗姗听到我的声音,她的手放开了裙子,我不得不庆幸我刚好从厕所出来,否则美犬的秘密就会被姗姗给发现了。
  “没事呀!只是好奇罢了!”姗姗佯作没事般从美犬身边走开:(那个不可能会是模特儿,就算是仿真的模特儿,也不可能!那只剩一种可能,那根本不是仿真模特儿,而是一个活人扮成模特假人模特儿!但为什么会有人愿意被包覆成那个样子,然后扮成假人模特儿呢?难道……)
  柏帆把展示模特儿带走之后,我也没心情再开店了,所以早早的就将服饰店关上了。
  我回到家里,从衣橱里拿出了一个有着精美雕刻的木盒,木盒打开之后,里面放着一个圆环,她的手在圆环上摩抚着,思绪飘向她还在筹设服饰店的许久之前……
  □□□
  那时的我是一个没没无名的模特儿,为了赚取足够的生活费以及完成自己的梦想─拥有一间我自己的服饰店。
  不管经纪人找了什么样的case给我,那怕是人体模特儿,我也照样会把它接下来,好让我的梦想能早点实现;由于我什么样的case都接拍,所以,我很快地就存了不少钱,但距离开店,还差了五十万左右。
  那次经纪人找我去公司,说有一个case要先跟我谈谈:
  “姗姗,有一件人体模特儿的case妳要不要接?”王大哥面有难色的问我;
  我的经纪人姓王,我都叫他王大哥,他一直很照顾我,我也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大哥看待。
  “王大哥,你不是知道这种case我都会接吗?”我纳闷的问王大哥。
  “是呀!我是知道,但这件case……怎么说呢……它有点特殊……,所以我才会先找妳来问问看,看看妳的意愿。”我知道王大哥的为人,他很少会这样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尤其在工作上的事,王大哥一向是佷精明的,但看他这个样子,我也才理解到这个case有着它的特殊性。
  “什么样的case会让王大哥说话变成支支吾吾的?说来听听呗!”我故作轻松地说。
  “姗姗,妳知道‘绳的世界’这个俱乐部吗?”王大哥没头没脑的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
  “好像听过,那不是SM的俱乐部吗?等等!这次的工作内容该不会跟他们有关吧?”我问着王大哥。
  “就是跟他们有关,他们要找一个人体模特儿,帮他们拍摄一些照片,会找到公司来,就是因为他们看过妳的照片,觉得妳的外型符合他们的需求,但也就是因为他们俱乐部的性质,所以我才找妳来先讨论看看妳的意愿;不过,妳也不用急着决定,我跟他们说三天后会给他们回复。”
  虽然我还差五十万左右才能开店,但这个case着实令我难以决定,接?还是不接?
  不知道王大哥是不是故意的,当我正左右为难的时候,王大哥突然说:“啊!
  忘了一件事,他们说酬劳,不会低于三十万!“
  我吓了一跳,这样的酬劳未免也太高了点吧?因为以一般人体模特儿的行情来说,顶多在两万左右,他们是不知道行情?还是别有目的?
  (可是有了这三十万……我的梦想就能更快地实现了,要不要接呢?)我的心里挣扎着,难以决定接拍与否……
  “小姗,看妳那么难以决定,这样好了,这是他们老板的名片,妳自己跟他谈谈,再跟王大哥说妳接或不接,如何?”王大哥将一张名片从他桌上的名片簿里拿了出来;名片上写着:
  绳的世界俱乐部
  吴子清
  XXXX─XXX─XXX
  代表号:(02)XXXX─XXXX
  地址:台北市XX路XX巷XX号
  “如果妳想打电话给他的话,他并没有限定时间,所以应该是随时都可以;不过王大哥会建议妳趁晚上的时间打给他!”
  “嗯~~好!”我看着名片出神,挣扎着要不要打这通电话……
  (与其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在那边挣扎,干脆跟他们谈谈,这样也才会知道他们想拍摄什么样的照片,若是真的不行,请王大哥回绝就好了。)我回到家躺在床上看着名片这么想着;但我实在也对这次的case内容感到好奇。
  ※※※※※
  “嘟~~嘟~~”我有些紧张的紧抓着电话,毕竟我从没自己跟客户连络过。
  “喂!你好!我是子清!”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很有磁性,我不禁在脑海里描绘着这个叫吴子清的男人。
  “你好!我是姗姗,是王大哥给我你的电话,听他说你们想找我拍照!”我一口气说完。
  “哦!我想起来了,是呀!我们想找妳来为我们俱乐部拍一些照片。可是怎么不是王先生打电话给我呢?”
  “是这样的,因为我们都没有接过这类的case,所以王大哥让我自己决定,他是希望我跟你谈谈这个case的状况,再决定要不要接!所以我才会打电话给你。”
  “这样呀?好吧!我知道了!妳明天有没有事?”
  “明天?”我快速的在脑海里思索着明天的行程:“没事!”
  “那好!妳住哪?若是妳不想让我知道妳住哪也没关系,给我一个地方,我去接妳到俱乐部来看看!”
  “现在?晚上十一点?很晚了耶!”我吓了一跳。
  “对!现在!若妳想了解状况的话,现在是最适合的时间。”
  “好吧!那你到XX路跟XX路口来接我吧!”
  “好的!我开蓝色的喜美,车牌号码是CH-4375,若是妳怕找不到的话,二十分钟之后打电话给我;一会见!”
  “嗯!一会见!”挂断电话,我才发觉自己可能做了件自己会后悔的决定……
  02
  二十分钟后,我刚到XX路跟XX路口,就打了个电话给他。
  “喂!请问你到了吗?”电话接通之后,我这么问着。
  “我到了!妳在哪里?”我四处张望着,找寻着他所说的蓝色喜美,突然电话里他说:“我看到妳了,妳是不是穿小可爱跟牛仔裤?”
  “是的!你在哪里?”由于是深夜,所以我穿得很随便就出门了。
  “那好!妳别动,我过去戴妳。”电话就挂断了。
  他挂上电话后,对面的车道有一辆车从路边驶了出来,很快地就掉头停在了我的面前。
  “姗姗小姐?”吴先生下了车,他并不高,大概165公分左右,瘦瘦的,顶着一头乱发,很难令人相信他是一间俱乐部的老板……
  “吴先生你好!我是姗姗!”我介绍着自己。
  “上车吧!我带妳去俱乐部看看!”他帮我开了驾驶座旁的车门,做出请上车的动作。
  “哦!好!”我上了车,他把车门关上,绕到驾驶座,开着车往俱乐部去了。
  我出门前,曾打过电话给王大哥,告诉他我跟吴先生约好了,要去俱乐部看看,所以比较放心地就上了吴先生的车。
  车往郊外开去,我看着窗外越来越偏僻,我的心里不免嘀咕:(不会把我带到郊外把我怎么样吧?)
  吴先生好似看穿了我的心思,淡淡的说:“放心!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俱乐部其实并不在台北市内,而是在市郊的山上,至于名片上的地址,那只是我在市区租的一间办公室,用来征人用的。”
  听到吴先生这么说,我略为放心了点。
  五分钟后,我们终于到了俱乐部,俱乐部外观上跟一间独栋的住家没什么两样,周遭静悄悄地,除了虫鸣之外,什么也听不到,跟我印象中的俱乐部有着极大的差异。
  “姗姗小姐,请跟着我来。”吴先生开了门,率先走了进去,我跟在他的后面也走了进去。
  他将灯打开,映入我眼帘里的竟是空无一物的屋宇?除了外观之外,屋子里什么装潢跟家具都没有,偌大的空间里,只有我跟吴先生,这哪像是个俱乐部?
  吴先生继续走着,他走到一面墙的前面停了下来,他口中喃喃的不知说了什么,那面墙居然从中间分开了。
  “请跟我来!”吴先生走了进去,我急忙跟了上去;当我的双脚都踏进墙内,身后的墙就关上了;我跟着吴先生走进了一段甬道,甬道的两旁都有着照明装置,当墙门一关上,照明装置也随之亮了起来,照亮了因门关上而幽暗的空间。
  “由于SM在台湾,还不像国外那样地为众人接受,所以,外面的空屋只是个幌子,俱乐部其实是在屋子的下面。”
  (屋子的下面?意思是在地底下?难怪甬道是往下延伸着……)吴先生又以相同的方式打开了另一面墙,但当墙一打开,眼前的景象却让我觉得自己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
  仿欧洲宫廷式的建筑设计,走道的两旁各有五根柱子,在每根柱子上都崁着一个美女雕像,支撑着整个前走廊的屋顶,淡黄色的灯光让人感到温暖,但却又使得宫廷式的设计少了份压迫感;而柱子上的美女雕像,等等……这个雕像是活的?我转头看着吴先生。
  “这里的十根柱子,各有一位像妳一样的美女,之所以她们会看来像雕像,全归功于包覆在她们身上的全包式紧身装,来吧!我们到我的办公室去。”吴先生领着我往前走,我看着柱子上的雕像,她们的下半身,不知道是用什么方式,牢牢地固定着,而她们的上半身都在不停地微微的扭动着,虽看不见她们的表情,但令人感到异常的性感;我在心里不禁佩服着那位设计这座宫殿的设计师,竟让严肃的宫殿充满了情欲,却又不会令人感到诡谲,反而相当的契合。
  过了那段走廊,进入大厅时,我更为我眼前的大厅感到折服;令我不禁以为自己置身于中古世纪的欧洲宫廷,圆形的宫廷设计,每隔三公尺左右就有着一根跟走廊一样的美女雕柱,围着大厅排列着;我算了算,有着十六根雕柱,每根都跟走廊一样,崁着一个美女,而她们也都跟走廊的美女一样,上半身不停地微微的扭动着。
  大厅里,十个穿着欧洲女侍服饰的服务生穿梭其间,虽说是女侍服,裙子只到她们的屁股下缘,若隐若现地将她们裙下的风光暴露在客人的眼里;她们的身上都戴着金属镣铐;脖子上的镣铐连着两条铁链,链子托着一个托盘;她们的双手被镣铐锁在背后,锁住她们双手的镣铐又跟脖子上的镣铐以一条约十五公分长的短铁链连结着,使得她们必须抬头挺胸;而她们每个人都穿着六吋高的过膝高筒高跟靴,我曾穿过一次六吋高的高跟鞋,但我穿上后,压根不会走路,只能扶着墙慢慢的走着,但她们每一个都能稳稳的走着为客人递送饮料;大厅里共有二十张桌子,她们一个人负责两张桌子,若是没有客人点饮料的话,她们就得在两张桌子中间站立着。
  每张桌子旁都跪了穿着一样的短裙、过膝高筒高跟靴与金属镣铐的上空服务
  生,不过跟递送饮料的服务生不同的是,她们的镣铐锁住了脖子与双脚,而双脚之间有着一根棒子,她们的双脚因棒子的限制,必须张开着,而她们的双手却能自由的活动,而铁链锁在她们的脖子与棒子的圆环上,使得她们只能跪着,无法站立起来;当送饮料的服务生端着饮料来到桌旁,跪着的服务生就从托盘里将饮料拿下来放在桌子上;没有饮料送来时,跪着的服务生都将手背在身后,低着头挺着上身,任由客人在她们的身上抚弄着。
  二十张桌子围着中央的一个舞台,舞台上正进行着SM的表演,一个戴着面罩的男人正拿着鞭子,鞭打着全身赤裸被绳子捆缚的美女,但她并没有戴上面罩,她大约二十岁左右,她的脸部线条像极了演员林心如;虽然我自信自己长得并不差,但是跟她相较之下,我却输给了她。
  “啪~~啪~~啪~~”鞭打的声音一声声地传到了大厅的每个角落,除了我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毫不在意地看着台上的表演,我听着一声声的鞭笞声,心里不免为台上的美人感觉到担心;我也注意到她虽然有着痛苦悲鸣,但她的脸上却有着幸福的神情,我原本还怀疑是不是我看错了。
  吴先生等我看够了之后,才跟我说:“我们走吧!”领着我到他的办公室。
  03
  “请坐!”吴先生招呼着我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坐得有些尴尬,因为我是坐在一个四肢着地的裸女背上,她的身上除了金属镣铐之外,什么都没有……;而办公室里有着一面很大的电视墙,整个大厅、走廊、甬道、包含外间的空屋,全都在监视器的范围之内。
  “觉得这里如何?”吴先生微笑着问。
  “令人惊异,吴先生,能否麻烦你告诉我case的内容呢?”我打算速战速决,早点离开这里回家去。
  “没问题,不过别再叫我吴先生,叫我子清就好了!”子清微笑地说。
  “好!那子清,case的内容是什么呢?”
  “诚如妳所看到的,这里是私人性质的俱乐部,知道这里的人不算少,但是,实际能加入的会员有限,而要找妳来拍摄的case,就是要请妳装扮成她们拍摄俱乐部的广告,因此除了头罩之外,她们身上的装扮妳一件都不会少,而妳刚才也看到了,跪在桌子旁的服务人员,她的上半身是赤裸的,所以我才会找人体模特儿来拍摄;当然除了妳今晚所看到的舞台表演的部份,我们则是请现在在台上表演的人来拍摄。”
  “可是这里的服务人员不少呀?光刚才我在走廊及大厅看到的,就有五十六个人了呀?她们每一个的条件都不差呀?”我疑惑地问。
  “妳的观察力不错,确实,我可以找我手底下的员工来拍,但是,若是找她们来拍摄的话,那对顾客的新鲜感就会降低。”子清接着又说了下去:“而为了维持员工的服务水准与肌耐力,她们下班之后的时间,除了休息之外,就是训练,所以她们并没有另外的时间,能够进行照片的拍摄;因此,我也才会找上妳。”
  我提出了我从知道这件case以来最大的疑惑:“王大哥告诉我,你给的拍摄酬劳是三十万,你不知道人体模特儿的行情并不到那么多吗?”
  “确实,一般人体模特儿的行情价只有五万不到,但是妳也别忘了,因为这里的特殊性,所以我愿意给妳高一点的酬劳,还是说妳觉得不够呢?若是说妳觉得这样的酬劳不足以吸引妳,那妳觉得要多少的酬劳才足够吸引妳为我们拍摄俱乐部的宣传广告呢?”
  “我并不贪心,你愿意给我三十万的酬劳就足以令我心动了,但是也就像你说的,这间俱乐部的特殊性,我不得不再三考虑。”
  “这样吧!除了原本妳们公司愿意给妳的三十万,若妳愿意拍摄的话,等拍摄完成,我另外给妳七十万的酬劳;不过就算拍不完,我也另外给妳二十万的酬劳,妳好好考虑看看。”
  (七十万?那加上原本的三十万,不就刚好是一百万?我的服饰店在拍摄完这个case之后就有足够的资金可以开了……)我的内心不断地挣扎着……
  “如何?”子清微笑地看着我问道。
  “我可以回去考虑一下吗?”
  “当然!我送妳回去吧!”
  “谢谢!”他率先走了出去,我跟在他身后走出去;我走出办公室的门之前,回头飞快地看了一下我方才坐了许久的【椅子】。
  她的头低垂着,让人看不见她的脸,但依脸部的轮廓来看,她也是个美丽的女人。
  沉溺在自己的思绪里的我,压根没发觉大厅里的表演早已结束……
  ※※※※※
  子清送我回到他接我的地方,在我伸手打开车门,正要下车时,他叫住了我:“姗姗小姐,请妳记住一句话,‘机会稍纵即逝,错过了就不会再回头’,妳好好考虑考虑吧!希望能早点听到妳的好消息。晚安!”
  “晚安,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说完我就下了车,慢慢地踱步回家了。
  ※※※※※
  (被人鞭打,却会感到幸福?)躺在床上,我的脑海里一直对今晚看到的场景念念不忘,尤其是那个被鞭打的美女,她脸上的幸福神采。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我自己去尝试才会知道!)我突如其来的想法,令我从床上坐起身来。
  (我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有想尝试看看被人鞭打的想法?大概是被她脸上的神采影响了吧……)我又躺了下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
  “嘟~~嘟~~嘟~~”我的手机狂响着,我原本不想理它,但打电话来的人不肯放弃地一直重打,大有非要我起来接的态势,我只好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那位?”我连眼睛都懒得睁开,闭着眼睛接电话,根本没看是谁打电话给我。
  “大小姐!我是王大哥!妳还在睡呀?”
  “王大哥?那位王大哥?”还在睡梦中的我,压根没想起电话那端的人是谁。
  “还问我是那位王大哥?妳有很多王大哥吗?”王大哥没好气地问着。
  “啊?王大哥!抱歉!歹势{闽南话}!我睡昏头了!”我从床上跳了起来!
  连连对着电话那头的王大哥道着歉。
  “算了!又不是不知道妳睡昏头的时候,什么都想不起来,昨天很晚才睡?”
  “嗯!那位吴先生带我到他的俱乐部去看看,顺便跟我说了这次case的工作内容,哈~~”我打着哈欠。
  “难怪……那妳考虑得如何?接不接?”王大哥有些着急地问着。
  “王大哥,你这次能从中获得多少利益呀?这么急着想知道我接还是不接?”
  我没好气地说,通常王大哥会有大进帐时,才会催我催得这么急。
  “哎唷~~妳说得那是什么话呀?我们一向是三七分的呀!再说我总要给吴先生响应呀!若是妳不想接的话,我也好早点回决呀!”电话那端的王大哥心想:(当然急呀!二十万的进帐耶!但怎么能跟妳说那位吴先生拿了五十万来呢?)
  “王大哥,其实我也很挣扎呀!你也知道我一直想开家服饰店,现在只差五十万而已,这个case完成的话,离我的目标就只剩二十万了,我也想接呀!只是,我多接几个case也一样能达到呀!比较慢而已!”
  “好吧!那妳的决定是什么?”王大哥在电话那头祈祷着:(上帝呀!求求你!千万要让小姗答应呀!不然我的二十万就没了!)
  “嗯……”我沉吟了一下,王大哥在电话那头不停的祈祷着,听到我在考虑,他的心不小心漏跳了一拍!
  “好吧!我接这个case,但是,王大哥,他必须保证我的家人不会看到这批照片!”我想起吴先生额外开出的那个条件,我决定接下这件case.
  “一定!一定!王大哥这就打电话跟他讨论!掰掰!”
  “嗯~~掰……掰!”我的话还没说完,王大哥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我躺回床上:(希望到时,吴先生真的会依他的承诺多给我七十万,那我就可以去完成我的梦想了。)
  没办法,会这么想是因为那七十万是王大哥所不知道的,相对的在合约上也不会注明,拿不拿得到对我来说,都是很不确定的变量……
  04
  傍晚,王大哥打电话给我。
  “小姗,我跟吴先生说好了,妳提的条件,他都同意;可是他也有一个但书,妳必须空出三天的时间,一边接受他们比较简单的训练,一边完成case的拍摄。”
  “好呀!这样也才能拍得出他们需要的效果。那何时要开始拍摄?”我不假思索地回复着。
  “他是希望明天就能开始,而摄影师及化妆的部份,他则是说俱乐部里会有专人帮妳打理;我也看过妳明天之后几天的行程,几乎都空了下来,我想妳也会希望早点拍完,所以我原则上答应他说,妳明天可以开始拍摄。”王大哥停了会又说:“不过若是妳有事的话,可以后延几天再拍。”
  “嗯……”我看着我手边的行事历:“明天之后三天……可以!我没跟人有约!”
  “那太好了,我就回复他说,妳明天就可以开始拍摄啰?”
  “好呀!那就麻烦王大哥了。”
  过不到十分钟,王大哥又打电话来。
  “小姗,王大哥都说好了,不过妳今天可能要早点睡,因为明天早上七点,他就会到妳家接妳到俱乐部去,为了方便他跟你联络,所以我把妳的电话给了他。”
  “哦!我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虽然是工作,但还是要以妳自己的安全为主。知道吗?”
  “我会的!而且我相信吴先生不会让我受到伤害的,王大哥你大可放心。”
  我笑笑地跟王大哥说着。
  “嗯……也是啦!那妳记得明天早上七点。”王大哥又再交待了一次时间。
  “好!”我在电话这头翻了一下白眼,王大哥什么都好,可是老是把我当成长不大的小孩;但也就是因为他的细心,所以我也才会跟他合作了好几年。
  挂上电话后,我躺在床上,想起昨天在俱乐部所看到的,嘴里虽叫王大哥不用担心,但我的心里却对明天即将展开的拍摄工作有着一丝揣揣不安:(不知道她们平日都接受什么样的训练?而我又要接受什么样吴先生口中所说的《比较简单的训练》?)
  (嗟~~明天不就知道了吗?何必预想些有的没有的呢?)我对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好笑,又不是第一次遇到有相关要求的客户,每次事先想了一堆有的没的,到最后都只是自己吓自己而已。
  (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啰!)我决定将明天的事先丢到脑后,设好闹钟翻了个身,好好地让自己睡个好觉。
  ※※※※※
  “滴滴~~滴滴~~滴滴~~”早上六点,我的闹钟响了起来,我多赖了十分钟,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下床打理一切。
  三天的拍摄,我除了自己身上穿着的,也另外准备了几套的衣裤,不过依吴先生所说的,我原本是连衣裤都不打算带,直接穿他提供的就好;我淡淡地化了点妆,就等着吴先生打电话给我。
  “嘟~~嘟~~”七点整,我的电话响了:“喂~我是姗姗!请问是哪位?”
  “早安!我是子清,我在上次接妳的地方,XX路跟XX路口。”
  “你早!我马上下去!请等我一会。”
  我拿起装着衣物的包包,将门关好,去跟吴先生会合。
  吴先生把车停在上次我上车的地方,他在车旁等着,我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我们匆匆打了个招呼,就开车往俱乐部去了。
  ※※※※※
  “姗姗小姐,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吴先生一边开着车一边说着。
  “吴先生,我也是如此希望!”
  “叫我子清吧!叫吴先生会害我以为我老到骨头可以敲鼓了。”
  “嗯~好!那请你也别叫我姗姗小姐,感觉即怪又别扭!”
  “哈哈!是有一点!”子清顿了一下又说:“那我不叫妳姗姗小姐,妳也就别再叫我吴先生了,省得我们两个都会感到别扭!”
  “好的!不知道我要接受些什么样的训练?”
  “基本上,因为妳不是俱乐部的从业人员,所以,俱乐部在走动及跪姿方面都有一定的标准,妳所要受的训练就只有这样而已,我相信妳很快就能上手了;另外,能否请教妳一个私人的问题呢?”
  “当然可以!”
  “嗯!别怪我太唐突。妳有性经验吗?我知道这个问题在这个时候提出很奇怪,妳记得走廊的那些活柱吗?”
  我点点头,毕竟那是我一踏入俱乐部的第一印象。
  “是这样的,因为活柱也是要请妳担任拍照的其中一项,而活柱是用特殊的方式固定在那里,而妳有没有过性经验,就成了一个我必须考量的问题。”
  我点点头表示了解了,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幸好子清看出我的窘迫,替我解了围:“没关系的,若妳不好意思说,妳就用点头或摇头来表示就好。”
  我又点了点头,表示我有过经验。
  “那就好,这个部份我一直很头疼。”子清微微地笑了笑。
  “那……我能问是用什么特殊的方式吗?”我脸红地问。
  “当然可以,不过,等我们到俱乐部时,我解开一个活柱给妳看吧!”子清很严肃地说:“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希望妳在俱乐部的时候,能紧紧地跟在我的身边,不然妳的衣着跟服务生一样,若是被俱乐部的会员误认妳也是服务生的话,到时我也只能希望我能来得及阻止。”
  “嗯!我会的。不然,你拿条绳子把我绑在你身边算了。”我打趣地说。
  “如果有那个必要的话,我一定会。”
  “可是俱乐部里一定也会有刚进去的服务生吧?那她们没有像实习护士有不同的制服吗?”我纳闷的问。
  “刚进俱乐部的服务生?有呀!等会妳就会看到她们了。我们到了。”子清的言词里略有隐瞒。
  子清把车停好之后,我提着包包,跟在子清的身后。
  “对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子清突然停了下来,我差一点撞上他:“妳在这里的三天,我希望妳能够依照俱乐部对服务生的要求,当然,我会特别交待她们,妳不是新进的服务人员,所以不需要以服务生的标准要求妳。我先带妳到办公室去,将这里的几个重要干部介绍给妳认识,若有什么突发状况的话,妳最少还可以向他们求助。”
  “哦~好!”
  接着,我们又经过了那条甬道及走廊,只是这次经过走廊,看到子清口中的活柱时,心境却与前夜有着极大的差异:(我也会像她们一样被崁进柱子里,但经过这里的人看不见她们的脸,却看得见我的长相,我会像她们一样性感地扭动着吗?)想到这里,我的那里竟有分泌物分泌了出来……
  05
  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已有五位长发美女在那里等着我们的到来。
  “我帮妳介绍一下,这位穿着跟服务生类似的是懿臻,她负责仪态训练。”
  “妳好!我是懿臻。”懿臻微微欠身,她身上穿着跟服务生虽然类似,但仍有着差异,她的上半身穿着一件皮制的黑色马甲;她的下半身只穿了一件皮制的黑色内裤〔当晚才知道那并不是内裤〕;她跟服务生一样穿着六吋高的过膝高筒高跟靴;她的双手也被镣铐背铐在身后,只是服务生的双手虽是掌心向内地铐着,但服务生的双手顶多只能手指相点,但懿臻的双手却是手掌相合,她的手显然吊得比服务生还要再更高了一些:(只是懿臻不是负责教导仪态吗?她为什么也要被镣铐铐上呢?);纵使如此,懿臻的脸上一直挂着浅浅的微笑。
  子清看出了我的疑惑,向我解释着:“懿臻认为,若是她能够做得到,服务生也会以她做为标样,因此,她主动要求要跟服务生一样的戴上镣铐。”
  “妳好!我是姗姗,请多指教。”我也向懿臻微微点了一下头。
  “在懿臻旁边的是纤纤,她负责所有服务生的美妆训练;妳这三天拍照时,她负责妳的美妆。”
  纤纤穿着一袭湖水蓝雪纺纱制的连身短裙,她穿着白色的过膝高筒高跟靴,不过靴跟只有三吋高而已,但仍让她显得飘逸,却又有着不可言喻的性感。
  “妳好!我是纤纤!”纤纤微笑着:“妳的皮肤不错,妆也化得很适当,让妳看起来非常的清秀,而妳的口红也选得很好呢!连我都想亲它一口!”
  “谢谢!我是姗姗,请多指教。”我被纤纤赞称得脸红了。
  “这位是青绮,她负责拍摄俱乐部的所有活动,当然这三天的拍摄也由她负责。”
  青绮穿得相当随性,虽是牛仔裙装,但牛仔短靴却显出她的英气。
  “Hi~我是青绮!”青绮俏皮的用双指并拢在眉尾轻点了一下。
  “妳好!我是姗姗,请多指教!”我也报以微笑。
  “那位是瑜婷,她负责大厅所有事务,如果这三天有什么状况的话,妳可以向她求助,她都会立刻帮妳处理。”
  瑜婷穿得中规中矩,亚曼尼的深蓝色套装,三吋高的黑色长筒皮靴,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她是那家公司的女性高层主管。
  “妳好!我是瑜婷!”瑜婷有些高傲,她的眼神却让我有被剥光的错觉……
  “妳好!我是姗姗,请多指教。”在她的眼光注视下,我有些手足无措。
  “最后那位则是明俪,她负责前廊及大厅的活柱。”
  明俪穿着银色的连身式皮制马甲、一样也是银色的六吋过膝高筒高跟靴,只是她的身上少了镣铐的羁绊。
  “妳好!我是明俪!”明俪微笑的跟我打着招呼。
  “妳好!我是姗姗,请多指教。”我也回以微笑,只是看到她,就会想到那些活柱,我的那里比先前更湿了……
  “这位是这几天来俱乐部协助我们拍摄广告的姗姗小姐,由于她会穿上俱乐部的制服,所以,瑜婷请妳稍为多注意一下姗姗,避免她被会员当成是正式的服务生;但我会尽量让她待在我的身边,省得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好的!”瑜婷飞快地瞟了我一眼,好像在说:妳别给我惹麻烦。
  “为了能拍摄出俱乐部的形象,因此姗姗也会接受俱乐部的部份训练,懿臻,到时就得麻烦妳了。不过毕竟她不是俱乐部的从业人员,所以不需要以俱乐部的标准要求她。”
  “好的!”懿臻微微欠了欠身。
  “最后,明俪,活柱的部份,请妳将走廊左三活柱的支架调整一下,姗姗今天会从活柱的部份先拍,但先别把活柱放下来,等我跟姗姗到了再将它解开。”
  “好的!”明俪点了点头。
  “可以吧?”子清转头问我。
  “嗯!”我点头。
  “请各位分头进行吧!纤纤及青绮就先跟明俪到走廊去准备一下,我会带姗姗过去。”
  懿臻、纤纤、青绮、瑜婷、明俪微微点点头之后,就走出了办公室。
  “有一件事要请妳见谅,因为所有服务生的阴毛都必须剃除,所以妳等会恐怕也得要将阴毛剃除掉。”
  “没关系,即然我接了这件case,我会尽量配合的。”
  “谢谢!那我带妳去更衣室。妳的行李请带着,更衣室里有柜子可以让妳存放。”
  “好。”我将刚才暂时放在一旁的包包拎了起来,跟着子清去更衣室。
  ※※※※※
  “请妳将所有的衣物都放进柜子里,这三天妳的服装全由我们提供,但若妳等会会觉得不好意思的话,我可以帮妳先找条毛巾来。”
  “没关系!”我将身上的衣服及内衣裤都脱了下来,连同我带来换洗的衣物都放进了柜子里,正打算将柜子的门关上时,子清阻止了我。
  “等一下,抽屉里面的东西不先拿出来的话,这个柜子是关不上的。”子清笑笑的指了指柜子的抽屉。
  我将抽屉拉开,里面放着一条金属项圈,我纳闷的看着子清。
  “这里的柜门上并没有钥匙孔。”子清指着柜子的门说:“所有服务生的衣物柜,都是由电磁控制,而这个金属项圈则是它的钥匙,所以没有先把它拿出来的话,门是关不上的。”
  我将项圈拿了出来,将抽屉还原后,柜门就自动的关上了。
  “那要怎么打开它呢?”我疑惑的问。
  “妳看那里。”子清指着我们走进来的地方,在门旁的墙壁上,有着一条感应器:“只要项圈经过那个感应器,感应器就会读出项圈里的记录,将柜门打开,但若是没有在三十秒内将项圈拿下来放进抽屉里的话,柜门就会自动关上。”
  “可是这个项圈要怎么打开?”我看着手上的项圈,并没有发觉可以将项圈打开的地方。
  “基本上,这个项圈必须经由这个控制器来打开。”子清从他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由于这个俱乐部里的服务生,都签了契约,将自己卖给俱乐部十年左右的时间,因此,除了合约到期的人,才会需要再拿回她们的衣物,至于其它的时间,她们都穿着俱乐部的制服;而合约到期的人,通常都会由我、瑜婷及明俪陪着来拿回她们的衣物。”
  “为什么不用一般的钥匙呢?”
  “十年的时间,锁几乎都不会打开,那门上的锁早就锈蚀了,到时恐怕有钥匙仍然打不开;而所有服务生的制服都没有口袋,钥匙又要放在哪里呢?因此,为了切合俱乐部的主题,我们才会将它设计成项圈,合理又不会遗失,而项圈则是由轻铝合金制成,重量非常的轻。”
  子清从我手上接过项圈,按了一下他手上的小盒子,项圈“哒!”的一声就分开了。
  “我来帮妳服务吧,麻烦妳将头发拎着。”子清微笑着说。
  我将我的头发从两边拢在一起,用右手盘抓在头上。
  子清将金属项圈的一边轻靠在我的脖子上,他将另一边慢慢的合上,“喀!”
  的一声之后,项圈就锁上了;项圈并没造成我任何不适的感觉,虽然子清说重量非常轻,但我没想到它轻到我没有戴着它的感觉。
  “头发可以放开了,感觉还好吧?”
  “它真的好轻哦,我几乎没感觉。”我伸手在脖子上摸着,它确实已经戴在我的脖子上。
  “呵呵!走吧!还有事情要做呢!”
  “嗯……”
  06
  子清带着我走到一个奇特的椅子旁,椅子像极了妇产科的诊疗椅,只是它的中间有着一个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姗姗,请妳坐到椅子上去,将脚跨在两旁的支撑架上。”
  “嗯!”我一边好奇着椅子中间的那个是什么东西,一边依子清所说的坐上了诊疗椅,并将我的脚分别跨在两侧的支架上面;我虽然好奇中间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但从我的角度仍然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而现在的姿势将我的那里暴露在子清的眼睛里,我瞬间羞红了脸,子清却像没事人一样,调整着一旁的仪器。
  “等会可能会有点痛,忍耐一下。”子清将中间的东西贴近我的花蕊,他在一旁的仪器上按了一下,突然我被椅子旁弹出的束带给紧紧地绑在椅子上;有一根棒子也慢慢地进入了我的体内,我的大阴唇贴着棒子向内卷了进去,它进入大约一半时,退了一点出来就停止了。
  “由于用刀刮除阴毛,多多少少都会让肌肤有着轻微的刮伤,所以我们都使用雷射进行除毛,而妳不是真正的工作人员,因此,我将雷射调校到最小能量,大约一个月后,妳的阴毛就会长出来了。”子清跟我解说着。
  “那真正的服务生呢?”我好奇的问着。
  “大部份的服务生,我们都直接进行永久性除毛,除非是只签了五年短约的才会将雷射剂量减轻,让阴毛能在她们离开俱乐部之后,重新生长。”
  “那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吗?”
  “理论上不会,但是任何的东西都没办法保证它绝对安全,而这部机器,最大的射出剂量则是被限制了,所以比较没有会把人体射穿的问题。”
  “听来有点恐怖。”
  “是有点,但是妳正坐在它上面耶!”
  听到子清这么说,我才想到我正要接受它的除毛,可是,那根棒子却在这个时候从我的体内退了出去;而束缚着我的束带,也已经松开并收了回去。
  “怎么回事?”我纳闷的问。
  “在我们刚才聊天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呀!”子清笑笑地说。
  “是真的吗?”我愣愣地问。
  “妳自己看啰!”子清将照射罩移开。
  我看着我的阴阜,我的阴毛不知道何时已被雷射处理好了。
  “哦!对了!由于妳是模特儿,所以我自作主张的将妳的比基尼线直接进行了永久除毛,以后妳就算穿高叉泳装,也不会有问题。”
  “谢……谢!”子清扶着我从椅子上下来,听到他这么说,令我感到有些贴心。
  “不过妳还得去做每个‘活柱’都必须进行的准备工作。”
  “是什么样的准备工作?”我好奇的问着。
  “灌洗。”子清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就往前走了。
  我只能跟在他身后走着,默默地体会着我的阴毛完全被去除的羞涩感,虽然我平时就会因为工作而修剪阴毛,但是完全剃除却是第一次。
  ※※※※※
  子清领着我走进一间浴室,但是却又有些不同的地方;每间小隔间足够一个人进去,都用玻璃隔开着,而隔间里看不到莲蓬头,反倒有着一个T 形的架子,架子不高,只到我的大腿中间;架子的中间则有着两支突起物,我完全看不出来那要怎么使用。
  “这个部份得要妳自己进行,诚如妳所看到的,每间隔间刚好只够容纳一个人。”子清指着打开的那间说:“玻璃里都有着感应器,它会读出项圈的数据,而架子的两旁地面都有着标示,妳只要将脚踩在标示上,里面就会有声音指示,告诉妳该怎么做。”
  “我在这里等妳。”子清拍拍我的肩,我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隔间里。
  架子两旁的地面上,就像子清说的,左右各有一个脚掌形的标示,只要踩在标示上,架子也正好在我的身体中间。
  我将脚分别踩上了地面的图形,我身后也同时“啪!”的一声,玻璃门关上了,我被关在了隔间里。
  〈奴隶133号进行灌洗作业,开始对位。〉
  (奴隶133号?是指我吗?)我的心里感到奇怪:(但全部的隔间,也只有我一个人在用呀!)从我的下方传来马达的声音,在我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有东西顶到我的身体就停了下来:(应该是T 形架往上升起的声音吧……)
  〈奴隶133号第一次调整位置,以便灌洗管进入阴道!调整完毕轻压灌洗管。〉指示声又响了起来。
  我前后挪动着身体,直到灌洗管顶住我的阴道口,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轻压灌洗管,只好将身体往下蹲了一点。
  〈再次对位!〉灌洗管又向上升高,直到另一根灌洗管顶到我的身体。
  〈奴隶133号第二次调整位置,以便灌洗管进入肛门!调整完毕轻压灌洗管。〉
  (不会吧!连那里也要?)我想问子清,但现在的我无法转身,只好等灌洗完之后再问了;我微微挪动着身体,让另一根灌洗管顶住了我的肛门口,往下蹲了一下。
  〈灌洗管进入灌洗位置!〉灌洗管同时缓慢的进入了我的体内,从未有异物进入过的肛门,竟未感到疼痛与不适,灌洗管已在我的诧异中进到我的身体之内,灌洗管进入我体内的部份好像张了开来,我试着想动一下,我才发觉我被两根灌洗管固定在T 形架上了。
  〈奴隶133号第一次灌入!〉我感到前后都有温水灌入我的身体之内,我的肚子感到疼痛,被水撑得涨涨的。
  〈灌入完成!〉我的肚子涨涨的不是很舒服,但我却连动也不能动,只能等待下一步动作。
  〈开始吸出!〉幸好五分钟后,在我快受不了之前,指示音响了,我感觉到在我肠道内的温水开始向外流了出去。
  〈奴隶133号灌洗完成,退出灌洗管!〉灌入、吸出的动作,一共进行两个循环之后,灌洗终于结束了,灌洗管也随着指示声从我的体内退了出去。
  〈奴隶133号完成灌洗作业,退出灌洗间!〉当马达的声音结束后,“啪!”
  地一声,我身后的玻璃门也开了。
  我慢慢地从灌洗间里向后退了出来,我的脚有些无力感……
  “妳还好吗?”子清担心地问着。
  “不好!好难受!而且为什么我成了奴隶133号?”我立刻发难责问着子清。
  “不好意思!忘记先告诉妳这件事!每一个项圈上都有一个编号,而妳现在戴的这个项圈的编号就是‘奴隶133号’,计算机并不会分辨戴着的人是不是俱乐部的人,它只会依项圈的编号进行辨别,抱歉,我忘了事先告诉妳。”
  “可是那些服务生也都被称为奴隶?她们都不觉得自己被贬低了吗?”
  “是的,只要戴上项圈的一律都被称为奴隶,在项圈取下之前,她们都只是被编号的奴隶;她们每一个都跟俱乐部有契约存在,所以她们也都很清楚她们在俱乐部里不光只是服务生而已。”
  “如果妳不是很能接受,觉得那是贬低妳的话,我可以理解,这点恐怕得请妳体谅一下。”子清有些歉意地说。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听到子清这么说,我也有些释怀,总不能要他为了我一个人更改整个系统设定吧!
  07
  子清带着我走到了另一间都是柜子的房间。
  我刚踏进房间内,其中的一个柜子门自动地打开了,而我在灌洗房时听到的计算机语音也在这时响起:〈奴隶133号进入服饰间。〉
  子清一脸歉意的看着我,我耸耸肩地走向打开的柜子。
  打开的柜子里吊着两套俱乐部的女侍服、金属手铐与脚铐、一套橡胶制的紧身衣、一双过膝高筒高跟靴。
  “这些是在妳同意拍摄后,我跟王先生先拿到妳的基本资料所准备的。”子清解释着:“而活柱则是穿着全包式的紧身衣。”子清伸手将紧身衣拿了出来。
  “由于妳必须露出脸部以拍摄照片,因此妳的紧身衣不像她们的包含着头部的部份。”子清将紧身衣撑在柜门上对我解释着:“这件紧身衣是采用以特殊方式合成的橡胶,遇热就会收缩,人体的体温就足以让它产生收缩,但它不会一直收缩,当它收缩到一定的程度时,就会停止收缩,要脱下来的话,只需要进入那边的小房间,它就会因为低温而失去收缩力,直到它回复到现在的大小。”
  (难怪每个活柱的身材都那么好。)我心想。
  “由于她们的紧身衣是连头,因此,她们的紧身衣也会将脖子包住,而妳的脖子以上的部份,就没有橡胶包覆了。”子清停一会说:“这种紧身衣还有一个对我们来说比较特殊的好处,妳先穿上试试。”
  “好!”子清将紧身衣放低,让我将双脚穿入后,他将紧身衣往上提,紧身衣的下缘在接触到我的阴部温度时,开始收缩着,将我的阴部完全地突显了出来;
  我将手穿过紧身衣的左右手,我的手只能握着拳任由紧身衣将我的手包覆起来;
  当子清把紧身衣的肩膀挂在我的肩头时,紧身衣已经收缩到完全贴合着我身体的每个部份,彷佛它是我身体的一部份,我小小的一个动作,都会引发出我无穷的欲念。
  “相信妳也感受到了,妳任何轻微的动作,它都能为妳带来强大的感官剌激。
  妳向前走两步路试试看。“
  “嗯……哈……哈……”(天呀!不要说两步,我光踏出一步,它就将我的欲念勾引到我难以忍受的境地……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们的扭动会那么的性感了……)
  “而这也是活柱会不停扭动的原因,她们都在享受着妳现在所感受到的。”
  子清的手在我的背上摸过,我哆嗦着,这件紧身衣根本把我变成了一个荡妇,大脑里的理性在穿上那一剎那消逝了,只剩下想被东西插入下体不停扭动的欲念。
  (若现在子清将卖身契放在我面前,不要说十年,就算是二十年,成为没有名字只有编号的奴隶,我都愿意将自己卖在俱乐部里,只要能够让我一直享受现在的极致快感就好。)我下意识地扭动着,大脑里什么都不愿意想,只剩想被彻底满足的欲念。
  “糟了!”子清见我的情况不对,将我抱进了小房间里,紧身衣慢慢地放松,我也才得以好好地喘息。
  “我看等妳到前廊那里,再帮妳穿上好了,不然妳可能走不到那边。”子清苦笑着。
  “是不是有很多的服务生最后都不愿意离开俱乐部?”我得到适度的喘息之后,想起刚才穿上紧身衣时的想法,这么问着。
  “是不少,但是俱乐部只要十八岁到三十岁的服务生,超过二十五岁的服务生,我们是不会让她再去当活柱的,因为那可能会使得她们没办法回到一般的社会之中。”子清接着又说:“而每个服务生,一年也只有两个星期的时间会轮到成为活柱,不然,有不少的服务生宁愿一直当活柱。”
  “我想也是……”那种快感确实会让人上瘾,我才刚得到喘息,又想被它紧紧的包覆着。
  “来吧,我先帮妳把它脱下来,等会要拍摄活柱照片之前再穿上吧。”子清帮我脱去已完全松脱的紧身衣。
  我躺在地上,心里对等会还要穿上紧身衣有着些许的恐惧,但是却又有丝期待……
  ※※※※※
  一番折腾之后,我跟子清去到前廊也已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纤纤、青绮、明俪他们三个,已在那里等了好一阵子。
  “她受不了紧身衣的效果,对吧?”明俪笑笑地指着紧身衣问子清。
  “都准备了吗?”子清不置可否地耸耸肩,算是回答了明俪的问题。
  “嗯,就等妳们到这里跟让活柱下来了。”
  “纤纤,妳先帮姗姗改妆,等妳那边OK之后,这边就可以开始了。”
  “好的,很快就可以了,姗姗的底妆上得很好,小小改一下就行了。”
  我走到纤纤前面,纤纤很快地就帮我把妆处理好了,当她在帮我改妆时,神神秘秘地对我说:“紧身衣的感觉不错吧?我也曾穿过它,被它整得七荤八素的,可是脱下来之后,却又一直想再穿上它。等会妳可以慢慢体会那种欲罢不能的性感。”
  “我现在只希望能早点完成这个部份,说实话,我对它有些恐惧。”
  “其实妳只要放轻松就好,妳不妨将它当成是工作的乐趣。”纤纤建议着。
  “我尽量……”
  “好了!加油啰!”
  “嗯!谢谢!”
  子清看到纤纤已经帮我把妆化好,示意明俪将左三的活柱从柱子上放下来;
  我也走到子清的身边看着明俪的工作。
  明俪伸手从口袋拿出一个控制器,对着左三的柱子按了一下,左三的柱子发出“哒”的一声,活柱腰部以下的柱子连同两旁向两侧分了开来,分开的柱壁门在腰部的地方,各有着凹槽,限制住活柱腰部以下的活动;活柱被一个支架支撑着,支架上有一个向上弯曲的托板,托板的两旁有着两个圆环,活柱的双脚穿过那两个圆环,她的双脚悬在半空中,而她的双手则是被镣铐紧紧铐在头上,当柱子合上时,镣铐刚好被柱子遮住;柱子外又雕刻上手的图案,乍看之下跟穿着黑色紧身衣没什么两样。
  明俪又在控制器上按了一下,支撑着活柱的支架缓缓地降了下来,而锁住双手的镣铐拖拉出一条铁链;活柱的双脚已能站在地上,连续“哒!哒!”的两声,圆环的后方弹了开来;支架仍持续在下降着,一直降到活柱的膝盖才停了下来;
  明俪走上前去一手扶住活柱、一手解开铐住活柱的镣铐;明俪将活柱扶到一旁,让活柱背靠着墙坐在地上。
  “所有的设置都是一样,除了手部的镣铐之外,活柱是依靠支架支撑着,而支架旁的圆环则是用来固定活柱在支架上升时,不致因为紧身衣的剌激扭动时而有被柱壁弄伤的危险,妳来看这里。”子清趁着明俪扶开活柱时跟我解说着活柱的装置。
  支架的中间位置有两根棒子,一只比较粗、一只比较细,在粗的那只棒子前端还有一个流孔,整片托板有一个弧度朝流孔倾斜。
  “那两根棒子,一前一后的插入活柱的体内,而流孔则是用来收只活柱的尿液,然后经由暗藏在支架内的管道流至俱乐部最下方的处理槽内。”子清看了看我,又说:“活柱通常都会被固定在柱子上一天,只有在没有客人的时候,我们才会将活柱从柱子上放下来,让她们有一个小时休息及吃饭的时间,其它的时候,活柱是不会从柱子上离开的;所以,托板也才会有流孔的设计,以便活柱将尿液排出来。”
  “那意思就是说,如果另外有办法给食的话,那活柱也可以不用下来啰?”
  “原则上,是这样说没错;但是,若是长期待在上面的话,身体会被搞坏的,一会妳拍照时就知道为什么了。”子清转头对明俪说:“把我要妳准备的托板换上去吧。”
  “好的!”明俪拿着另一个托板过来,在原本的托板下方扳开了一个暗扣,原先左三使用的托板就跟支架分开了,明俪把另外的那个托板换了上去,将暗扣又扳了回去。
  “这个托板原先就是为了拍照所准备的,因为妳们不是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所以除了方才在灌洗的时候,会进行前后的部份,但是拍照的话,就只会使用这种托板了,以免妳们不习惯它原本的固位方式。”
  “这么说的话,我不是第一个拍照的啰?”
  “严格来说的话,的确不是,但妳是第一个非俱乐部的模特儿。”子清微笑地说:“所以这个托板从准备好到现在,妳是第一个让我们用到它的人。”
  “原来如此!”
  “让我们完成这个部份的拍照吧?”
  “嗯~好!”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子清将紧身衣放低,让我将双脚穿入,他将紧身衣往上提,紧身衣的下缘一接触到我的体温时,就开始收缩着,将我的阴部完全地突显了出来;我将手穿过紧身衣的左右手,我的手只能握着拳任由紧身衣将我的手包覆起来;当子清把紧身衣的肩膀挂在我的肩头时,紧身衣已经收缩到完全贴合着我身体的每个部份。
  而我的大脑里很快地又被欲念占据了,子清彷佛跟我说了些什么,我完全听不清楚,只感觉到除了他之外,还有另一个人扶着我,将我的手往上提高着,镣铐铐住了我的双手,现在的我完全得依靠他们支撑着我。
  有一样东西顶开了我因为紧身衣而更加突显的阴唇,并缓缓地进入了我的体内;我的双脚被托板旁的圆环铐住了,扶着我的人也放开了他的手;我感觉到我的脚渐渐地离开了地面,托板支撑住我全部的体重;我的胯下有些疼痛,但在强烈的快感下,疼痛不再只是疼痛,反而成了新的感官剌激。
  在我往上升的时候,锁着我双手的链子,也在不停地缩短:“的!”一声,我的手靠到了柱壁,我的身体也不再往上升高了:“喀!”的一声,我睁眼看了一下,我从腰部以下已经崁在柱子里,柱子也已合上了,我的腰卡在凹槽里,我仅剩上半身能在有限的幅度里扭动着。
  在紧身衣的包覆下,我的欲念到了极点,插在我阴道内的棒子并未减轻我的欲念,反而让我想要得更多更多,我下意识地扭动着,希望能够从棒子上得到更多的快感,但我被限制住的身体扭动的幅度也有限,我不停地扭动着,就算是会将自己的纤腰扭断也不在乎,只要我的欲念能够得到满足……
  “青绮,接下来看妳的了!”子清对着青绮说。
  “看我表演吧!”青绮拿起她背在身上的相机,不停地拍下扭动中的我。
  (不可以……我必须控制自己,我是个模特儿……但是……我好想继续扭动着……我要更多更多的快感……)连续不停的闪光以及“喀嚓!喀嚓!”的声音提醒着我,我现在的样子正在被相机记录在底片上,未来会被登在俱乐部的广告上;但我无法停止自己的扭动,表现自己身为模特儿的专业,现在的我跟身旁的活柱们一样,都是俱乐部迎接宾客时,会为宾客留下第一眼深刻印象的活柱……
  我已失去了时间观念,完全忘记自己已被崁进柱子里过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必须不停地扭动、不停地扭动……
  ※※※※※
  “嗯~~”当我恢复意识时,身上的紧身衣已被脱了下来,我躺在子清办公室的地上。
  “妳醒过来了?”子清关心的问。
  “嗯~~好多了……现在几点了?我又是什么时候从柱子上被放下来的?照片拍完了吗?”我问着。
  “现在是下午两点,照片已经拍完了,我们大概是在一个小时前,将妳从柱子上解了下来的,妳在柱子上就昏了过去,但妳的身体一直扭动到我们帮妳脱下紧身衣才停止。”
  (不……不会吧?)听着子清的叙述,我的脸红透了……(我昏倒了,身体仍不停地扭动,我何时变得那么……淫荡……?)
  “妳并不是第一个在柱子上昏过去的人,所有第一次当活柱的,都会在柱子上昏了过去。”子清笑笑地说:“所以,我们不赞成将活柱一直绑在柱子上的原因,正是活柱会在无意识的情形下,不停地扭动身体,直到欲念被满足或是轮到下一批人被放下来为止。”
  “而俱乐部所有的新进人员,都会先成为活柱,之后才会接受其它的训练。”
  子清倒了杯温水给我:“慢慢喝,妳现在最需要的是补充流失的水份。”
  我挣扎的坐了起来,接过子清递给我的杯子,慢慢地喝着温水:(新进人员都要先成为活柱,我光前面有着棒子都会很快地就昏迷过去,那她们不是更……?)
  (可是……那种感觉真令人难忘……什么事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满足自己,欲念成了我的主宰……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们不能一直在柱子上了……
  那种感觉……会让人疯狂……)
  “妳再休息一下,今天的部份已经拍完了,晚点我再带妳去吃饭。”
  “嗯……谢谢你。”子清将门关上,让我一个人留在他的办公室里。
  08
  我将空杯子放在身边的地上,回想着刚才在柱子上的感觉,我感觉自己又湿透了,我伸手摸了一下,真的湿透了,我的阴阜外围都沾到了自己的分泌物。
  (啊~~好舒服~~)我的手抚过了我的阴蒂,从阴蒂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哆嗦着。
  我不可自主地继续抚摸着,从阴蒂持续传来的酥麻感,让我刚才因紧身衣撩起又稍歇的欲念再次焚烧着我的身体。
  “哈……呃……嗯……哦……哈……嗯……嗯……哦……呃……”我不停地摸着,从慢到快、从轻而重,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的呼吸也越来越重,我的呻吟也越来越大……
  (不行……这里是子清的办公室……我不能……可是……我……停不下来…
  …,不管了……我……我……要到……到了……)我的心里挣扎着,但欲念却战胜了理智,我也到了欲念的顶点:“啊~~嗯~~”
  我的身体向上高高地拱了起来,然后全身乏力地昏睡了过去……
  ※※※※※
  “姗姗……姗姗……该起来吃饭啰!”不知道自己又昏睡了多久,子清的声音在我的耳边由远而近的叫着我的名字。
  “嗯……不要吵嘛……我还想再睡……”睡到迷迷糊糊的我,已经忘了自己不是在自己的家里,而是别人的办公室里。
  “姗姗……姗姗……起来吃饭啰!”子清弃而不舍地叫着。
  (我好像是在俱乐部里……)我迷迷糊糊地想着:(对厚!我在绳的世界俱乐部里!)
  我突然惊醒地从地上坐了起来,子清微笑地看着我。
  “睡美人不用王子的吻就醒了耶!”子清开着玩笑。
  我的脸“刷~~”地一声红透了。
  “走吧!该去吃饭了。”子清伸出了手,停在我的眼前;我握住他伸出的手,他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他牵着我的手走出了办公室。
  ※※※※※
  当我们走进俱乐部的员工餐厅时,仍有睡意的我,看到餐厅的景况后,我也被吓得睡意全消。
  整个餐厅里,只有一张桌子,纤纤、青绮、瑜婷、明俪四个人坐在桌子旁;
  而懿臻跟俱乐部所有的服务生,则是面对面的跪坐在地上,她们的面前只有一个装着食物的狗碗跟一个装着水的碗;所有的服务生身上的镣铐已拿了下来,但每一个都将手背在身后。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走到桌子旁的,我傻傻地任由子清牵着我到桌子旁坐了下来。
  子清向瑜婷示意,瑜婷站了起来,朗声说:“开动。”
  “感谢主人的赏赐!”懿臻带领着所有的服务生说。
  “嗯!”子清应了一声,所有的服务生全部用手撑着地面,弯下身体像狗一样的只用嘴叼起她们碗里的食物吃着。
  看看她们,再看了看在我身边的纤纤、青绮、瑜婷、明俪她们,她们却都拿着筷子在挟着桌上的美食;明明一样都是人,但桌上桌下两种截然不同的用餐方式,却出现了明显的差异。
  “吃饭吧!”子清提醒尚未从惊愕中恢复的我。
  “啥?哦!好!”我才拿起面前的碗筷吃着。
  我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底下的服务生们。
  “很纳闷她们为何要这么吃饭,对吧?”子清看出我的心不在焉,开口问我。
  “嗯……”
  “还记得我告诉过妳,所有的服务生都是将自己卖给了俱乐部的事吗?”
  我点点头。
  “在俱乐部里,所有戴着项圈的,都不 上一篇:【一个喜欢做M的准新娘】(全) 下一篇:【美女大律师张丹璇】(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