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乱伦小说  »  我的瞎妹妹(1-14)

我的瞎妹妹(1-14)



 

            我的瞎妹妹(01-14)
作者:坏哥哥
字数:4.6万
章节:共14章
    (1 )
  我有一个差两岁的妹妹,但她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一场忽然的高烧而害她变成
瞎子,但也幸好她其余不论思考或行为能力都和正常人一样,只是看不见任何东
西……
  我国小二年级甚至更小的时候不懂事,所以总喜欢欺负妹妹。但很奇怪的,
妹妹每次都被我欺负之后就好像更喜欢黏着我,更求我带她到处玩。我也总是很
恶劣的这时骂她瞎子,骂说就算带她跟邻居朋友玩抓鬼游戏她也没办法玩。
  最后?当然是她终于哭着跑去跟妈妈告状,我就被修理一顿……
  所以小时候当我跟邻居的小朋友玩抓鬼或跳房子之类的游戏时,妹妹都只能
待在家里听音乐,听广播,听卡通电视节目,听ㄅㄆㄇ的儿童教育录音带,或是
由妈妈或奶奶拿着教材教她用手指点字……只有当我玩到尽兴回到家里,妹妹才
会抓紧机会的又缠着我要我陪她玩。
  妹妹很喜欢我跟她玩一种游戏,我们都称为猜数字的游戏,就是我伸出手指
比个数字,她用手来摸之后说是多少。其实这游戏很无聊,非常无聊,但妹妹却
玩的非常高兴……现在想想,当时的妹妹一定很孤单,什么都看不见,又不能玩
其他游戏,只能留在家里,想要我陪她玩我又只会惹她哭,我也真的蛮后悔那时
的自己很不会想……
  如果真要苦中作乐的话,除了妹妹的听力异常敏锐,就是在忽然停电的家里
妹妹也依然能来去自如,甚至能帮我们找出蜡烛与打火机,这应该就是她比我们
更强的地方。
  因为我跟妹妹睡同一间房间,是睡上下铺的那种,妹妹睡下铺,所以有时晚
上妹妹做恶梦时会哭着跑到我的床上来,然后我也吓的醒来开始哄她,她才愿意
抱着我睡觉。
  不骗你们,就算是个瞎子,也还是会作梦或做恶梦。妹妹常常梦到她周遭完
全没有人,不论怎么叫都只有自己而已,所以有时她醒来后会还分不轻是梦或是
现实,直到终于找到小楼梯爬到我身边被我哄才平静下来。
  所以我也不知道该说我跟妹妹的感情是好或不好,总之,我们小时候就是那
样……
  接着我能说的事,就是我国小五年级要升上六年级的暑假时,那时我和妹妹
还是睡在同房间的上下铺,但父母已经开始讨论要让我们分房睡了,只是还在讨
论中,毕竟他们要让妹妹一个人睡也不太安心。我却还是没有什么烦恼,因为刚
开始我真的对妹妹没有丝毫的欲念……直到我忽然透过朋友的耳濡目染,加上自
己透过各种成人漫画与书籍开始了解这方面的知识,终于知道男女间的所有事。
  还记得有一天深夜睡觉时我还没睡,我将返校日时朋友借我的黑皮A 漫带回
家躺在床上偷看,主要是怕被父母知道才这样,并且妹妹已经在下铺睡熟了。我
看着看着自然的就拉下裤子一手握着老二自慰。忽然间我感觉到床好像在摇,那
时我注意一下就没有在意,以为妹妹只是翻身继续睡就又要继续手淫,没想到又
是一阵摇动,我还来不及反应妹妹就已经开始爬到上铺我这。
  我本来吓得就要立刻拉起裤子与藏起A 漫,后来很快的想到妹妹什么都看不
到,就又决定不要有任何动作以免让她提起警觉。
  妹妹站在阶梯上问我睡了没,我故意躺平没回答她,她就又说我在装睡,她
有听到我一直在动的声音。
  其实当时我勃起的老二仍露在外面,并且还是妹妹只要伸出手就能碰到的距
离,加上A 漫还放在枕头边,所以我非常的紧张,不知该怎么回答。
  妹妹可能是看我都没有回答,就干脆的爬上来,我立即知道她要像以前作恶
梦时一样躺在我身边,或是睡不着想找我玩时来烦我。
  我只能赶紧将裤子向上拉,将老二重新盖回去,这动作也让妹妹确定我还醒
着。妹妹当时只是问我说在作什么,一边就那样躺到我身边。
  我好像是急中生智的回答她,我在拉薄被到旁边,她就没有怀疑的说她睡不
着,要我陪她玩猜数字的游戏,或是要我说故事给她听,于是为了安抚她我也只
好乖乖照作。那一晚也没什么事,只是那样而已直到她终于被我哄睡,留下我满
心的惊悚回忆。
  当时的妹妹才十岁左右,但我从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开始逐渐对她产生不正常
的渴望与欲望。
  记得那个暑假好像从那天开始晚上妹妹就都会跑到上铺找我,因为她知道暑
假时我不用上课可以晚睡,就都不是要我陪她玩就是唱歌说故事给她听。而我就
那样每晚看着她躺在我身旁,看着她的平静睡脸,我才敢将朋友借的几本A 漫拿
出来看,任由老二在裤子里翘的半天高,就是不敢去露他与用手玩他。
  我们就这样过了几天吧,直到那天我忽然看到一篇画兄妹乱伦的漫画,是大
哥夜袭妹妹,才使一切变得不同……
  我忽然警觉到妹妹其实也是个女人,有女人的正常身体,看不见任何东西,
又非常信赖我,并且就躺在我身边睡觉,这真的会是我想研究甚至侵犯女生最好
的机会。但我也是会感到沉重罪恶感的害怕,一直告诉自己她是我妹妹,对她做
任何事都是乱伦的,被爸妈知道更是不得了……
  那几天我都过的很挣扎,白天是在烦恼,晚上是妹妹来找我时会让我几乎控
制不住自己。
  接着我又看了几篇兄妹乱伦的漫画,有调教,有诱奸。想当然,对当时步入
青春期的我来说,不论我怎么想要约束自己都没用,我还是对妹妹下手了,并且
幻想自己或许能想办法调教甚至诱骗她……
  妈妈有时打骂我时真的说的对,妈妈说她把我生的太聪明了,所以我才会一
直有这种小聪明,那晚也才会敢计划好之后决定对看不见的妹妹下手……
  记得那一晚妹妹又跑到我的床上后,我跟她面对面侧躺着。我们一边聊天,
我一边开始将手慢慢向下伸,并将短裤拉下后露出已勃起的老二,然后看着妹妹
的脸偷偷用手慢慢自慰。
  当时感觉不只是爽,更感觉混杂了罪恶感与刺激感的极端感觉,所以第一天
我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一直自慰,直到妹妹终于睡了为止。只是因为当时我还
不会让自己射精的方法,所以也只有自慰而已。
  就这样过了几天,我的欲望胃口越玩越大,就决定紧张的问她说会不会热?
  因为爸妈是辛苦的工人,没有钱买冷气与缴太多电费,所以夏天的晚上我跟
妹妹只能开窗与靠电风来纳凉,还是感觉很热。
  妹妹跟我说她也会热,我就紧张问她说我能不能脱衣服,这样我就能光明正
大的在她面前裸体偷偷自慰也没关系,不然每次都得担心紧要关头时我的裤子来
不及拉起被她发现。
  妹妹因为都是让妈妈或奶奶教的,没有去读盲人学校,加上一直关在家里对
性事一定不懂……果然她跟我说好,我就开始脱衣服,并很快的将衣服全脱光。
  我知道对妹妹来说,男女之别的观念是非常非常薄弱的,甚至可能认为我们
的身体完全一样,所以就在我脱光了衣服后,妹妹边跟我聊天边用手摸着我的胸
膛,发觉其实跟她的胸膛一样,我就看准时机紧张问她要不要也将衣服脱掉才比
较凉快。
  妹妹果然完全没有怀疑的将衣服脱掉,薄上衣之后就是短裤,接着我亲眼看
着她脱下内裤露出阴部的一条缝,就又先躺回床上并且笑着说这样好凉。
  当时我也真的觉得好凉,双眼更是大吃冰淇淋,因为她躺平后就放松的张开
双腿,因此坐在她身边一直盯着妹妹的下阴部看,看到两个洞,知道那是什么洞
就就越看越兴奋。
  妹妹过一阵子后可能奇怪于我怎么不躺回去,就也又爬起来问我,我才只好
陪她躺下,不然怕她真的会起疑。
  我就又跟妹妹面对面侧躺,她一直跟我说话,我则是一边自慰一边脑中想着
刚刚看见的阴部景像,嘴巴只是稍微应付她的回话。
  就这样过几分钟,可能是脑中有很明确的妹妹下阴部景像,所以我感觉很有
快感,就忍不住自慰的手越动越快。
  就这样,忽然一阵挡不住的爆发感,就像要将尿喷出来一样的强烈,我真的
以为自己要尿出来了,就吓得赶紧停下动作并用手挡住龟头口。但这没有用,精
液开始一阵阵猛烈喷出,我也被这从没经历过的动作吓得不知所措,以为自己真
的忍不住尿床了。
  妹妹发觉我的情况有异,就也关心的问我怎么了,但我只能继续感受射精时
各种感觉与惊吓,半句话都说不出。
  我很快就发觉自己竟然自慰到射精了,很快的就也闻到精液的味道,妹妹也
闻到后就爬起来问我什么味道?我还是什么都不敢说,也在床上爬起来后发觉满
手的精液,有些甚至已经沾到床单上,就赶紧跑下床抽书桌上的面纸擦拭双手。
  本来当时我是想将沾了精液的卫生纸丢到垃圾桶,但又想到那样的话精液味
道会一直留在房内,就果断的打开纱窗将卫生纸丢出去。毕竟我的房间外就是大
楼与大楼间的防火巷,底下只有一条臭水沟,所以也不怕被人捡去或什么的。
  妹妹依然坐在床上关心的问我怎么了,并偶尔问我说什么味道,我都没有回
答她,只是将手擦干净后拿着卫生纸爬上床收拾床单上沾着精液的地方。
  一切都处理好后,我知道要是不对妹妹说的话她会产生怀疑,甚至可能害惨
我,我就只能急中生智的骗她说是我放到过期的饮料在床上打翻了,我已经收拾
好,妹妹就接受了这样的答案又躺回去。
  然后我们就又躺在一起,但因为高潮完之后真的觉得很心虚,就又劝妹妹将
衣服穿回去,那一晚就这样结束了……
  (2 )
  那晚的意外射精真的给我带来不小的影响……我忽然感觉到自己就像是大人
一样,应该也能透过做爱繁衍后代了。只是对象竟然是自己的瞎子妹妹,所以我
也多少还是觉得会有罪恶感。
  虽然是这样说,但野性般的欲望还是比罪恶感来的强烈,隔天晚上妹妹又爬
到我的床上来,我以同样的方法诱骗她脱光衣服,有时想办法骗她张开腿让我盯
着看她阴部,然后以同样的方法自慰直到射精。只是那时我已经有准备卫生纸,
所以都能事先用卫生纸全接住,味道也没有那么重,但妹妹还是会问我说她又闻
到味道,我就只能骗她说是从窗外臭水沟传来的。
  应该有一个月,那个暑假可以说我晚上都透过妹妹来取得高潮与射精快感,
完全无法自拔。加上运气好,妹妹一直没揭穿……不过我相信就算她发现了也不
知道我在作什么吧……
  也因为不用上学,所以爸妈早上不会自动进到我房间来叫我起床而发现我跟
妹妹睡在一起,他们完全不知道,我自然胃口就大到想要找机会诱骗并将老二插
入她的阴道中,但又因为想的很多怕她会跟妈妈说,就终究还是不敢。
  学校终于开学了,那时我也六年级了,虽然知道每天早上都要爬起来上课,
但我还是停不下晚上看着妹妹的阴部自慰射精的行为,她也单纯的以为我愿意一
直陪她聊天,就也很开心的陪着我,完全不知情的让我满足欲望,只有我真的很
累想睡觉时才没有。
  九月中旬还好,但九月底之后天气就变冷了,我再也找不到理由让妹妹脱衣
服,加上爸妈又因为某天早上看见我和妹妹睡在一起,虽然没有怀疑我们有不轨
的乱伦行为,依然以为是妹妹又做恶梦,却还是又开始提说要让我们分房的事,
更是让我听出危机感,因为晚上会没办法跟妹妹玩性游戏,我也会自慰射精完后
就想办法让妹妹睡回自己的床,才不会节外生枝。
  我相信就是这样的危机感,才会让我决定不计代价的要与她做爱,并且是越
快越好。
  因为我不喜欢毫无计划的就行动,加上知道这种事不能毫无计划,一出错的
话问题会非常严重,所以那时我还是只能耐住性子的一直想着要怎么做。
  好像直到十一月初吧,天气真的变冷了,妹妹爬上我的床后就笑着说天气冷
了,拉起我的棉被就躺下去要睡。
  我也本来累得就要睡了,没心情与精神去自慰,却真的忽然让我想到一个方
法……因此那一晚我完全睡不着的一直想并计划。
  隔晚就是我预定要正式跟妹妹做爱的一天,我永远记得那晚发生的事……
  其实我的计划很简单,妹妹又要爬进我棉被时我问她会不会冷?她跟我说会
之后我就问她要不要将衣服脱掉?她本来拒绝了,但我又跟她说如果我们都不穿
衣服抱在一起,就不会感觉冷了,反而会觉得更热才对。妹妹想了之后相信我说
的是真的,就真的愿意答应将衣服脱光,也因此让我真的差点与还非常清纯天真
的妹妹发生性关系……
  当时我跟妹妹在棉被内裸体抱在一起,身体紧贴在一起,只有下面那里我技
巧性的事先有准备将老二用小毛巾折得很厚一层挡着,这样妹妹就感觉不到我那
里的勃起异样,只会感觉到小毛巾,加上我骗她说是因为那里我们小便与大便的
地方会脏,需要挡着,妹妹就完全没有怀疑。
  妹妹一直天真的跟我闲聊,我则是欲望一直无限制膨胀,满脑子只想到做爱
与干她阴道。
  我还是控制住,并开口问她喜不喜欢哥哥?她当然跟我说喜欢,于是我就又
问她说愿不愿意陪哥哥做一件事?可能会有点痛。她当然问我什么事,我就告诉
她我们要做的事是因为我也很爱她所以我才想跟她做,妹妹就也听的很高兴。最
后,我就警告她说不论怎样都绝对不能说出去,不然我以后将没办法陪她玩了,
妹妹就答应我不会说出去。
  我知道这样告诉她是诱骗,但我真的当时很想做爱就完全不择手段……
  妹妹一直问我什么事?她要做什么?为什么会有点痛?我还是只能一直哄她
说我爱她,所以我才会找她陪我做这件事。
  但当时虽然是这样跟她说,也一直说,我却罪恶感逐渐加重,就是没有勇气
采取行动真的侵犯她……只能那样一直裸体与她紧抱着……
  那时我只记得自己紧张到极点,罪恶感也窜升到极点,自己的心跳声也听得
非常清楚……
  最后,那一晚我还是没有侵犯妹妹,真的有太多的因为与理由,所以就只是
那样与她拥抱后就开始跟她交谈一阵子,就决定放弃的告诉妹妹说我已经不想要
了,就跟她一起又将衣服穿回去,那一晚也就这样结束了……
  只是每次想到那一晚,我还是会真的忍不住感觉到既欣慰又失望……
  (3 )
  总之从那晚临阵退缩后,六年级时的我忽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直觉得自
己很下流与充满罪恶感,觉得我真的是个坏哥哥,就都不再透过妹妹的身体来自
慰,更不会再跟她裸体拥抱,而都是洗澡时在浴室喷放。
  就是晚上妹妹又睡在我身边,我也是都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没有再对她做
什么。反而有一个收获,就是我跟妹妹感情开始变好,我比较愿意陪她玩猜数字
的游戏,或者是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陪她聊天说故事。
  所以当时本来我有一阵子很担心父母会让我们分房而让我无处发泄,但这时
我也不担心了,只是淡淡的看待这件事。反而等分房等到最后我还是依然跟妹妹
睡在一起,一定是父母考虑过之后觉得让妹妹一人睡很不妥,加上又信任我的人
格在怎样都不会对妹妹乱来,所以才会这样吧?
  我也是那阵子跟妹妹好好相处过后才真正体会到,眼睛看不见的人真的很可
怜,尤其是像妹妹这种正值活泼好玩的年纪却只能留在家里苦苦等待,我才在要
睡觉前像想到她似的真正愿意陪她一两个小时……
  父母与奶奶不太愿意让她出门,但想带她出门走走又因为工作忙就都没有什
么时间,所以妹妹也都是只能乖乖留在家里等奶奶快中午时再来我们家陪她直到
晚上。
  我知道他们主要也是为了妹妹好,怕她一个人看不见而又到处乱跑的话会迷
路,甚至可能会被车子撞或什么的,所以妹妹也乖乖的都没有半句怨言,一直活
在自己的孤独世界中……
  虽然当时我开始有感觉到与知道妹妹的孤独,但我也只是傍晚放学回到家后
随便让妹妹黏着我缠一阵子又吃完晚餐,天黑后就骑着脚踏车跟同学或邻居的男
生到处玩。所以当我回头凝望那时的回忆,总是会看到回忆中妹妹一个人站在大
门口,她就像真的能看到我一样的望着我,好像希望我能带她一起出去。
  当时我的确应该多带她出门的,只是那时我还太年轻不懂事,总是会想到她
看不见怎么跟我们玩,就都只能无视妹妹的孤独神情。
  直到我国小六年级下半学期某一天吧,那晚我带着空气枪牵着脚踏车又要出
门去玩时,妹妹竟然真的开口要我带她一起出去玩。但我也只是很不耐烦的告诉
她说她看不到,要是我们在巷子里到处追逐跑玩她也没办法参加,而且她要是迷
路怎么办,就还是自己一个人跑出去。
  只是那天我高兴玩回家的时候竟被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奶奶与妈妈迎头痛骂,
说我都不带妹妹一起出去,都只顾自己玩,害她刚刚在房间里一直哭,哭着问奶
奶说为什么她会什么都看不见,没有办法跟哥哥一起出去玩,害奶奶与妈妈听的
都觉得心如刀割,所以我也只能有点后悔的回到房间后跟闷闷不乐的妹妹说明天
会带她一起出去玩,妹妹才很高兴的又露出笑容。
  其实带她出去玩的那一晚也没什么,那些朋友都很欢迎妹妹,没有取笑她看
不见,不然本来我真的很担心说。
  我用脚踏车载着坐在后面的妹妹,那群朋友看到我妹妹与知道他真的看不见
之后,就提议说那晚不玩追逐的游戏,说我们骑着脚踏车在住家附近的巷子到处
玩。
  那晚妹妹真的很开心,毕竟或许这真的是第一次出门玩,而不是只被奶奶牵
着走来走去,并可以认识更多朋友的关系。
  只是小孩子嘛,那群朋友脚踏车骑着骑着就忽然想来个急速竞赛,就忘记我
载着妹妹无法骑快,很快就离我和妹妹远去。
  当时我也是拼命的脚踩加速,但还是追不上他们,很快就看到他们的背影一
个个消失在巷子转角。
  妹妹坐在后面好像有拉着我的衣服问我怎么了,我好像也没有回答她吧,因
为当时我也急了起来,就也很费力的一直加速,没有力气回答她。也因为这样,
所以我在他们消失的那个巷子弯道竟然骑到会滑的水沟盖还什么的滑倒了。
  因为速度有点快,所以我膝盖有擦伤,妹妹也摔倒之后哎哟的叫着,并跟我
一样脚膝盖擦伤了。妹妹一直问我怎么了,我就只能着急的告诉她因为脚踏车滑
倒了,也帮她看看受伤的地方。
  毕竟是巷子内,所以有些住家比如老人或太太的都会聚在门口聊天,他们看
到我跟妹妹摔倒也都哎哟的叫一声,就像是要上来帮我们一样,然后又看到我和
妹妹也没什么大事,就都只是看我们之后就回头继续聊。
  妹妹一直跟我喊膝盖好痛好热,我知道因为妹妹都在家里被保护住,没像这
样摔倒擦伤过所以才会这样大叫,我就告诉她那没有什么,要她忍耐一下,妹妹
才忍耐的安静下来。
  接着就是我开始捡原本放在脚踏车前篮内,现在已经掉了满地的玩具,就在
这时候巷子内开来一台汽车,并对着我和妹妹一直闪灯与按喇叭,像是我们挡住
了他的路。
  我现在想起开车那个人就满肚子火,当时年纪小所以只觉得害怕不敢反抗,
要是现在我就先将他拖下车来打……
  妹妹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被巨大的喇叭声吓到,我也急的赶紧想将玩具
捡起来放好,但又因为一个我很喜欢的机器人玩具我一直找不到,就也急得像热
锅上的蚂蚁一样。
  那台车又一直按喇叭,当时真的搞的我又怕又急但又一直找不到玩具,就只
能一直东找西找,最后还是只能先牵起脚踏车,并要妹妹靠到墙边让车子先过。
  当时我是这样急的要妹妹走到墙边,但却急到忘了她其实看不见,就只见到
妹妹站起来后双手向前伸着摸索,往那台车走去然后摸到车头。我这时才想到妹
妹看不到,就赶紧将脚踏车先靠放到墙边后打算跑去牵妹妹,但就在这时那个开
车的年轻人将头伸出窗外很生气的对惊恐的妹妹大喊:「你不要乱碰我的车!这
台车很贵的!」然后就将喇叭一直按着不放……
  那时妹妹被忽然的怒骂与喇叭声吓的身体真的抖了好大一下,然后我就又赶
快喊妹妹,她才听到我的声音转身向我走来,并且哭了出来一直叫我哥哥然后抱
着我……
  周围坐在家门前闲聊的人们从头看到尾,这才有一个老爷爷看不过去,站起
来就开始破口大骂那个开车的年轻人,并说着你没看到那个妹妹眼睛看不到怎样
怎样的,多等几分钟让我将妹妹慢慢带开是会死喔,然后更多人加入战局指责那
个年轻人。
  那个开车的成为大家的怒骂焦点后就变得很龟,头又缩回车内,半句话都不
敢说,喇叭更不敢再按,最后我也是被这种场面吓到的只敢一边安慰妹妹,一边
让她重新坐上脚踏车,然后那个机器人玩具也不敢找了就赶紧骑回家……
  到家后妹妹才没有哭,但妈妈与奶奶看到她跟我的擦伤就问说怎么回事,我
就告诉她们是我脚踏车骑到跌倒。
  总之从那天之后,可能是有了这种可怕的经验,妹妹以为外面真的有很多坏
人,就像妈妈为了怕她自己跑出去而骗她的,所以晚上也不会吵着要我带她出去
玩了。但我还是多多少少想到的时候会主动带她出去玩个几次,然后我就终于毕
业读国中了,才又有好几年晚上没有再带她出门……


上一篇:诱惑儿子的寡妇作者:不详 下一篇:[改编][女儿的奶水][改编者:远山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