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我和小玫的羞涩性事

我和小玫的羞涩性事




.
  北京某大学的分校,校园不大,环境很好,以前是帮助各大单位委培外语人才的,有很好的设备,由於新的一
年已无委培任务,於是学校将和外语有关的专业移到这里上课。
  90年夏末的一天,我嚼着口香糖、听着崔健的歌,第一次走进了我的大学教室。那天应该是去登记、领书的。
进教室前我就在想∶大学同班应该有几个漂亮女生吧!可别再像高中时那样不堪回首。
  可一进门,我就失望了,屋里只坐着一个男生,两腿翘在桌上,叼着根烟,寸头、小眼睛、高鼻子、脸上有一
股痞劲。他正眯着眼睛看我,我和他对视了一眼,立刻就知道他不是善茬(北京土话,意为不好惹)。为了避免产
生敌意,我把对视变做了微笑。
  「嘿!」
  「嗯。」他也向我点头。
  「这是90A班吗?」我问。
  「应该是吧,你也是这儿班的?」
  「对,怎么没人?」
  「不知道,你听什么呢?」
  「崔健。」说着我坐到他身边,分给他一个耳机,而他也递给我一支烟。我们边听边聊,他叫小义,大我一岁。
崔健的歌使我们迅速成为朋友,当「花房姑娘」响起时,我俩同声唱起。
  「我不敢抬头看着你的、哦!」唱到这里时歌声嘎然而停,因为从外面走进了四个女生,直到现在我还敢发誓,
那是我见过的最丑最丑的丑女四人组!「姑娘」两字唱不出来,被我俩生生咽进肚内以至呼吸不畅,大声咳起来。
  我俩相互对望,突然忍不住放声大笑。这笑声至少持续了一分钟,小义由於两腿翘在桌上笑的失去平衡跌到了
地上,而我也因笑的肚子疼而趴在课桌上。
  四个丑女看着我们狂笑有些不知所措,而其中一个皮肤较黑的丑女似乎明白了我们在笑什么,她用憎恶的眼光
看着我们然后转头拉同伴坐下。
  任何人在狂笑时都不会好看,至今我也非常幸运的觉得如果小玫早进教室半分钟,见到我的第一印象是我狂笑
的丑态,可能后面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故事了。
  在我们狂笑声渐止,我脸上笑意即将消退(后来小玫对我说,正是这似退非退的笑容电到了她),我的头从课
桌上抬起的时候,伴着清脆的脚步声小玫走进了教室。实际上她第一眼看的是小义,也难怪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小玫看到小义的样子,也忍不住抿嘴一笑,而当她微微转头看到我时,笑容明显的凝结了一下,她的眼睛似乎也闪
了一下。这也是我对小玫的第一印象,一双闪亮的黑眼睛。不等我再次捕捉她的面容时,她已找好了一个座位转身
坐下。
  虽然未看清她的面容,但我已肯定这是个美女。我开始以一个标准恋足者的眼光从背后观察她∶平底白色船型
皮鞋、透明丝袜延伸至及膝白底碎花裙内、淡黄色丝质无袖上衣、仍残留一些烫过痕迹的黑发散散的搭在颈后。
  第一个结论∶衣着清新,雅致流行,为之眼亮,衣着气质不错,家境也应不错。
  由下到上看完一遍后,眼光再转回。由於船型皮鞋的缘故,只能看到部分脚面,「为什么不穿凉鞋让我看到你
脚趾!」我心中暗喊。丝袜包裹下的足踝若隐若现,小腿肚沟画出的曲线让我目眩难以形容。(多年后乔丹在总决
赛第6场投入职业生涯最后一球的曲线又让我目眩的想起小玫的小腿曲线,也许类比的不够恰当。)「嘿!看什么
呢!?」小义拍了我一下,并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我收回目光,小义已从地上起来坐到了我身边,他低声说∶「这妞不错。」
  我看他一眼,随即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也是我的一贯作风,在他人面前隐藏自己真实喜好)。可这次却被
小义识破,他低声说∶「装、装、装、装什么你!眼都直了,下边直了没有?」
  认识还不到五分钟就说得这么肆无忌惮,看来小义是个厚脸皮、大大咧咧的人。
  我没理他,又把目光投向小玫,这一次看到了她的裸臂,我暗自吸气,她的皮肤竟如此白嫩。凭这一眼和开始
看到的那双黑亮的大眼睛,我做出了第二个结论∶她有双极美的脚。这综合了古龙和我的经验,古龙说眼睛大的女
孩子脚一定好看,而从我以往的经验是皮肤白嫩的女孩子脚一定好看!
  直了,下边直了,我的身体随着刚才的结论和再度移到小玫下肢的目光产生了生理变化。我转头看小义是否还
在注意我,而小义竟已站起向小玫走去。
  「坏了,他要先下手。」我心中暗想。
  小义站到小玫旁边∶「嘿!我哥们喜欢你!」
  小义的话让我又喜又怒,但转而生性不?在众人前表露的我,竟被这句话弄得满脸通红。那个皮肤较黑的丑女
也回头看到了我的窘态,使我一阵羞恼。而小玫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小义就低下头,没说话。
  就在小义还想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走进了教室,随着他还进来了十几个男女生。看来
老师同学都到了,小义也回到我旁边。
  「你丫、你丫、」你丫了两声后,我也不知该对他说什么,索性闭上嘴。
  一阵嘈杂后,自称老马的老师开始讲话。老马是外语系主任,由於班主任未到,他临时客串。
  「你信不信,这是一老色鬼。」小义似乎忘了刚才的事,开始对老马评论起来。我不理他。小义猛捣我一拳∶
「跟你丫说话呢!」
  「我操!你丫打我!」
  「谁让你不理我。」
  「废话!刚才你跑前边瞎递什么骚呀!」
  小义一脸坏笑∶「哥们还不是为你好,你凭良心说,刚才你是不是以为我要先下手?」
  看着小义的坏样我也一乐,而心中对他洞悉他人的能力有了个初步了解。
  老马注意到我们∶「后面两位不要讲话!」
  「说谁呢你!」
  小义大胆的回击引起了我和全班同学的惊异。而我为表示同盟关系,和小义一起将凌厉的眼光投向老马。老马
没说话,但眼神丝毫不弱,火药味渐浓。老马先退却了,他最后一眼看的是我,这眼光让我感到报复的意思。(而
后来老马还真让小玫吃了亏,这是后话。)对视中我发现老马是一个很英俊、很有风度的中年人。
  在我和小义享受照眼(北京土话意为目光相互敌视)获胜的时间里,老马结束了他的讲话。90A班的第一次
见面被我和小义搞得很紧张。之后我俩和同学们按步骤在校内完成了各项入学手续,而小玫是第一个离开教室的,
我也没能在这天看到她,她似乎没办什么手续就回家了。
  「大学的第一天在紧张、兴奋中结束了。交了个朋友,多了个敌人,见到个姑娘。,姑娘的样子都没看清。」
晚上在床上我想。
  第二天早晨,早早来到学校的我,和同样早的小义懒懒的坐在篮球架下看着每一个进入学校的同学。我俩以柔
和的目光注视着每一个女生,又已摇头叹气结束;以挑的目光注视着每一个男生,又已洋洋得意结束。我们已经知
道我们不会受到老生的威胁,他们中大多是书虫。而女生实在惨不忍睹。小义告诉我财经班有个女孩还行,她们班
今天在本校有活动,所以没来,而那个女孩是他初中同学,准备在两星期内拿下。
  上课铃声响了,而我还没看到小玫。
  「走吧,进去吧!」小义说。
  「等一下,来了。」我看到小玫急匆匆的走进学校。
  终於看清了她的容貌,白皙娇嫩的脸庞、黑亮的大眼睛、微翘的鼻子、雪白的牙齿咬着红红的下唇,似乎是为
迟到而着急。她的衣着和昨天一样,目测她约有162-165公分。她快速走过我们身边,没看我们。
  等她走进楼门,小义捅了我一下说∶「你怎么不说话?」
  为了不在新朋友面前掉价,我充满自信的说∶「你急什么,我自有办法。」
  小义盯了我一眼∶「好,你有办法,我不管你了,上课吧!」
  「用你管?」我回应他,然后一起上楼去教室。
  上楼时小义告诉我小玫很漂亮,要不是昨天先见了财经班的女孩,他一定与我争。我则报以无所畏的微笑。
  一个三十多的姿色平庸的女人是我们的班主任。在经过全班的自我介绍后,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小玫。
  大学生活开始了,由於我和小义在第一天的表现,同学们开始都对我俩敬而远之,北京的几个男生甚至在宿舍
分屋时把我俩隔到另一间和几个还没到的外地同学一屋。我和小义对此倒无所谓,因为我们晚上都回家住。而我和
小义都有天生助人为乐的品格,在几个外地同学到来后对他们热情帮助,并迅速成为好友。
  两个月过去了,我经常和宿舍的同学打篮球,大学四年的篮球运动使我至今保持强健的体格。
  我发现这个班的北京学生对班级毫不关心,他们不参加任何活动,除了上课似乎与90A班毫无关系。小玫也
是这样,而她也从不住校。
  我当然是对小义撒谎,面对小玫我毫无办法,我本来就不太会和女孩子打交道。小义一心扑到了财经班女孩小
琳的身上,他甚至去财经班上课,一段时间老师都以为小义要修双学历。当然小琳已被他拿下,小义也让我和他俩
出去玩,一来我不想当灯泡,又因为小琳那让我心潮澎湃在软底棕色皮鞋中穿着雪白棉袜的双脚(我可不想被眼光
独辣的小义看出破绽,而戳瞎双眼),我总是拒绝。但我同时感到小义在外面应还有女友。
  小义也看出我对女孩没什么办法,他也问过我,我总是搪塞他,而他也笑笑不说话。
  每天上课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小玫的双足,秋去冬来,小玫换上长裤,穿着一双浅红色的磨砂皮短靴,这样一来
我连她袜子的颜色都难以看到。
  机会出现在每周四下午的阶梯教室中的社会主义理论课上,这种课从来就没人想上,但由於为防止学生逃课,
在课前、休息后、要点两次名。分校没有上这课的教师,一直是老马代课。两次点名,再加系主任,谁也不敢不来。
尝试过假冒答到,但我和小义是老马的眼中钉,一次就被揭穿。为了这门学分我和小义只能老老实实来上课。我习
惯坐在最后一排,在我前面还有空荡荡七、八排座位,学生们把前面十几排坐位占满了。
  小玫迟到了,进了教室后由於前面没位子,只好坐到了离我四、五排远的地方。我观察了一下,她同排没人,
前面最近的也隔了三排。开始上课后,大家开始了例行的两小时自习。由於每个人都专注於自己的事,看小说的、
听音乐的、谈恋爱的、做其他功课的┅┅这样的课倒很少有人去注意别人做什么。
  我一个人坐在后面策划∶我应该先坐她旁边,然后说点什么。「说点什么?
  说点什么?」我心中大叫。真是笨呀!我脑中一片空白,呆呆的想不出办法。
  时间过得真快,半小时过去了,我居然还坐在这儿。当眼睛从手表离开的时候,不知是什么力量使我站起来走
到了小玫身边坐下。这也许是我最重要的一段路,这之后我不再羞於与女孩子打交道。
  小玫望着我,十几秒钟我才开口说话,因为看到她耳朵上的耳机。
  「你听什么呢?」
  「英语。」
  我一呆,不知如何继续。
  「你听吗?」她摘下左面的耳机递给我。我戴上耳机,传来了的却是歌曲声音。
  「好啊,你骗我!」我看着面带微笑的小玫说,小玫也报以微笑。
  我们轻松的聊了起来。
  原来只要有好的开始,我还是很能和女孩子聊在一起的。我也第一次感受到和女孩子聊天的乐趣。我们无话不
谈,学校、社会、生活┅┅我们谈得很默契,我甚至感觉短短的半小时,我们把三个月来本该说的都说完了。下半
节课刚开始时,可能是由於前面聊的太密集,以至於我俩都找不到话题。我们坐着互望了两分钟,谁都没找到话题。
  「说点什么?」小玫打破僵局。
  我尴尬的一笑,突然找到了话题∶「我要罚你,你刚才骗我。」
  「是你笨嘛,我说什么你都信呀!好吧,你想怎么罚我?」
  小玫如此配合倒让我有些惊讶。看着她搭在左腿上微微摇动的小红靴∶「我要搔你脚底。」
  小玫的脸突的一红∶「不行!」她也注意到我在看哪里,准备把右腿从左腿移下。
  我后来也想不通当时为什么胆子那么大,右手一探,抓住了她的右腿。我擒住的部位应是足踝向上一指长的位
置,红色磨砂皮短靴和浅蓝色仔裤交汇处。
  「你想干什么?」小玫有些紧张的说。
  「罚你呀!」怕她挣脱,我手上加了些力。
  「不行,我怕痒。」
  「不痒怎么算罚你!」
  「求你了,别这样。」小玫软语相求,让我更加心痒。我将身体侧趴到课桌上,伸出左手抓住她右脚脚面,左
右手同时用力,将小玫的身体拉的离我更近,我的右手顺着短靴和仔裤的缝隙滑了进去。
  小玫的脸已通红,「别闹了。」小玫又低声相求。
  而这时候的我又怎能停手?!右手的手背正感受着短靴内侧翻毛的柔软,而手指已触到了袜口。随着手指的摸
索,我觉出小玫穿的是又厚又软毛巾质地的短袜,松软的织物摩挲着我的手,使我阵阵亢奋。小玫应该是怕走路时
仔裤裤腿从短靴中露出,她用袜口扎住了裤腿。
  小玫一双小白手一直在拉着我的右臂,可女孩子柔弱的力量又怎能阻止我。
  右手大拇指已滑到了她的足踝,另四根手指滑到另一侧,在靴内我紧紧的握住了她的脚腕。
  要想再向下延伸就只有脱掉短靴,为了不让小玫过於紧张,我选择先在靴内捏揉她的小脚丫。
  随着手指的动作,感到小玫似乎穿了双较肥、较松的袜子,加上我右手的不断磨搓,短袜在靴内形成了许多皱
褶。
  「小玫,你的袜子好像有些大呀!」我轻声的取笑她。
  小玫的脸更红了∶「你、你┅┅」小玫突然放开了手,手臂放到桌上,身体前倾趴在那里并伴随着一阵抽动。
  我愣了一下,确定小玫并没有哭,於是开始了更大胆的行动。由於小玫身体前倾,我现在的姿势很难掌握平衡,
我环顾教室确定无人注意,慢慢从座位滑坐到地上。我将身体移到了小玫的桌下,横坐在小玫的脚下。
  小玫趴在桌上注视着我的动作,「你在干什么?快起来,会被人看到。」小玫又羞又急。
  从靴中抽出的右手把小玫的右腿从左腿上移下,再捉住她双足,放在我的腿上,捧起她的右足到胸前,慢慢脱
掉了她的短靴。天呀!她穿的是淡蓝色的毛巾袜,由於先前的抚弄,袜口已和裤口脱开,脚跟部分的袜底已脱落到
脚心部位,微微翘动的脚趾前面,松落着柔软的袜端,一只娇小的脚上趸着淡蓝色的毛巾袜。那一刻,我体验了「
谷精上脑」一词的含意。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小玫的语气有些严肃,她已经坐直了身体看着我。
  这该是个滑稽的场面∶一个178公分身体健壮的大男孩横坐在一个面带愠怒、俏丽无铸的女孩脚下,虔诚的
捧着女孩穿着松垮短袜的右足。
  我抬头看着小玫,她略微生气的样子实在是美极了。小玫看着我痴呆呆的样子,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
你看你的样子,羞不羞?快起来吧,等一下被人看到我还怎么┅┅」说着脸一红,又回复了刚刚的娇羞之态。
  「小玫,我、我┅┅」我不知说什么好,牙一咬,索性低下头手一抬,将小玫的右足紧贴到我的口鼻之间。柔
软的织物摩擦我的脸颊、双唇,我用力吸气,一股淡淡的茉莉清香,这香味沁入心脾,闭上双眼如登仙境。
  伸出舌头轻舔短袜绵软之意让我难以按捺。褪下香袜,一只白皙、娇嫩的美足梦现在眼前°°水晶半球般光滑、
圆润的脚踝;丝柔、软缎般清滑的脚背;五根白玉般的秀趾丝密齐整的相依,似乎知道主人正受到的清薄而将香秘
的趾缝悉心呵护;淡白色的半月隐隐约约,玉翠般的贝甲含羞带俏。轻轻竖起,圆柔的趾肚像五只蜷缩的小兔,似
慌似喜;软白的脚掌如松棉的香枕,让你如何出得温柔乡;曲秀的脚心如清婉的溪潭,沁身於此忘却忧烦;莹润、
粉嫩的脚跟轻揉之下现出微红,凹凸泛起怎能不轻怜惜爱。
  似玉脂雕成的嫩足就在眼前,我凑上嘴唇含住了五根秀趾。舌尖轻挑趾肚引来阵阵跳动,像是要躲避下一波侵
扰。灵舌卷动早已深入香秘的趾缝,些许游移已令嫩足娇颤连连。呼吸之际一股奶香传来,我嗅索着香莲的每一部
分,这奶香味让我心醉神迷。我亲吻着每一丝娇嫩,让她的主人噫气连连。
  手指深入趾缝轻磨细研,惹得五根秀趾伸缩张翘,「真不喜欢他们这样轻薄我们,但又觉得这样的非礼又怕、
又喜、又羞、又那么惬意舒爽。」她们渐渐开始顺从,静静的躺在他们怀中任之嘻戏。
  「啊!那个软绵绵的大坏家伙又来了,这次咱们乖乖的,让他服侍好。」
  「┅┅?别乱动吗,又不乖了!」
  「不是,他让我受不了啦。看,还不是一样!」
  「厌,我不┅┅不┅┅不是啦。」棉软的脚掌感觉到了他们的到来。
  「别这样,你们这样摸我我会受不了的,哎呀,哎呀,求你们饶了我,你们去脚心妹妹那儿好不好?她可比我
敏感。」
  「哎呀,不要了、不要了,我最小受不了的,你们怎么不听,再这样主人会叫出声的,哦┅┅哦┅┅谢谢你们,
再不停下主人会把嘴唇姐姐咬破的。」
  「这是什么呀?!上下两排白白的。别咬、别咬,哎呀,太重了,对,轻一点、轻一点,别以为我就不敏感,
虽然在最后面可一样要爱惜呀。先放过我一会儿好不,去上面嘛,脚踝、脚背两个妹妹也很爱玩的,喂,你去哪呀?
去上面不是让你离开。」
  「嗯┅┅嗯┅┅」突来的气闷和疼痛让我的嘴离开了香莲。
  原来小玫的手指紧捏住我的鼻子,我张大嘴喘气,看着小玫想从她脸上找出一丝兴奋和害羞。
  「快起来,老马注意咱们了。」小玫面戴幽怨的表情轻声的说。「快,老马转过去了。」小玫松开手指,抓住
我的手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我顺势坐到了她左边,一手握住她白软的小手,一手将香袜塞在裤腰上。
  「你好变态!」小玫由怨转怒。
  看着小玫的怒态,我暗想∶决不能在这时候让她占上峰。
  「你说什么?!我从小到大最恨别人这么说我,我喜欢女孩子的脚有什么变态?不是喜欢使爱恋、迷恋。追求
美的东西有什么变态!你的脚那么美,我喜欢她、爱抚她、亲吻她有什么变态!你要是不收回你的话我就让你┅┅」
  一低头看到小玫的裸足正想穿回短靴,我伸手抢过来往怀中一塞,并做出起身要走的样子∶「让你光脚回家。」
  这下变成小玫握住我的手了∶「你别这样┅┅」小玫一脸焦急∶「算┅┅算┅┅算我说错了。」
  我气定神闲的坐好,满足的看着小玫。我再笨也已知道这是个外表俏丽内心胆小怕羞的姑娘,只要掌握弱点就
可以┅┅「嘿、嘿」我忍不住轻笑出声。
  「你、你坏笑什么,把鞋还我!」
  看着娇俏的小玫可怜兮兮的向我索还鞋子,心中非常满足。低头一看小玫的裸足正蜷缩在另一只短靴上,可怜
的样子让我心疼。我低身握住她裸足,小脚丫颤栗了一下,我用平和的眼光安抚小玫的紧张,给她穿上短靴。
  「你、你、你还没还我袜子呢?」
  「那两个字为什么声音小了?不讲清楚怎么还你!」
  小玫盯着我,脸涨得通红,泪水已在眼眶里打转。我可怕女孩子哭,急忙拿过袜子放在她手里,不过我的手并
未拿开,隔着软绵绵的袜子握住她的小手。小玫的表情缓和了一些,但在眼眶里的泪水由於时间长而滚落出一滴。
小玫抬手去擦,正巧是拿着袜子的手,软软的袜子擦掉了泪水。
  小玫「噗哧」一声笑了,「讨厌!」她抽出手打了我一下。我也笑了,缓和的气氛中我把她的袜子套在手上,
又握住她的手。
  「我问你,你的袜子怎么有些大?」
  小玫的嘴唇在动,我靠近了些这才听清∶「要你管?」
  「好,再问你,为什么你的袜子有香味?不回答就不还给你。」
  小玫半天没说话,让我觉得缓和的气氛又紧张了。
  「这是人家的习惯,喜欢喷些香水在上面。」她面带娇羞的说了,这让我信心倍增的继续下去。伸出手,将她
的左小腿架到右腿上,一边扒掉她的短靴、袜子,一边说∶「谁知道你骗没骗我,要验过这边的才行。」
  相比右脚,左脚的裸露要快了许多,「天哪!上帝竟然造出了同样美的两件极品。」
  显然小玫对我的恭维还是喜欢的,再次涨红的脸慢慢垂下∶「你、你就会欺负人。」
  「我怎么会欺负你!」(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括号里的最关键、最重要的表白还未说出,小玫突然抢过短靴套
在脚上,「把袜子还我!」小玫瞪着我面带焦急的说。
  「这是战利品,怎么会还你!」
  「那你留着吧!」边说边以极快的速度站起,穿上外衣拿起课本书包,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我一下楞住了,但在她起身穿外衣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她牛仔裤两腿之间的地方湿了一片。
  小玫尿裤子了!不对!不对!!不对!!!是、是┅┅我转头看她的座位,上面有一小滩亮亮的东西,我小心
翼翼的用手指粘起,慢慢放到嘴里,细细的品尝,竟然也有一丝奶味。
  「这是小玫的爱液,她的小脚丫在我的亲吻、爱抚下竟使小蜜穴泛滥成灾。
  哎呀!怎么这么笨,小玫的脚就是她的敏感区,兴奋区!」
  想明白这一点,我也毫不犹豫的收拾好东西,起身向外走去。
  我冲出教室,从五楼一直奔到校门口都没有看到小玫。真笨,她肯定会先去卫生间。我转身走回楼内,小玫会
在几层的卫生间呢?空荡的楼道,我呆呆的站着。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伴着低声的抽泣渐近,小玫低头走近我,我伸手去拽她的胳膊。
  「你还要做什么?」她抬起头带着哭音。眼圈红红的。
  「你、你没事吧?」我有些不知所措。
  她甩脱我的手快步走出,到车棚内打开一辆单车向校外骑去。我急忙跟出,我知道小义那辆破车从来不锁,我
骑上车跟了出去。
  十二月初下午的北京街头,冬日斜斜的照着我,我不知道追上去后该说些什么,所以我不紧不慢的跟着小玫。
小义的破车每蹬一下都会发出刺耳的响声,小玫在前面一定知道我跟着她。
  小玫蹬车的频率很快,由於失去了短袜,仔裤散在靴外,双腿起伏间,白皙的小腿裸露在寒风中。我脑间一片
空白,靠那若隐若现的白皙跟随着她。
  骑了一段时间,小玫在一个院门口下车转身望着我。
  「你别再跟着我好吗?」她一脸的冷淡,然后转身推车进了院子。院门口有人站岗,这该是个军队家属院,我
也推车跟了进去。
  院子很大,办公、宿舍楼,礼堂,体育场,花园,商店应有尽有,我边观察着大院边慢慢跟着小玫。
  小玫停在一栋六层红砖楼前,锁好车,用依旧冷淡的神情∶「我到家了,谢谢你送我,请回吧!」说完转身进
了楼门。
  难道我还能跟进她家去?我真有些彷徨无助,下车靠住一棵树点燃了支烟。
  踩灭第五个烟头时看了看表,四十分钟过去了。『走吧!‘我想。抬头最后望了一眼楼房就准备骑车回去。突
然我发现楼顶上有个人影一闪,『是小玫,她家不在这儿,小丫头在和我捉迷藏!’
  我快步上楼,接近顶楼时放轻脚步,果然顶楼这儿有个上楼顶的门。我蹑手蹑脚走到门旁,阳光投射下一个黑
影映在门外的地上。显然外面的人听到了脚步声而匿身门后。『好笨的姑娘,被发现了还不知道。‘我猛跳出去,
尖叫声在我耳边响起。
  惊怕的眼神、煞白的脸,小玫吓的在发抖。我上前一步抓住她肩膀,面对惊吓后的女孩我又恢复了交流的勇气。

上一篇:我和我深爱的GG的story作者:不详 下一篇:女中学生的秘密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