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  悲惨少妇

悲惨少妇



  赵静是一位普通白领,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今年35岁,正值女人最火热的时节。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
光泽。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杏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朦,彷佛弯着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
笑非笑的抿着。个子不是很高,可给人的感觉确是修长秀美。
  今晚加班,共四个人,有赵静一个,还有他们公司的经理高进,其余工作人员李强和小娟。忙了一阵后,老板
让李强先送小娟回家了,剩下不多的工作交给他和赵静了。
  李强今年47,相貌堂堂,身高182cm ,长相虽不算英俊,举止间却充满着成功男人的自信,对女人具有不小的
杀伤力。
  他对赵静垂涎已久,但赵静已经结婚了,而且已经生有一女,家庭也很和睦,赵静本人更是贤妻良母,让他无
法下手。
  对于男人,越是得不到,就越是牵挂他的心肠,每天看着赵静那靓丽的身影,高进的眼神都在冒火。他不缺女
人,相反,只要他勾勾手指,变会有无数美女爬上他床上,可是每当他和别的女人做爱的时候,脑海中总会不自觉
的浮现出赵静那淡淡的微笑,温馨却不失抚媚,让他忍不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时钟此时指到了11点半,赵静正在埋头工作,高进端过来两杯咖啡,把其中一杯放到赵静桌前。笑呵呵的道:
「小静,休息一下,剩下那点活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喝杯咖啡,别太拼命了。」
  赵静忙站起身来,对高进狂摆手道:「经理,哪能让你亲自动手啊,这点活我一会就弄完了,这都是我应该做
的,哪谈的上什么拼不拼啊。倒是你这堂堂大经理,却和我们这些小职员一起加班,传出去怕别人都不会信。」赵
静甜甜应到。马匹谁都会拍,关键是谁来拍,被这么一个大美女称赞,特别是自己心中日思夜想的女人,更是令高
进心花怒放。不禁哈哈大笑一声。
  他又将咖啡往赵静那挪了挪,道:「行,就你会说。你既然愿意干,那我就不多事了,不过现在却必须喝杯咖
啡休息休息。可不能为了工作把自己身子累坏了。」
  赵静也确实累了,便嗯了一声,把手头收拾一下。端起咖啡,向后靠在椅子躺椅上,慢慢喝着咖啡。心想自己
的这个经理可真是一个完美的人啊,对职工又好,长得虽然不帅,却倍有男人味。就是人有点色,听说他的情人有
的都没他女儿大,真不知道他的老婆是幸福还是痛苦。
  女人的心思谁也无法猜测,谁能知道外表贤惠温柔的赵静在这一会想的竟是这么八卦的事情呢。
  赵静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和高进聊着工作、生活的事情。高进久经商场,最是擅长与人交谈,期间不时开两个
适当的情色笑话,一会就将赵静笑的花枝乱颤,看着美女那一反平时淡薄如水的真性情流露,高进的眼睛都直了,
直勾勾盯着随赵静大笑而上下晃动的两个丰满的酥乳,差点流出口水来。
  赵静渐渐发现高进那充满欲火的眼神,察觉不对,忙停止身体颤抖,白了高进一眼,嗔怪他不正经。不知为什
么心理却有一丝窃喜,而且身体渐渐火热。
  高进也发现自己的丑态被没人发现,不过他毕竟不是那青涩小伙,微微一笑,似没有这回事,又转了个话题,
和赵静闲聊起来。
  赵静自发现对面男人对自己那不掩饰的欲火,心理不知怎么就陷入矛盾之中。本来他应该是感到厌烦的,可是
她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生气,反而希望他胆子再大一点,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她觉得一定是哪里不
对劲,可是却怎么也想不出来。
  随着交谈在继续,赵静感觉身体越来越热,特别是脸上似乎都开始发烫了,她觉得像是什么在身体里发酵一样,
热流从身体里狂涌而出。迷醉的眼神水汪汪的惹人怜爱。
  高进一边聊天,一边观察对面美女的。发现对方已经情动,他激动不已。在刚才他递给赵静的咖啡里,他加了
一种日本朋友给他提供的进口春药。这种春药会不知不觉中激发人的性欲,而且不易被察觉,只会觉得自己的真的
想被人干,思维的清晰的,但身体却会不断的催出大脑做出动情的判断。可谓是淫人于无形之中。
  高进刚给赵静讲了一个极黄色的笑话,以前的赵静就算不翻脸,也不会给高进好脸色看,可是她听完后,不禁
哈哈大笑,更是觉得心理空虚难耐,想要找个男人疯狂的爱抚她,蹂躏她,征服她。
  高进看着赵静分红的脸蛋,假装关心的问道:「小静,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说完,竟把手放到赵静的
脸上抚摸。「手感真好啊。」高进心想赵静不知怎么竟完全没有躲开,只是很低沉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感
觉有点热,没事,我回家吃点消热片就好了。」
  高进顺势坐在了赵静身旁,右胳膊揽住赵静的柳腰,左手讲赵静的头扳向自己,说:「别大意,你要是病了,
我可是会心疼的。」
  高进坐在旁边,赵静只绝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铺面而来,让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以至于对高进轻薄自己的动
作都未察觉,她觉得自己快沉醉了,心理的火焰有如被浇了油一样疯狂的燃烧起来。
  高进看着赵静朦胧的眼神,突然深情的看着赵静说:「静,我爱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直接吻上了赵静的
香唇。
  赵静突然听到高进说爱自己,此时她的反应比平时慢了许多,还未想明白什么意思,便被高进的偷袭弄的不知
不知所措,竟然忘了挣扎。
  高进像是受到了表扬,卖力的吻着赵静的红唇,伸出舌头,习向深处。怀中美女确实牙关紧锁,不予放行。
  他也不急。将左手沿着赵静前面向下抚摸,逐渐攀上双峰,轻微一挤按,赵静胸部遭袭,啊的一声,牙齿轻微
一张,高进趁机将舌头深入。赵静见势不妙,忙申舌迎击,想将高进的舌头顶出去。
  高进却是如鱼得水,将赵静搅得天翻地覆。赵静见大势已去,轻微的挣扎了下,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渐渐两人身上的衣服少起来,赵静也一改刚开始的扭扭捏捏,变的主动起来。双手抱着高进的熊腰,主动伸出
舌头与高进纠缠,时而将高进舌头卷入自己口内,时候进入高进嘴里挑逗对方,可谓是心已动,情已浓。
  高进见准备工作做的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脱下内裤,将早已暴怒不已的阳具伸到赵静跟前,让其为他口交。
  赵静合适做过这么不堪之事啊,他的老公是个老实人,以前虽然偶尔提过,被她严词拒绝后,竟再未提此事。
所以突然面对,她不禁感到愕然。
  但在药物的作用下,她正处在最是情动的时候,此时却不觉得男人的阳具有什么恶心的,心头的欲火焚烧的她
看着眼前硕大阳具,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没被提醒,便主动的含在嘴里。
  高进的阳具很大,她含起来很费劲,废了半天劲,竟也只含个龟头进去。不过即使这样,高进都觉得爽到心里
去了,看着自己梦中苦思,夜里所想的女人,贵在身下为自己口交,他便有一种想要射出的快感。
  感觉收摄心神,他也不强迫赵静口交了。将赵静抱上躺椅,双腿掰开,脱下内裤,内裤早已湿透,赵静的身下
也是泥泞不堪,泉水潺潺。
  手扶着阳具,将龟头顶在赵静身下,喊道:「美人,我要来了。」
  赵静早已迫不及待,被龟头一顶,更觉得身体瘙痒难耐。呻吟道:「死人,还不快点,磨蹭什么。快给我吧。」
  高进见美女求欢,却反而停了下来。
  赵静等了半天,见男人却没动静,不禁怀疑对方是不是早泄。睁开眼去,看对方的下体耀武扬威般怒挺,不像
是射了。不顾羞耻的问道:「怎么还不来啊,你要急死人家啊?」
  高进笑嘻嘻的道:「我要你求我,求我的大鸡吧草你。」
  赵静听完真恨不得打对方一巴掌,但身体空虚,急需对方,她忍羞求道「你这死人,真是变态。好啦,人家求
你,求你用你的大鸡吧草人家的小穴,快来给人家止痒,求求你了。」说完,她羞的脸都快红出水了,心理却拥出
一股刺激的快感,似乎这般求男人草自己能给她的心里带去另类的感觉。
  高进再也忍受不住,扶正位置,抓紧赵静的腰部,奋力一挺,将那近20厘米的大阳具,完全贯进身下美妇人的
阴道里,并直中花心。
  赵静猛的受如此强烈的冲击,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头部一阵眩晕,紧接着一股伴随着撕痛的快感传来,竟
直接高潮了。半响,赵静张着嘴,竟发不出任何声音。高进也是被赵静吓到了,心想自己好不容易弄上手的女人,
可别被自己一下草死了,那样他真是有哭的冲动了。
  过了好一会,赵静才从高潮余韵中缓过来,哭着拍打身上的男人。:「呜呜,你个死人,你要干死人家啊。干
什么那么大力啊,通死人了。。。人家和你有什么大仇,你要这么用力?都要裂开了。」
  高进看没人没事了,放下新来,刚刚后被都惊出了一身冷汗,鸡巴都软了。这会看着赵静那梨花带雨的俏丽摸
样,竟马上又硬了起来。
  赵静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这个大家伙又有了复苏的趋势,吓的脸都白了,心想一下就差点弄死,这要是一直来,
那自己多少条命也不够啊。此时她也顾不上空虚不空虚了,急忙喊道:「不行了,我不干了,你快拔出去,我要回
家。你让我回家,快。」
  高进哪里会理会她的要求,只是哄着她:「刚才都是一时激动,没有控制好,这回我轻轻的来,赵静,我是真
喜欢你,你就给我这一次机会吧。再说,你不也高潮了么,有的女人一辈子都感受不到高潮的。这个屋子里有摄像
头,我们刚才做的事情,可是都被拍下来了,你这时候要走的话,那我可不敢保证录影不会传出去。」
  赵静一听,本来因为情欲显得分红的脸都吓白了。她哪里想到自己做的无耻之事,竟然被这个无耻的人拍了下
来。
  事情的发展根本就脱离了赵静的想象,到了此刻,她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主动权完全在对方,自己从头到脚就
是一个弱者。
  高进见赵静妥协,但为了一会不失情趣,他又道:「小静,你也别生气,我的真的爱你。你不知道,我虽然有
很多女人,但那不过是逢场作戏,每一次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里想的都是你。你放心,我会对你负
责,虽然我无法娶你,下个月,我就任命你为总经理助理,怎么样,你还不相信我么?」
  赵静听着对方露骨的情话,虽然心里还有芥蒂,但也接受了对方的解释。毕竟已经到了这一步,这样已经是最
好的结果了。同时他也知道,对方让自己做总经理助理恐怕也是没安好心,但既然已经这样了,怕自己以后也摆脱
不了对方的纠缠了。但只要自己小心一点,他肯定也不会把这事说出去,毕竟对方是堂堂一经理,而她只是一个小
职员而已。
  想通了的赵静,白了高进一眼,道:「你可真是人家命里的克星,既然已经被你吃的死死的,我一个弱女子,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任你这淫贼淫虐了。不过你可不能再向刚才那样狠了,弄的我现在都疼。」说完故意摆出楚楚
可怜的样子。
  高进哈哈一笑,一手扶上赵静坚挺傲娇的美乳,轻轻揉捏,道:「美人放心,对女人,我向来是呵护备至的。
刚才的事不要再提,下面我让你感受欲死欲仙的滋味。哈哈哈」
  说完,便开始挺动赵静体内的大鸡吧,这次他不再是一味狠插,用了九浅一深的稳扎稳打的插法。
  这回赵静慢慢适应对方的强大,也逐渐的配合起来,适时的小声呻吟一下,却更是撩人心思。如小猫一样的「
嗯嗯啊啊」犹如头发丝骚动心尖,痒痒的,惹人欲火。
  随着赵静淫水逐渐增多,高进感觉赵静的阴道逐渐光滑,他抽插的频率与力量也逐渐增大,而赵静也适应了男
人的阵阵猛攻。并随着药效的释放,她也逐渐疯狂。
  呻吟声逐渐增大,两条精美无比的美腿紧紧勒住男人的身体。双臂按着男人的头部,将他压进自己的丰满的乳
房内,将高进憋的脸红脖子粗的。
  高进被憋的喘不过来气了,虽然香艳,但却也危险,他坏心一动。牙齿在赵静的乳头在狠狠一咬。下身再一用
力,全根没入。
  赵静被这两面偷袭弄的哎呦一声,放开了双手,高进趁机抬起头来。哈哈笑道:「小静你想谋杀亲夫啊。这旺
仔小馒头却是好吃,哈哈哈」
  赵静咬牙切齿道:「你这没良心的,都快给人家咬掉了,疼死了。哼,谁让你刚才弄的人家这么疼,小小报复
你一下都不让,真小气。」
  高进又使劲一顶,将赵静插的哼哼乱叫才嘿嘿一笑道:「都说女人心眼小,我看你是女人中心眼最小的。不都
和你道歉了么,还这么记仇。」
  赵静从阵阵快感中,强镇定下来。蛮横的说道:「就心眼小怎么样,不喜欢你去草别的女人啊,快把你那死东
西拔出来,别在我身体里顶来顶去的。」
  听着身下美人如此娇憨却又风骚的情话,高进的心里简直要乐开了花,赵静说完后,本以为高进会向她道歉的。
她被高进刚才暴力对待,后又被威胁,虽然后来打成协议,但毕竟自己可以说是完全妥协,心理总是不舒服,刚才
两次故意无理取闹,既是纯心试探,也是为自己出一口恶气。高进说的没错,赵静的心眼确实很小。
  不料高进真的听了赵静的话,把鸡巴拔出了赵静的体内。站了起来。
  赵静正在要紧处马上要高潮了,突然没了男人的鸡巴,感觉身体像是漏了气的气球一样,无法适应。
  她急道:「你干什么呢,干嘛拔出来了?」
  高进笑嘻嘻的说道:「美女,这可是你让我拔出来的。怎么又怪的了我呢?」
  赵静看着他那笑嘻嘻的笑脸就一肚子气,气呼呼的道:「那现在我让你插进来,你快点啊。」
  高进却摇着头说:「那可不行,你让我拔出来就拔出来,让我插就插进去,那我岂不是一点面子也没有。」
  赵静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知道对方故意为难自己,却也不得不顺着对方的意道:「那你让我怎么办,你
才肯给我啊?」
  高进蹲下去,两手在赵静的大腿根来回抚摸,痒痒的,逗的赵静心里的火燃烧更炽。赵静急道:「求你了,你
倒是说啊,你要急死人家啊?」
  高进不再逗她,看着她说道:「你叫我老公,亲老公,我就给你」
  赵静挣扎了一会,小声喊了句「老公」蚊子般的声音,几乎听不到。
  高进当然的假装没听到。赵静无奈正常叫了句老公。高进还是不理,赵静实在急的不行了。坐起来抱住高进,
大声尖叫道:「啊!老公,亲老公,求求你,操你的媳妇吧,快把你的大鸡吧插进她的骚逼里去。操死她,快!快!」
  高进顺势将赵静抱起,鸡巴一下子插在深处,急速抽插,抱着赵静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赵静害怕摔倒,仅仅抱
住高进的脖子,高进不停的亲吻着赵静的坚挺的乳房。
  屋子里的声音越来越剧烈,终于,随着赵静一声尖叫,她迎来了今晚的第二次高潮,高进也忍无可忍,不顾赵
静今天是否安全,和赵静一起到了高潮,射在了赵静的体内。
  。。。。终于,一场男女肉搏战结束了,高进开车把赵静送到她家附近,怕被她老公发现,所以没太靠近。
  看着赵静歪歪扭扭的推着自行车走后,高进掏出电话拨了个号,「那女的已经过去了,你们注意点。」
  「是,老板,明白」
  。。。。。。。这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纱质的短裙,红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
的走动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光裸
着。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诱人的气息弥漫全身,可少妇丰满的韵味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
  她骑着自行车往家赶,公司加班让她有些来不及赶回家做饭,所以她显得有些匆忙,想起丈夫和女儿在家可能
都等急了,她的心里便忍不住急躁。
  赵静家位于城市的周边破败地带,由于她急着回家,便从小路穿过,由于小路阴暗狭窄,所以平时很少有人走。
  这时赵静看到前边有几个人朝向她走来,原来是几个下班的民工出来喝酒,正好路过。
  赵静急着回家,按了下铃铛,可是那几个人好像没听到似的,根本没有让路的打算。
  双方马上要撞上了,赵静不得已停下了自行车,打算从道边走过去。
  这时,那几个民工似乎才看到赵静这个人似的,都盯着她看。不过眼神却都像大灰狼看小红帽似的,冒着绿光。
  赵静这时也发现对方的不怀好意,她低着头想就这么过去。突然,一个男人扑了过来,像饿虎扑食似的,一把
把赵静压在了身底下。
  「真俊的娘们啊,兄弟们,咱有福了。哈哈哈」扑在赵静身上的男人狂笑道。他的两手将赵静的两条莲藕般白
嫩的胳膊压在赵静头上方,凑过头去亲躺在地上的赵静的性感小嘴。
  这时其他的男人也凑了过来,有的按住赵静的大腿,有的袭击她的酥胸。。。突如其来的袭击使得赵静整个人
都呆住了,本能的反抗对于膀大腰粗的饥渴的男人来说,仅仅是助长了他们的欲火。
  这时,赵静身上的男人把舌头伸进了赵静的嘴里面,肆意妄为。赵静感觉一股恶臭快把她熏倒了,使劲咬了那
肆虐的舌头。
  「啊!!瘦婊子,馁噶呦我。」被赵静狠狠要到舌头的那个那人,恼羞成怒,说话都不清楚了,抬手就是几巴
掌,打的赵静整个人都怂了,更是停止了反抗,任由身上的男人为所欲为。只是眼泪忍不住拼命往外流。。。见赵
静不反抗,男人更是高兴,当即脱下裤子,更是将赵静脱得一丝不挂,下身早已暴怒而起,好不容易遇到这么极品
的性感少妇,早已经等不及的他也不管赵静是否能受了,手扶下身,对准穴口,狠命一冲。
  接近20cm的阳具,而且未经任何调情,不是一个少妇所能承受的。赵静只感觉整个身子似乎裂成了两半,两手
抓紧身下草丛,长大嘴巴,似乎想要呻吟,却呼不出来,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不断的流出。眼前一黑,终于晕了过
去。
  男人只觉身下少妇,小穴异常的紧,夹的他的鸡巴爽的不得了。慢慢抽出下身,紧留龟头在小穴内,又快速全
根没入,他根本没有考虑身下少妇是否能承受他的驰骋。
  毕竟是已婚少妇,赵静的小穴内渐渐流出淫水,脸颊也逐渐染上粉红色,更添了一丝艳丽。
  阵阵快感刺激的赵静逐渐醒来,赵静觉得自己做了个噩梦,梦中的一切那么的残忍,让她都不敢去回想。
  感到下体撕裂的疼痛,她猛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不堪的一幕,不禁心如死灰,原来一切都不是梦,是实实在在
发生的事情。她又忍不住哭泣。
  这时赵静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赵静知道是老公心急她这么晚还未回家,打电话关心她来了。
  其他男人中的一个接起了他的电话,「小静,怎么还没回家呢,又加班么,这么晚,我去接你啊。」这时一个
男人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放在赵静的脖子上,威胁她照他说的说。
  赵静拿起电话,重复着男人让她说的话。「老公,我在被人操呢,好爽啊。啊,嗯,啊,啊。草死我了,老公
我爽死了,呜呜…」终于赵静忍不住崩溃了,拿着电话,只知道大哭。
  她的痛苦却成为其他男人兴奋的催化剂,电话也不关,便又开始新的一轮蹂躏。
  赵静的丈夫李刚在电话里大声咆哮,却只能听着自己的老婆被人侮辱的痛苦声音,男人的笑声,赵静的哭声,
李刚的咆哮声,构成了这个城市夜晚诡异的篇章。
  【完】

上一篇:激情药剂 下一篇:极品美女冰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