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美女猎捕计划】

【美女猎捕计划】



(1)   在一个海岛私人别墅的卧室里,紫苏将头发束在脑后,身上穿着暴露的黑色
女王皮装,双腿上套着黑丝吊带长袜和高根短皮靴,手里拿着一根短鞭,正在仔
细地观察着一件一星期前从天上坠落到她后院的装置,说是装置,还不如说是一
面跟真人一样高的大镜子,镜子的后面,是一个巨大的原柱型玻璃容器,虽然看
上去好象因为年代久远有些陈旧,但是依然完好无损,这对于一个高空坠物来说,
似乎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奇怪,这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呢?”紫苏用手按着光滑的镜面,镜子里面出
现的是性感无比的自己:妩媚而透着自信与精明的完美容颜,高佻热辣的身材,
丰满傲人的酥胸和柔滑光洁的肌肤,性感的装束和曲线,让她的内心一下就涌起
了性虐的冲动。   “如果我有个双胞胎妹妹,我一定会把她抓起来永远作我的SM玩物……”紫
苏微微仰起头坏笑道。   紫苏正说着,镜面突然微微的发光,突然间和她有了感应,紫苏的意识里一
下被灌进很多东西,接着,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到了镜子里面。   “?!”紫苏从镜子的另一边出来,已经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地方,等她回过
头一看,发现她出来的地方竟然是一面化妆镜,镜面上显示这几行字:   Select Mode:Random(选择模式:随机)
  Hunting Zone:The King of Fighters(猎捕区:格斗之王)
  Target:fight girls(目标:格斗美女)   “哦~ 看起来我似乎捡到了一件好东西呢~ ”紫苏的脑海中断断续续地浮现
出一些美女被捆绑着全身呻吟的景象。   一阵甜美动听的歌声突然响了起来,紫苏这才注意到自己正在某个演唱会场
的休息室化妆间里。   紫苏推开门出去一看,发现墙上到处都是麻宫雅典娜的海报。   舞台之上,麻宫雅典娜正穿着一件红色的吊带露脐背心和一条带白色花边的
红色百褶短裙,头上带着嵌有红心饰物的发卡,手上套着白色的短筒手套,光滑
的美腿上则是一双红色的V 领高跟短靴,正拿着话筒跳着舞步,微笑着边唱歌边
向台下的歌迷挥手。   “很可爱……而且很性感……真是受不了……”紫苏在后台看着雅典娜俏丽
青春的身影浑身涌起一阵阵SM的冲动。   演唱会结束的时候,麻宫雅典娜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一边高兴的和工作人
员道谢一边走进了自己的休息室,然后开门走进了里面的化妆间。   当她坐到镜子前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背后有一个女人正朝自己扑过来。   “谁?!”雅典娜刚一回头,嘴吧就被紫苏用手捂住了,接着,脖子上就是
一阵冰凉的刺痛。   “呜!……”雅典娜双手扣住紫苏的手腕,扭动着身体挣扎着将手拉开,然
后突然间紫苏便被雅典娜整个人莫名其妙地以手为轴心转了好几圈然后甩了出去。   “啊!~ ”紫苏娇叫一声飞出去撞到了门上,雅典娜用手摸了摸脖子,突然
看见了掉在地上的针筒。   “你是什么人?你……你给我注射了什么?”雅典娜有些生气的问道。   “呵呵,麻宫雅典娜,你的超能力的确厉害,不过可惜这次恐怕没什么机会
用了,我刚才给你注射的是特效的麻醉药。”紫苏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
的灰笑道。   “麻醉药?你想绑架我?……呃……”雅典娜开始觉得视线有些模糊,眨着
大眼睛身体开始摇晃起来。   “哼,说的没错,我的美女人气歌星,我是要绑架你,不过我对赎金什么的
不感兴趣,我要的是你的人~ ”紫苏说着从腰后拿出一大捆绳子,媚笑着朝雅典
娜走了过去。   “别……别过来……不然我……”雅典娜用手撑着椅子,低下了头,声音越
来越轻。   “呵呵,别勉强了,我用的是3 倍的浓度,你再厉害也是个女孩,乖乖的睡
一觉吧~ ”紫苏笑着走到了雅典娜的跟前,正要伸手,突然雅典娜猛的抬起头,
双手并拢,一个光球就射了过来。   “!?”紫苏赶紧把身子一偏,勉强让光球擦着自己的衣服飞了过去,在身
后的墙上轰出一个大洞。   “呀!”雅典娜举起手喊了一声,自己便化作一连串的残相从紫苏面前穿过
强墙洞瞬移到了屋外。   “呵呵,想跑?雅典娜,你这个样子跑不了多远的~ ”紫苏回过头笑了笑,
然后便转身追了上去。   2 分钟后。   “啊……啊……不行了……拳崇,师傅……”麻宫雅典娜奋力跳上了十几米
高的石阶,然后终于支持不住跪倒在了地上。   “哼,雅典娜,我说过你跑不掉的了~ 乖乖跟我回去,做我可爱的……SM玩
具吧~ ”紫苏在雅典娜的前面轻快地落下,然后转过身用嘴唇吻了吻手中的绳子
笑道。   “什……什么?不……不要……”麻宫雅典娜在意识消失前摇着头低声地喃
道,然后眼前一黑,便趴在了地上。   ……   “呜……”不知道过了多久,麻宫雅典娜慢慢睁开了眼睛。   “呜?!……呜……”雅典娜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小嘴已经被一条红布给勒
的死死的,无法呼喊,再一看自己的身上,双手被反吊在身后捆在一起,手腕处
的绳子往上拉套在脖子上,稍微挣扎一下就会把自己弄的喘不过气来,本来并不
算特别丰满的胸部因为乳房根部被绳子上下夹着硬是给压的夸张地凸了出来,光
滑修长的双腿也被绳子上下十几道紧紧地捆在了一起,一丝也分不开,玻璃罩的
内壁上还伸出很多条白色的缆线缠住她的身体,往四周拉的绷直,将她的身体离
地10公分的给固定起来。   “怎么浑身无力……好奇怪……我这是在哪?”雅典娜想动一下都做不到,
只看见缠在自己身上的缆线和包着自己的玻璃罩在微微地发着光。   “呵呵,我的小懒猫,终于醒了?”紫苏一下从镜子前面闪了出来,原来雅
典娜正是被禁锢在了镜面后面的那个玻璃容器里。   “呜!……”雅典娜看见紫苏,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又开始呜呜的挣扎
起来。   “雅典娜小姐,别浪费力气了,这个玻璃罩你是弄不坏的,而且你现在身上
的能量都被吸的差不多了,就是想挣开绳子也办不到。”紫苏微笑着将手放在了
玻璃罩前的一个竖起的一米多高的圆球上,上面积蓄了从雅典娜身上吸来的能量。   “啊……真舒服……你的能量我就收下了~ ”紫苏闭上眼睛让能量逐渐进入
自己的体内,脸上一副很享受的表情,而麻宫雅典娜只能睁大眼睛在玻璃罩里发
出不甘心的呜呜声眼睁睁地看着紫苏把自己的能量抽走。   “呵呵,我喜欢你的这种表情,不过吸能量的速度似乎太慢了点……”紫苏
说着转动了圆球侧面的旋钮,缠在雅典娜身上的线缆一下猛地收紧了一圈,发出
更加强烈的光芒。   “呜呜呜!……”雅典娜样起头大声的呻吟起来,体内的能量就象决堤的水
一样被以刚才3 倍的速度吸了出来。   “啊啊啊……我的能量……好难受……啊……”没过多久,雅典娜身上本来
就不剩多少能量便被吸的一干二净,整个人象虚脱了一样,香汗淋漓,面色有些
苍白的低下头娇喘着。   “呵呵,不好意思,这下调的似乎又太快了些呢?”   紫苏吸完能量,将旋扭调回原来的刻度,踱回装置正面的时候,发现镜面上
出现了几行字:   猎物附带特殊属性:超能力
  强化武器生成中……   “?……这个是……等等,应该有印象的……”紫苏努力回忆着昨天时不时
在自己脑子里闪过的那些影象片段,这时候,镜面上出现了一捆微微发光的红色
绳子,掉到了紫苏的手上。   这时候镜面上又出现一行字:   类别:绳子
  附加特性:自动捆绑,自动收紧,韧性提高25%.   “哦?有趣,好象能省掉不少麻烦呢?”紫苏用手拉扯着绳子,发现除了韧
性真的不错以外,似乎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自动捆绑是吗?好,那就先把我捆起来吧~ ”紫苏说着,在心里想着捆绑
自己的大概方法,手中的红绳便一下舒展开来,象一条灵蛇一样瞬间便缠住了她
的全身,将她的双手拉到身后,也是和雅典娜一样的背手拜观音的姿势,穿绳扣,
系绳结,绳子飞快地自己运做着,几道绳子在紫苏的双峰跟部转了几圈收紧,然
后是两道绳子穿过下身,连接背后的绳子,勒进紫苏的阴唇之中,接着,那双穿
着黑色吊带丝袜的双腿也被绳子一圈圈的从上到下以三圈为一个单位挨在一起,
然后中间竖着转几圈形成“8 ”的样子将双腿间的空间收到最小这样快速的捆了
起来,整个过程不到2 秒的时间,紫苏就被红绳给捆的动弹不得。   “真厉害……不过不怎么过瘾呢,给我收的再紧点~ ”紫苏话音刚落,全身
的绳子就猛地收紧了一圈,绳子和皮衣高速磨擦发出特有的声音。   “啊……”紫苏闭上眼睛娇吟一声,乳房和蜜穴被勒着的感觉更加清楚了。   “再紧点……再紧一点!……啊啊啊~ ”紫苏兴奋地娇叫着,绳子又马上勒
进她的身体里几圈,把她的一对乳房勒成了两个大气球似的鼓胀不堪,而下身的
那两道绳子更是深深地勒进了那条肉缝之中,带来强烈的刺激。   紫苏的腿被绳子勒的一下站不稳,整个人象后倒在了床上,大腿上两截绳子
之间的肉被勒的一块一块地凸起,全身看上去就象个被扎的很紧的肉粽一般。   “啊……再紧点……啊!……”紫苏在床上享受着被极度紧缚的快感,弓起
身子不停地扭动,尽情大声的呻吟着。   “好刺激……来,把我的嘴也给勒住,让我再也叫不出来……呜!”紫苏话
没说完,就见眼前飞起几道绳子,一下就将她张开的嘴一圈圈的一直勒到根部给
封了起来。   “呜……呜……”紫苏满意的在床上呻吟了几声,过了一会,被绳子勒到极
限的身体,尤其是乳房和手臂上因为血液循环不畅而开始发紫,而紫苏的脖子更
是被绳子勒的明显地陷进去一截,呼吸非常的困难。   “呜呜……”紫苏因为缺氧而觉得更加刺激,这时候身体的感觉似乎也更为
强烈,她愉悦的在床上继续地扭动那性感的身体,让绳子在挣扎中一点点地收的
更紧。   又过了一段时间,紫苏的全身都开始发紫,她美丽的脸也变的毫无血色的苍
白起来,这时候紫苏想松一下脖子处的绳子以便让呼吸顺畅一些,刚想开口,才
想起刚才已经叫绳子把自己的嘴给封了起来,根本不可能发出什么命令,也就是
说,她现在必须自己把绳子给解开!   “呜?!……”紫苏试着拉了一下手臂,连在手腕上的绳子马上把她的脖子
又勒紧了一些,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看来要想挣脱出来还没那么容易,这回紫
苏算是真正的作茧自缚了,如果她被这样捆的再久一些,恐怕就会因为缺血而导
致肌肉坏死,或者是在挣扎中被收紧的绳子给活活勒死……   那一边,KOF 大赛正在进行,超能力队因为麻宫雅典娜的失踪人数不够而自
动弃权,正在对阵的双方是由不知火舞、金和坂崎尤莉组成的女子队和尤薇丝、
麦卓及山崎龙二这三个大蛇“八集杰”成员组成的“虐待狂”新组合。   第一战,不知火舞对薇丝,薇丝正跳过飞来的扇子朝不知火舞扑了过去。   “龙炎舞!”穿着超暴露性感忍者装的不知火舞大喝一声,身体向后一个高
高翻起,掀起一道炽热的火墙,将半空中的薇丝轰个正着。   “啊!……”薇丝的身上带着细密的火星摔在了地上,不知火舞落地后马上
冲了过去,朝还没站稳的薇丝就是一记性感的踢腿。   “哼……”薇丝的嘴角微微一咧,将不知火舞踢过来的腿牢牢抓住,然后栖
身向前,抓住不知火舞的脖子,一路拖着向前高速冲去。   “天国滑行!”薇丝扣着不知火舞的脖子一路将她拖到了场边,然后用力向
上一甩,将不知火舞抛向了空中,接着自己纵身一跃,双手抓住不知火舞的蜂腰,
让她大头朝下的往地下摔去。   “啊!!”不知火舞发出一声惨叫,被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舞!”场下的金和尤莉焦急地喊出声来。   “哼,大乳牛,认输吧,你的本领还是适合在床上被人骑着的时候发挥~ ”
薇丝望着双手撑地,正在挣扎着想站起来的不知火舞大笑起来。   “超必杀忍蜂!!”不知火舞抬起头,一个翻身跃起,用尽全力发动了超杀,
全身包绕在强烈的火焰之气中朝薇丝撞了过去。   “哦?!”薇丝赶紧双手交叉硬挡下了这一招,整个人被不知火舞向后冲出
了十几米远。   “好痛啊……该我了吧?”薇丝说着,用自己那双穿着黑丝的美腿将不知火
舞的头夹在了股间,然后猛地往后就是三连翻,将不知火舞重重的头朝下撞在了
地上。   “啊!呀!噢!!”不知火舞惨叫了三声,从地上弹起来落了回去,趴在地
上再也动弹不得。   “舞!”金从围栏中翻了进去,朝薇丝冲去,但是一个俏丽的身影一下挡在
了面前。]   “呵呵,金,想救不知火舞啊?先过我这关吧?”眼前这位一头金发,留海
微微盖着眼睛的正是麦卓。   尤莉也冲了进来,但是同样被山崎龙二挡住。   “小妹妹,老子陪你玩玩吧?”山崎龙二弯下腰阴深地笑道。   “呸!闪一边去,大变态!”尤莉一脚正踢在山崎龙二的脸上,紧接着朝肚
子上就是一拳,然后又是一拳向上轰在了山崎龙二的下巴上,整个人向上飞了起
来。   “空牙!!”尤莉娇叱一声将山崎龙二轰的向后飞了出去,山崎龙二在空中
打了一个转,却没事一样地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   “哼……很凶嘛……”山崎龙二抹了抹嘴角的血迹说道。   “给我让开!”尤莉双手合在一起,正在继续力量。   “妈的,敢把老子打的吐血?我虐死你!”山崎龙二舔了舔手上的鲜血,朝
尤莉冲了过去。   “霸王翔吼拳!!!”尤莉大喝一声,双掌向前伸出,将一道巨大的能量波
发了出去。   “倍返!!”山崎龙二不躲不避,单手抓住能量波转了个圈,竟然将它转化
为深红色威力更大的光球朝尤莉扔了回去。   “什……什么?”尤莉惊讶地赶紧跳起来闪避,右腿却被山崎龙二在根本不
可能够到的距离外抓住扯了下来。   “啊?!怎么可能?”尤莉摔到了地上,她感觉那一瞬间山崎龙二的手好象
突然伸长了一样,还没等她爬起来,山崎龙二已经闪到了她的身后,一手将她的
双手拉过头顶拧住,另外一只手抓起了她的左腿将她举了起来。   “放开我!”尤莉在半空中挣扎着喊道。   “啊!!!!”尤莉被猛地往下面拉去,然后下身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楚,她
急坠的身体正被山崎龙二的膝盖用力地轰在了脆弱的阴部。   “啊啊啊!!……”尤莉全身痛的抽搐起来,在不停地打抖,但是山崎龙二
只是刚开了个头而已,她将尤莉面朝下按在地上,将她的双手拉到身后和左腿压
在一起用他的大皮鞋踩住,然后拉起尤莉的右腿,猛地向上一扭一扯。   “啊啊!!”只听喀嚓一声,尤莉的右腿已经被扭的关节错位,痛地她再次
惨呼起来。   接着,山崎龙二把尤莉翻过身来,双手拉过头顶用一只脚踩着,双腿并拢用
另一条腿踩在脚踝处,双手突然快速地挥动,象蛇一样劈头盖脸地朝尤莉的脸上
和身体打去。   “啊!!……呀!……”尤莉被雨点般的攻击打的身上到处都是拳印,高耸
的双乳被重点照顾打的朝两边弹去。   “尤莉!”正在和麦卓缠斗的金听到尤莉的惨叫声回过头望了一下,结果一
分神,被麦卓一个密集的手刀将身上的酒保服划的四分五裂,只剩下里面的白色
内衣和内裤。   “啊?!”金双手捂着胸部半跪下来,被薇丝从后面偷袭一掌劈在脑后,昏
了过去。   “啊!!!”那边,尤莉还在被山崎龙二蹂躏着,全身的衣服破烂不堪,紧
身裤上多处撕裂,山崎龙二将尤莉胸前的衣服连胸罩一起一把扯掉,露出了那对
被打的满是淤伤的乳房。   “不要!……”尤莉被山崎龙二用刀划破了下身的裤子,挑开了白色的内裤。   “老子今天当场奸了你!”山崎龙二说着,将尤莉的双腿盘起来,双手拧到
身后用皮带捆住,然后坐下来,将尤莉抱在怀中,拉开裤链将老二放了出来,对
准尤莉那粉红的穴口硬生生地捅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尤莉痛的仰起头凄厉地惨叫着,山崎龙二用手按住
了她的嘴,对准她的左乳,一口咬了下去。   “呜!!!……”尤莉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眼泪都飙了出来,一股血
丝顺着山崎龙二的嘴角往下流去。   “山崎龙二,当心可别把这个小妹妹给玩死了,留着她们还有大用的。”麦
卓走到山崎龙二的身后说道。   “闭嘴,我自有分寸,你们带着那两个女人先回去吧,我料理完这个不知天
高地厚的小丫头,随后就到。”山崎龙二一边大力地在尤莉的蜜穴里抽插,一边
不耐烦地大声喊道。   “好,那我们回去等你,薇丝,我们走。”麦卓走过去背起昏迷中的金,对
薇丝说道。   山崎龙二的身后很快就没了声音,现在只有尤莉那动听的呻吟声,山崎龙二
在尤莉的小穴中抽插了几百下,终于将自己的精液喷射到了尤莉的体内。   “啊!……”尤莉最后惨呼一声,痉挛了几下便昏了过去。   “哼,到底还是太嫩,几下就被搞昏了,一点也不过瘾。”山崎龙二悻悻地
站起身来,将尤莉扛在肩上,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比赛场。   在“八集杰”的老巢,不知火舞被绳子将双手在背后交叉着捆在一起,手腕
上还带上了手铐,面色绯红地在轻轻地呻吟着,麦卓手里拿着已经空了的注射器,
脚下是一整盒的春药和肌肉松弛剂。   “啊……啊……”不知火舞半闭着眼睛,浑身无力地坐在地上,身后的薇丝
正在用手撑着让一条蛇钻进了不知火舞的蜜穴之中,而且还在不断地慢慢深入。   “呀!……”蛇身突然扭动了一下,在蜜穴里翻腾起来,不知火舞被搅的抬
起头大声娇叫起来,蜜穴里流出了一些白色半透明的汁液。   在她们身后,穿着性感内衣的金双手被拉过头顶,用绳子捆着,再用镣铐锁
着用锁链吊了起来,双腿被分开锁在两边的柱子上,还在昏迷之中。   “还有几个,相信七枷社那边应该也会很快抓到。”麦卓双手插着腰,看着
呻吟中的不知火舞笑道。   金家潘队的李珍珠正穿着蓝色的露脐T 恤和牛仔裙在街上溜达,突然听见有
人喊抓小偷的声音传来,接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孩撞了她一下,手里拿着个女式背
包跑进了一条小巷里。   “别跑!”正义感直追金家潘的李珍珠见到这种事情自然不会放过,也跟着
追进了小巷之中,不过进去之后,除了丢在地上的背包外,根本没有人影。   “奇怪……我明明看见……”李珍珠正在迟疑当中,突然发觉身后有人靠近。   “你……七枷社?你竟然跟踪我?我们两队的比赛明天才开始,怎么,已经
等不及了?”李珍珠双手交叉在胸前说道。   “的确,没必要等到比赛了,我们要借你的身体用一用,就在这里解决吧。”
七枷社高大的身躯慢慢地逼了过来。   “身……身体?你什么意思?无耻……”   “等下把你收拾了,接下来的事无耻不无耻也由不得你。”七枷社面无表情
的说。   “那你就试试看吧!”李珍珠的脚下聚起全身的斗气,一跃而起,朝七枷社
的脑门踢去。   “哼……”七枷社的眼睛突然变成了蛇眼一样,双拳顺着李珍珠的腿击了出
去。   ……   “呜……”在另一个地方,身着蓝色吊带连衣短裙的藤堂香澄倒在地上,嘴
被白色的胶布给封上了。全身被密密麻麻的绳子捆成四马攒蹄的样子,夏尔米单
腿踩在她的身上,正在将绳子收紧打结。   “好了,又一个……藤堂香澄,你的合气道也不过如此。”夏尔米捆好人,
用手整了整脑后那条分开两道的头发,得意地笑道。   “谁?出来!”夏尔米正笑着,突然收了声,双手交叉划出一道弯月形的电
光,朝隐藏在屋顶上的人射去,只听见屋顶上传来放电的声音,电光击中物体放
出短暂而耀眼的亮光。   一个矫捷的身影落在了夏尔米的面前,是一个扎着马尾的蓝发女孩。   “哦,原来是莉安娜,你一直在监视我吗?”夏尔米将一只手插进口袋里笑
了笑。   “最近的女子格斗家失踪案件已经引起了军方的怀疑,我的确是奉命来监视
你,而且看来没有找错人。”莉安娜戴着一双黑色的手套,身上穿着的是那套熟
悉的绿色短衣裤和厚底军靴。   “呵呵,不错,如你所见,人的确是我们抓的,那又如何?既然被你发现了,
你今天就别想再回的去。”夏尔米说着单手插腰,朝莉安娜走了过去。   “夏尔米,今天你才是走不掉了!”莉安娜英姿飒爽地摆好架势,朝夏尔米
冲了过去。   “月光锯!”莉安娜的右手一挥,手刀上带着凌厉的斗气闪出象军刀一样耀
眼的光辉,夏尔米腰间的衣服被划出一道口子,以微小的差距避开了这一击。   “嘿!”莉安娜趁夏尔米重心偏移,脚跟未稳,迅速的倒地就是一脚,不过
被夏尔米向后翻滚,以手撑地躲开了这一招。   “身手不错啊,到底是军人吧?”夏尔米笑道。   莉安娜没有答话,紧跟着起身追了上来,两个人瞬间又对了十几招。   打着打着,突然一个悬浮的电球出现在莉安娜的面前,莉安娜抽手不及,右
手正好刺进了电球之中。   “啊!……”电球立刻爆开,莉安娜的全身马上被电的痉挛起来。   “雷光腿!”夏尔米这时候趁机想前旋转着身子,双腿上包绕着电光并在一
起,朝莉安娜踢了过来。   “呃……”莉安娜的右手受了伤,只好用左手护在前面硬挡下了这一招。   “呀!……”一阵放电的声音之后,莉安娜的右手上冒起一阵轻烟,额头上
汗珠密布,跪在了地上。   “呵呵,很痛是吗?你的两只手都暂时不能用了,还是乖乖地坐在那束手就
擒吧~ ”夏尔米用手托着下巴笑道。   另外一边,李珍珠的小嘴已经被自己的内裤堵上,双手并在身后被绳子捆在
了一起,上身的衣服被拉到胸部以上,下身的牛仔短裙则被退到了膝盖处。   “呜!……呜!!……”七枷社一手捏着李珍珠的右乳,一手撑着她的腰部,
将她按在墙边,正在用力地抽插,精液和蜜汁顺着李珍珠的大腿慢慢地流了下来。   “怎么了,你刚才不是很有自信的吗,再多叫两声给我听听吧!”七枷社笑
着腰部向上猛地一用力,将李珍珠整个人都顶离了地面。   “呜呜呜!!……”   ……   “哦?!……”夏尔米被莉安娜一脚踢中下巴,向后一翻,重重地摔在了地
上。   “哼,就象一只受了伤的小野兽……”夏尔米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站了起
来,看着半跪在地上,正在娇喘着的莉安娜说道,虽然处于绝对劣势,但是莉安
娜的双眼里依然充满了斗志,正在冷冷地盯着夏尔米。   “你的这副表情真是迷人,我想山崎龙二那个大变态看到这种表情,一定会
很喜欢的……”夏尔米的双手上聚拢了电光,朝莉安娜一步步地走了过去。   “这是最后的一招了,安静地睡觉去吧,莉安娜小姐……”夏尔米轻轻地说
道,遮住眼睛的头发被斗气掀了起来,露出那双变的和蛇一样的眼睛。   就在这时,夏尔米伸出去的右手突然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抽了一下,向下坠去。   “什么人?!这是……”夏尔米转过身来,看见一个手持长鞭的女人从天而
降,几道鞭影过后,夏尔米的上半身已经被鞭子给缠了起来。   “呃?……”夏尔米正在挣扎,突然一个包着红头巾的男子从自己身后破墙
而出,一把就将夏尔米扑到了地上。   “乘马机炮拳!!”那男子举起巨拳喊到,接着,雨点般的拳头便一刻不停
地落到了夏尔米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由于挥拳的频率太快,夏尔米的身体被
轰的快速地上下弹来弹去,自己的呻吟声也变成了一连串紧密无间的娇叫声。   “莉安娜,你没事吧?”那个拿鞭子的女人问道,原来突然出现的这两人正
是赶来支援的莉安娜的战友,薇璞和拉尔夫。   “我没事。”莉安娜站了起来,走到两人面前行了个军礼。   “啊……啊……”夏尔米全身被打的到处都是拳印,躺在地上发出断断续续
的呻吟声。   “好吧,我们先把她带回去,然后再慢慢地审问。”拉尔夫说完将夏尔米扛
上肩膀。   “等一下,她怎么处理?”莉安娜用眼睛看了看在地上用力挣扎着的藤堂香
澄。   “把她一起带回去吧,这件事情暂时还不能让外界知道,等事情结束了再放
了她。”拉尔夫朝薇璞使了个眼色,薇璞便微笑着拿着鞭子走了过去。   “呜……”藤堂香澄抬起头用求助的目光看着薇璞,希望薇璞把自己身上的
绳子解开。   “抱歉了,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回去,先委屈你一下了~ ”薇璞单手插腰,
弯下腰来用折在一起的鞭子托起藤堂香澄的下巴诡异地笑了笑。   在海岛别墅的房间里,紫苏还在自己的床上挣扎着,绳子深深陷进了她的肉
里,全身都因为被勒的太久而发紫,紫苏的呼吸几乎不能进行,眼睛睁的大大的
象一条将死的鲤鱼在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呜……”紫苏的下身早已经湿成了一片,现在的她已经完全不能呼吸了,
如果不是被绳子勒着嘴,舌头恐怕早已经吐了出来。而那对可怜的乳房,已经成
了两个紫色的大皮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紫苏的身上被活活勒断下来,滚落到
地上。   “好……难受……我快……死了吗?……”紫苏感觉自己的视线都开始模糊
起来,全身已经没有感觉了。   这时候,绳子似乎感觉到了主人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在没收到主人命令的情
况下,竟然自动解开了。   “啊!!……啊!……”紫苏被解开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捂着脖子大口大
口的喘气。她的全身现在全是深深的勒痕,双腿几乎没法动了。   “太……刺激了……但是差点变成一具艳尸……好危险……”紫苏看着手中
几乎浸透自己汗水的红绳,一边娇喘着一边庆幸地笑道。   运气治疗休息了一段时间,紫苏终于缓过劲来,她走下床,来到了麻宫雅典
娜的面前。   麻宫雅典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睁开美丽的大眼睛无助而羞愤地看着她,
几乎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扭了扭身子,雪白的胳膊和光滑的美腿仍然被绳子
牢牢地捆在一起,融入了她那令人心动的完美身体曲线的整体之中。   紫苏放心地微微一笑,欣赏了一下雅典娜被捆绑着的美丽姿态,便转身来到
了镜面前。   “好吧,看看下一个会是谁?……”紫苏将手伸进了镜面,接着整个人都穿
了过去。   “选择模式:随机
  猎捕区:铁拳
  目标:格斗美女”   紫苏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发现自己竟然是从一家珠宝店的落地长窗里走出来
的,正当她搜索目标的时候,一枚火箭弹竟然从她左边直飞过来。   “?!什么?!”紫苏连忙伏下身子,火箭弹从头顶呼啸而过,紧接着便是
一阵爆炸。   硝烟过后,一位穿着蓝色紧身皮衣的高个金发女子和一位穿着红色旗袍的黑
发女子从墙后面闪了出来,开始了跑动中的枪战。   “尼娜和安娜?原来是那两个永远有打不完的架的问题姐妹??”紫苏站起
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打了一会,两个人还是难分难解,这时候,大队的警车终于赶到,两姐妹互
相瞪了一眼,便朝两个相反的方向逃去。   “该死,下次一定要把那个臭姐姐给宰了~ ”安娜回到家,正要开门,突然
脚下好象踩到了什么东西。   一阵巨响过后,安娜从10米开外爬起身来,看了看门前那个冒着黑烟的大坑。   “上次是C4,这次是地雷??……你这个臭婊子要是落在我手里,一定要把
你虐的生不如死!!~ ”安娜狠狠地跺了跺脚,朝已经少了门口和一面墙的家里
走去。   “安娜!”   这时,候紫苏突然闪到了安娜的身后。   “?你是谁?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安娜转过身,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穿着
黑色暴露皮装的美女。   “哦,红色的白边旗袍,胸前一个心形的镂空,还有半透明绣着花纹的长筒
丝手套、红色长筒丝袜还有20cm的高跟鞋,真是超级性感呢~ 你穿成这样,是不
是怕没有男人打你的坏主意呢?”   “哼,你是谁?到底跟到这有何目的,该不是就为了说我穿的性感吧?”安
娜双手交叉在胸前傲慢地问道。   “我叫紫苏,这样的穿着正好是我喜欢虐的类型呢~ 我要把你抓回去慢慢地
调教你~~”紫苏两眼放光地将红绳咬在嘴里媚笑道。   “哦,是吗?听起来很有趣呢,想玩SM?来吧,过来抓我啊~ 要是抓住了我
随便你怎么玩都行~ ”安娜双手交叉地按在自己的胸前,“S ”形的扭了扭身子
半闭着眼睛做出一副很性感的样子。   “呵呵,先不用这绳子,要亲手慢慢地把你捆起来才好玩……”紫苏说着,
将红绳收到腰间,然后空手朝安娜走了过去。
(2)   紫苏在距离还有2 米的时候突然一个箭步上前,双手就朝安娜的右腕抓去,
安娜将右手一抽,转身一掌朝紫苏的脖子劈去,但是被紫苏一弯腰避过了。   “啊!……”安娜呻吟了一声,小腹已经被起身中的紫苏用手击中,不由得
弯下腰来,紫苏趁机抓住安娜的双手腕,一个前空翻一下反骑到了安娜的背上,
将安娜的双手拉过头顶强行反扯到了背后。   “呀?!……”安娜被紫苏骑在自己的背上,却毫无办法,双手被用力地拉
直,非常地痛。   “呵呵,如何?安娜,投降吗?”紫苏骑在安娜的背上突然用力向后扯了一
下安娜的双手笑道。   “啊!!……哼,休想……”安娜忍着痛向前迈出了几步,尖声叫道。   “哦?好吧,那我们就再玩玩。”紫苏媚笑着收起右脚,将尖利的鞋根对准
安娜高高翘起的性感屁股狠狠地戳了下去。   “啊啊啊!!……”安娜痛的仰起头尖叫起来,突然一个前翻将毫无防备的
紫苏背对着地面反压在了身下。   “啊?!怎么回事?”紫苏只觉得一阵头晕,自己就被安娜反压在了身下,
双手反被安娜给扣住,双腿对着天空没用的挣扎着。   “哼,现在我要把你刚才送给我的加倍奉还~ 哈哈哈”安娜的眼睛里闪过恶
毒的目光,大笑着用双腿夹住紫苏的身体,然后双手猛地用力。   只听“咯拉!!”一声,紫苏的双手就好象被生生拉断了一样,剧痛无比。   “啊!!……”紫苏的一双修长的美腿在半空中扑腾了一下,大声地尖叫起
来。   “哈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很过瘾呢?不过更过瘾的还在后面呢。”安娜站
起身来,双手交叉在胸前,用高跟鞋踩着紫苏的屁股笑道。   “啊……啊……”紫苏趴在地上,随着鞋根的旋转呻吟起来,虽然她全身的
关节都很柔韧,双手没有脱臼,但是已经用不上力气了,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安娜将紫苏拖进了自己家里卧室对面的房间中,然后笑着对紫苏说道:“这
间屋子本来是给那个混蛋姐姐准备的,看来要先用来招呼你了~~”   紫苏抬头看了一下屋子的布置,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性虐待拷问室!各种绳
子,锁链,口塞,假阴茎和其它工具挂满了墙壁和架子。   安娜将紫苏靠在一根立柱上,将双手扭到身后,先戴上了一副手铐,然后用
绳子背吊着捆绑起来,将手腕的绳子拉出来勒在纤细的脖子上,接着,便是身上
漂亮的鱼网缚,将紫苏本来就被皮衣收紧而曲线傲人的身体勒的更加性感无比。   “哼,你的胸部还挺大的嘛?”安娜怪笑着用绳子缠住紫苏的双峰根部,然
后不停地用力勒。   “啊!……啊!……”紫苏被勒的连连发出淫绯的娇叫声,这让安娜很受用
的闭上眼睛舒展了一下身体。   “该到下面了……”安娜将紫苏的双乳勒成了两个大气球之后,用手指轻轻
地划过紫苏身上的皮衣,在蜜穴口的位置停下,然后拉开了那里皮衣上的拉链。   “哼,居然连内裤都不穿,果然是个淫荡的家伙。”安娜转身取了三根可以
充气的尺寸不一的按摩棒,对准紫苏的三个肉穴用力地插了进去。   “啊啊啊!……”毫无准备的下体突然被这样粗暴地入侵,让紫苏痛的摇晃
着身体大声呻吟起来,但是安娜听到这些似乎更加兴奋起来,将按摩棒一插到底
后,按动了另一头连着线的开关,按摩棒便快速地充气膨胀起来,将肉穴里的空
间迅速地填满,然后不停地震动。   “啊!……啊!……啊!……”紫苏仰起头,全身在剧烈地刺激下连续而有
节奏地扭动着,安娜将她穿着黑色吊带丝袜的双腿紧夹着那三根按摩棒,用绳子
十几道从上到下紧紧捆住,然后再和立柱绑在一起,这样,紫苏便被绳子完全固
定在了立柱上。   “呵呵,这下你跑不掉了,真兴奋,该怎么玩起好呢?”安娜用手托着下巴,
看着眼前在立柱上挣扎扭动的紫苏笑道,另一只手中,注射器中的催情剂正在往
外一点一点地飙出来……   在哈迪兰的临时秘密基地中,夏尔米的双手被拉过头顶用绳子和镣铐绑在一
起吊着,正坐在一张特制的狭长凳子上,双腿被绳子整齐而严密地并拢着捆在一
起,膝盖以上被锁链固定在了凳子上,脚踝以下正垫在一个不断升起的砖头一样
的升降板上,小腿与大腿之间已经被顶的在膝盖处陷了下去。   “啊!!……”随着鞭子又一次准确地抽在了她的大腿上,夏尔米的身体颤
动了一下呻吟起来,她身上的紧身衣已经被鞭子抽的到处都是撕裂口,血红的鞭
痕遍布全身。   “说,你们绑架女性格斗家的目的是什么?你们把人藏到哪去了?”薇璞将
鞭子收回到手里,单手插着腰踱到夏尔米的身边问道。   “啊……呵呵,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找她们吧……就凭你这点伎俩也想叫我开
口,真是太可笑了~”夏尔米笑道。   “哼,你等着吧。”薇璞微笑着转动了凳子边的转轴,垫着夏尔米腿部的升
降板再次向上升起了几公分。   “啊!……噢……”伴随着自己骨头的响声,夏尔米仰起头娇叫了几声,双
腿好象随时会折断的样子。   “怎么样?撬开她的嘴了吗?”这时候,哈迪兰走进了审讯室,身后跟着克
拉克和拉尔夫两人。   “哦?”薇璞转身向三个人行了一个军礼,然后看了看被自己折磨得全身伤
痕累累的夏尔米摇了摇头:“抱歉,还没有,她很顽强,而且一般审讯用的各种
药好象都对她没什么用。”   “知道了,她是大蛇的四大天王之一,没那么容易屈服的,要想让她开口,
用药的话不能按照人类的标准。”哈迪兰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老虎凳上的夏尔米。   “呵呵,还有什么花样尽管用吧,你们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夏尔米抬起头
笑道。   “克拉克,拉尔夫,接下来由你们接手。”哈迪兰说完带着薇璞离开了,然
后关上了审讯室的门。   克拉克和拉尔夫将刚才一直背着的双手移到了身前,是两个转满着红色药剂
的注射器。   “这药是一般的十倍浓度,夏尔米小姐。”拉尔夫和克拉克说完走上前一人
抓住夏尔米的一只乳房,将它们从衣服里扯了出来,然后将针头对着雪白而布满
鞭痕的乳房扎了下去。   “啊?!……呜!!……”夏尔米的浑身一阵颤动,睁大了眼睛刚想喊,嘴
巴却被拉尔夫用手捂住了。   过了几分钟,夏尔米的视线开始便的模糊起来,全身都是一股燥热难受的感
觉。   “啊……你们……给我注射了……什么?……”夏尔米半闭着眼睛摇着头轻
声喃道。   “一些春药和迷幻剂的混合药。”拉尔夫俯下身子用手撑开夏尔米的眼皮看
了一下,然后转身对克拉克点了点头。   两个人马上快速地将夏尔米从凳子上解了下来,重新将她的双手反扭到背后
捆好,用绳子吊起来,然后掀起她的超短裙,扒下了她的内裤,两个人拉开拉链,
抱着夏尔米那两条修长的美腿,将自己那根粗大坚硬地肉棒一前一后插进了夏尔
米的蜜穴和后庭之中。   “啊?!……啊!……噢!……”夏尔米马上被早已饥渴难耐的二人捅的娇
叫连连,一前一后有节奏地摇晃起来。   “说,你们把人藏在哪?”拉尔夫一边抽插一边问。   “啊!……啊……”夏尔米只是继续呻吟,却不回答。   “哼,不说就一直把你操死为止!”拉尔夫说着抓住夏尔米的右乳用力就是
一拧。   “啊啊啊啊!!!……”   ……   在“八集杰”的老巢,金、舞、尤莉和李珍珠正被固定在一个巨大圆环的周
围的拘束装置上,双手被拉过头顶吊绑着,双腿劈开分别被锁在两被的柱子上,
从地面上升起的四条粗大的蟒蛇将头和身子伸进四位美女的蜜穴中不停地抽插扭
动着,布满鳞片的蛇身上在微微地发着光。   美妙的呻吟声中,七枷社和山崎龙二正分被抱着不知火舞和金的小蛮腰,在
她们的后庭大力地抽送着,白色的精液顺着两位美女的臀部和大腿慢慢地流了下
来。   “再抓几个来,等神器吸够了能量,就可以让我们的主人苏醒了,太简单了。”
山崎龙二笑道。   “的确,在kof 比赛的掩护下出手比较容易,而且这些女人大都自信的过了
头,根本不会叫人。”七枷社瞟了一眼一边已经被自己玩昏过去的李珍珠说道。   “不过,夏尔米应该回来了,为什么还没消息?”坐在一边观看的麦卓问道。   “难道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七枷社停止了抽插,直起身子想了一下。   “没什么,我和薇丝去看看就行了,你们在这继续玩吧。”麦卓媚笑着站起
身,和薇丝一起消失了。   铁拳的世界中,铁拳大赛正在进行。   这一场正好是安娜上场,她的对手是摔交手,带着豹头面具的King.   比赛已经接近尾声,安娜快速而敏捷的动作让身材魁梧力大无比的king无处
使力,怎么抓也抓不住安娜,转眼间却又吃了安娜两脚,摇晃着身子不小心跌下
了擂台,输掉了比赛。   “哈哈,真是苯猪一头。”安娜将双手放在胸前做“S ”形扭动着身体一脸
蔑视的语气笑道。   “该死,安娜你个骚货,要是哪天栽在我手里,我让你叫个够!……”体力
依然充足的king气的在擂台下面直跺脚,要不是正好轮到这倒霉的场地,以安娜
那种蚊子盯一样的攻击力根本不可能击败他。   “哼~ 来啊?有本事你现在就冲上来奸了我,否则就快滚吧~ ”安娜朝king
勾了勾手指挑衅地大声笑道。   king巨大的身躯摇晃了一下,突然朝安娜做了个拇指朝下的手势,然后转身
离开了。   “哈哈哈,胆小鬼,滚回家去吧~ ”安娜在台上得意地插着腰大笑起来。   “等着吧,骚货……”king边走边喃着。   2 小时后,安娜坐车回到了自己的家,刚打开房门,突然一双大手从身后伸
出,将她的嘴死死地捂住,并将她的右手反扭到了身后,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后
那人抬腿一膝盖狠狠地顶到了安娜的下身。   “呜!!!……”安娜痛的瞪大眼睛浑身一阵痉挛,接着脚下一软,头被对
方的另一条腿用膝盖侧着压在了地上,然后穿着红色丝袜的左腿被扣住脚踝,往
回朝背部拉去就是那么使劲一压。   “咯拉!……”   “啊!!……”安娜惨叫一声,感到左脚的鞋跟已经碰到了自己的头发。   只一会工夫,安娜的双腿又被盘起来,对方勾着她的右腿站起身来,突然用
力地向后倒去,正压在她被盘着翘起固定的双腿上,于是又是一阵骨头的声音。   “啊啊啊!!……不要……”安娜这次前半身被压的翘了起来,双手正好被
起身的对方抓住手腕处,对方一脚踩在安娜刚被摧残过的仍然交叉盘在一起的双
腿上,扯着安娜的双手用力往后一拉。   又是一阵清脆的声响,安娜的身体被拉成一个“c ”型,手上,双腿的关节
和腰都传来巨大的痛楚。   “噢!!!……”安娜仰起头尖叫着,头顶上的面容正是不久前被自己打下
擂台的那个豹子头king!   “你尖叫的样子很性感呢,骚货,我说过会让你叫个够的……”king慢慢地
弯下身子笑道。   “啊……你……啊啊啊!”安娜还没来得及骂出声来,身体又被用力的往后
弯去。   “啊……啊……”king放开了安娜的手脚,安娜只能趴在地上,慢慢地蠕动
着身体向前爬去。   king拖着安娜的一条腿,一路朝里面走去,寻找着捆绑她的东西,找着找着,
便进到了安娜的性虐拷问室中。   “呜?!”紫苏还被绑在柱子上,嘴里塞着口球,在三根充气按摩棒的刺激
下呻吟着,猛然见创进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家伙,惊了一下。   “哈哈哈,原本只是想找几根绳子,没想到发现了世外桃源,而且还有一个
美女也在这~ ”king高兴的走过去揉了揉紫苏高耸的乳房淫笑道。   “等料理完这个骚货你就是下一个……”king说着从墙上取下一大捆绳子,
将安娜按在地上捆绑起来,她那长筒丝手套和烫金旗袍外加红色丝袜的性感装束,
让人看着和捆着都忍不住血脉喷张。   安娜的双手被扭到身后交叉着捆在一起,双腿分开成“M ”型大小腿被皮带
扎在了一起,在手腕和膝盖处用锁链吊起来,将她整个人吊在半空中,敞开的蜜
穴部位正对着king的下身,捆绑完安娜后,找已按奈不住的king迫不及待地扯下
安娜的内裤,将自己爆着青筋的独眼龙强行突进!   “啊啊!!……”king用手抱着安娜的丝袜大腿和纤腰用力的抽插起来,将
几小时前的怨气和压抑已久的性欲来了个大爆发,把吊着安娜的锁链都弄的咯咯
的响个不停。   “哈哈哈!太爽了,太爽了!~~我操死你个骚货!~ ”king仰起头吼了起来,
向打泵一样一下比一下狠,将安娜捅的是娇叫连连,全身晃的象要闪了架似的。   “噢!!……噢!!……噢!!……”安娜的呻吟声象潮水一般连绵不绝,
越来越大声,紫苏在一边看着这空前激烈的强奸场面,自己也慢慢地兴奋起来,
king下身积蓄已久的精流在安娜的体内来了个大爆发,如山洪般不断地倾泻而出,
飙的到处都是,甚至都溅到了紫苏的脸上。   安娜的身体在强壮无比的king面前是那么的娇柔,被这剧烈地连续冲击震的
不停地颤抖起来。   “啊!!……呀!!……”安娜根本说出其它的言语,在连续快速而猛烈的
抽插中只能发出急促而娇媚的浪叫声……   这时候,接到暗杀任务的尼娜正在和目标缠斗着,对方是一个使用类似卡波
拉舞蹈的动作作为格斗技的长发飘逸的修长女子,名子叫克丽丝汀,身上穿着的
是闪着亮光的金色比基尼和丝带凉鞋,舞动起来显得格外的光彩夺目。   “你到底是谁?”克丽丝汀用单手撑起身体,双腿朝尼娜扫去。   “哼,你没必要知道,今天我就是来取你的命的。”尼娜微笑着转身一个扫
堂腿,正踢在克丽丝汀那只支撑身体的手上。   “啊!”克丽丝汀呻吟着倒在了地上,尼娜趁机用手抓住她的双腿,将克丽
丝汀的右腿夹在腋下,左腿搭在右腿上用自己的脚使劲的一挤,然后转动身体,
迫使克丽丝汀跟着脚踝转过身来面朝下,这时候,尼娜抓住克丽丝汀交叠在一起
的双腿背向着站起来,然后往后下方用力地将手中的双腿坐在自己跨下用力地一
压。   “噢!!……”克丽丝汀惨叫一声,双腿的关节便招到了重创,一时半会爬
不起来了。   “啊……我的腿……”克丽丝汀单手撑起身子,用手抚摸着受伤的关节呻吟
着,突然脖子上挨了一下,便昏了过去。   “呜……”不知道过了多久,克丽丝汀睁开了美丽的大眼睛,发现自己的嘴
吧被白色的胶布给封上了。再看自己的全身,双手被反剪在身后和椅子捆在一起,
还加上了手铐,双腿交叉着叠在一起,也被绳子密密麻麻地给捆了起来,脚踝间
也被戴上了铐子,更糟糕的是,她的蜜穴里被塞进了一捆定时炸弹,用绳子勒着
固定住,诱人的乳沟里也被塞进了同样的炸弹,正在滴答滴答地跳着秒。   尼娜正双手交叉着站在她的面前,弯下腰说道:“再有10分钟,你就会被炸
的渣的不剩,好好享受最后的好时光吧~ 再见~ ”尼娜说完,转身大摇大摆地朝
敞开的门口走去,然后关门离去。   “呜!!……”克丽斯汀开始奋力地挣扎起来,将手铐和椅子摇的咯吱做响,
但是自己被捆的实在太严密,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逃脱,只能眼看着时间一秒一秒
的慢慢过去。   当尼娜走到楼下大门的时候,突然四个大铁球从天而降,朝她砸了过来,一
阵巨响和烟尘之后,四个高大的机器人从坑里站了起来。   “GUN-Jack?”尼娜认出了来袭者的身份,这是一种作为武器使用的量产型
机器人。   机器人的眼睛里冒起红光,锁定尼娜之后,挥舞着巨大的铁拳朝尼娜冲了过
来。   “哼!”尼娜双掌上下交叠在一起,伏身向前一击,便将最前面的那部jack
的胸口轰出一个大洞,零件横飞着倒了下去。   剩下三部jack冲了上来,在地面上用铁拳轰出了一个大洞,却不见了尼娜的
身影,半秒后,又一部jack的视野中出现了尼娜的脚底画面,然后便机能停止。   在尼娜破坏掉第三部jack的时候,又有6 部从天而降,将她围在了中间。   “该死,看来是缠上我了……”尼娜说着躲过了一记铁拳,还没站稳,又遭
到暴风骤雨般的连续攻击。   不断有jack从空中落下加入战斗,尼娜勉强打倒了几个,眼看着寡不敌众,
便朝刚走出来的大楼里跑去,身后的jack们紧追不放,撞穿墙壁几排几排地冲进
了大楼。   离炸弹爆炸还有一分钟,克丽丝汀香汗淋漓地还在椅子上做最后的挣扎,由
于用力太大,手腕和脚踝都被手铐磨出了血印。   “不……不要……”克丽丝汀看着秒数朝20走去,焦急地喊出声来。   这时候,尼娜突然撞烂大门滚进了屋里,没等克丽丝汀明白是怎么回事,身
上的炸弹便被尼娜用小刀割断绳子给取了下来,然后朝门口刚刚冲到的jack们扔
去。   两声巨响过后,整层楼的窗子全被震碎,火光从窗户中射了出来,尼娜和克
丽丝汀被爆炸的气浪掀出窗子,落到了楼下的游泳池中。   尼娜爬上岸来,用手理了理头发,在她的周围,不断有机器人的残片坠落下
来。   “呼……结束了吗?”尼娜看了看在水中因为被捆着无法浮上来的克丽丝汀,
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被活活溺死。   突然,从一楼飞出了两部jack一个抱双手和身体一个抱腿将毫无防备的尼娜
一下困住,然后四部受伤的jack接着从天而降,落到了尼娜的面前。   “该死,放开我!!”尼娜再怎么挣扎一时间无法摆脱两部机器人的手臂,
肚子上被巨大的机器手狠狠地揍了一拳。   “呜!!……”尼娜睁大着眼睛,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接着,对方又补了
几拳,将尼娜打的全身都软了下来。   “啊……呜!!……”尼娜被松开跪在了地上,鲜血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只见她身后的jack腰部伸出了一根金属的大棒子,然后突然象机关枪一样
“哧哧哧哧”的快速抽插了几十次活动了一下。   “呃?”尼娜的双手被身后的jack抓住,向上拉起绕过jack粗短的脖子,在
脑后伸出镣铐扣死,接着,尼娜的双腿也被弯曲着大小腿并在一起,被分别扣在
了jack的腰部和大腿上,那根机器阳具上小下大,全部通进了尼娜的蜜穴当中。   “混蛋,放开我……”尼娜的下身被异物侵入很不舒服,扭动着无力的身体
喊道。   jack的眼睛甭射出一道耀眼的红光,通入尼娜蜜穴里的那根金属阳具便象刚
才那样,以10下/ 秒的速度象机关枪一样夸张地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尼娜的呻吟声也跟着向机关枪的子弹一样
响个不停,身体被捅的象发抖一样剧烈地颤个没完。   其他的jack将游泳池里快要窒息的克丽丝汀捞了起来,几下扯掉了她身上的
绳子和手铐,将她象尼娜那样固定在了身上,同样也是机关枪抽插伺候。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克丽丝汀的嘴还被胶布封着,所以只能
一边痉挛一边发出不间断地呜呜声。   “目标捕获完成,返航。”众jack将双手平伸,慢慢地飞离地面,然后带着
尼娜和克丽丝汀,朝远处刚才将他们“发射”出来的母舰飞去。   安娜的家中,性虐拷问室此时已经变成了king的性虐天堂。   安娜的嘴被一个红色的塞口球塞着,半闭着眼睛无神的时不时呻吟一声。嘴
角浑浊的精液和口水混合在一起在往下流着。被揉捏的通红的乳房,大腿,下身,
到处都是一股一股在往下淌着的精液,几根粗大的按摩棒被king抓成一捆,强行
塞进了被撑的老大的蜜穴之内,连线的好几个开关被塞进按娜大腿根部的红色丝
袜里,按摩棒疯狂地震动着,发出此起彼服的蜂鸣声,她的后庭被通进了粗大的
双向玻璃导管,不停地被甘油灌着肠,她身下各种淫液和污水汗野流了一地都是。   “哈哈,轮到你了,不管你是谁,和她一样都是我的性奴了~ ”king笑着解
开了紫苏双腿上的绳子,然后上前将紫苏的双腿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用手揉捏
着紫苏早已涨的有些麻木的乳房,将余性未尽的冒着精液的青筋巨物插进了她那
个已经被按摩棒弄的蜜汁直流的肉穴之中。   “呜!!……呜!……”紫苏愉悦地呻吟起来,被催情剂刺激已久的身体终
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尽力迎合着king的重型武器。   “呵呵,原来又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好,今天我就让你爽个够!”king大笑
着加大了力度,把柱子冲撞的咯咯做响,同时,king还举起桌子上的烛台,将燃
烧的烛火正对着紫苏的两片屁股肉。   “呜?!……呜!!”紫苏被烫的惊叫起来,她感觉king正在用烛火直接烧
她的屁股而不是隔着一段距离在烤,不过,这正是她最喜欢的,来自深层痛苦的
快感,什么捕捉美女的计划,在这面前都被忘的一干二净,紫苏已经完全沉浸在
了被对方尽情蹂躏奸虐的快感之中。   一连三天过去了,king将安娜和紫苏当作性奴隶一样,除了睡觉吃饭就是轮
流的强奸她们和用房间里的各种工具进行刺激的性虐,爽的不亦乐乎。   但是,king很快就不满足于仅仅的两个性奴,他开始搜寻其她的美女格斗家,
他带上绳子,胶布,皮带等一些必要的抓捕工具和一个大袋子,甩下手中的报纸,
离开了安娜的家。   报纸上,刊登的是在铁拳大赛上刚赢得比赛的朱丽娅的照片。   铁拳大赛主办方山岛财阀名下的选手休息宾馆区,朱丽娅穿着一件米黄色的
胸衣和牛仔背心,淡蓝色的超短牛仔皮裙和长皮靴,正坐在自己的手提电脑前输
入着自己调查出的比赛数据,她的头上扎着一条有绚丽图案的头巾,侧面还插着
一根羽毛。   对于山岛财阀举办这次大赛的真正目的,朱丽娅一直有怀疑,所以就参加比
赛顺便开展调查。   “呼,弄完了,先去冲个热水澡吧~”朱丽娅站起来,舒了舒筋骨,一边脱
着衣服一边朝浴室走去,不一会,便传出了喷水的声音。   等朱丽娅洗完燥,裹着浴巾回到卧室的时候,king竟然从门后闪了出来,一
手捂着朱丽娅的嘴,一手扯掉了她身上的浴巾。   “呜?!”朱丽娅在惊叫声中裸露的玉体完全暴露在了king的面前,好似一
株出水芙蓉,鲜美欲滴。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king兴奋地大叫一声,抓住朱丽娅的双手拉过头
顶,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床上,然后自己骑了上去,任凭朱丽娅的双腿怎么乱蹬,
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这相差悬殊的力量的控制,一身武功根本就使不出来。   king压制住朱丽娅后,从身上的口袋中拿出胶布撕开,朱丽娅趁king拿胶布
放开她嘴的时候张开嘴刚想喊,就被king用手肘压住了,只发出了轻微的“呜呜”
声,然后,便是胶布的接管,将朱丽娅的小嘴彻底地封死。接着,king从带来的
袋子中拿出绳子,将朱丽娅的双手捆在一起,然后拉到床头处固定死,还戴上了
手铐,最后,king抽出手来回头压住了朱丽娅的那双玉腿,抓着脚踝处将两腿分
开,然后将双腿绕过自己的腰部,在腰后交叉着用绳子捆在了一起,在收紧绳子
的同时,掏出自己那根连续征战了三天的重型武器,朝着朱丽娅鲜嫩的肉穴中就
是一刺。   “呜!!……”朱丽娅的身体弓了起来,眼睛里充满着屈辱羞愤的目光,但
是这丝毫不能阻止king继续大力地抽插强暴她,她的力量在king面前显得太渺小
了,而且双腿被对方缠在腰上,根本无法逃避。   本来king想将她绑架回去再慢慢地奸虐的,但是这里的选手房间似乎环境不
错,也没什么人打扰,索性就在这里开战,在床上和全身赤裸的朱丽娅尽情地大
战三百回合。   “呜!……呜!……呜!!……”朱丽娅自习武以来,虽然碰上过不少厉害
的对手,但是从未受过那么窝囊地被人擒住随意强暴的奇耻大辱,在奋力挣扎的
同时,双眼还愤怒而不屈地瞪着正在施暴的king.   “哈哈哈,不错,我很喜欢这种眼神。”king大笑着双手抓住朱丽娅的纤腰,
用力将下身的巨物往上一顶,将朱丽娅整个人都顶的弓了起来。   “呜!!!……”朱丽雅被捅的昂起头睁大眼睛尖叫着,king用双手放在朱
丽娅的那对还在滴水的肉球上,使劲地掐了下去,这一下,朱丽娅的眼泪都被掐
的渗了出来。   在king第一次射精后不久,门铃突然响了,从屋里的监视器上,可以看见凌
小雨和风间飞鸟在朝摄相机挥着手。   “该死,来的真不是时候……”king说着停了下来,开始收拾残局。   过了5分钟,屋里仍然没动静,两个人起了疑心,加上听见屋里似乎有很轻
微的女人挣扎的声音,立刻四掌齐出,破门而入。   “朱丽娅姐姐,你没事吧?”凌小雨和 上一篇:【变态女友】 下一篇:【危险性游戏(新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