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鸡巴记之不要剥夺掉我继续爱你的权利】(

【鸡巴记之不要剥夺掉我继续爱你的权利】(




                (一)   「什么?林峰那杂碎消失了!嗯嗯,好!」挂断强子(一起扛过枪、一起同
过窗、一起打过炮的死党)的电话,我很郁闷,林峰没抓到。那杂碎不做硕鼠实
在是太可惜了,钻(藏)得还真快!   算他娃灵性,不然哼哼……   看来不得不让小杂碎再多潇洒几天。不过没关系,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早晚
的问题。就凭我的势力,还真不信抓不住个他!   哎,今天看来是没戏了,白捏了半天握力环,手疼!   算了,出去走走……      ***    ***    ***    ***   没奶的孩子没人疼,我就像一个无人可怜的孩子。   漫步在孤寂街头,昏暗街灯照在身上,几道森森黑影映在四周,分外冷冽。   越走越压抑,越走越不爽。   NND,本来这个时候我应该幸福地躺在自家大床上,和如烟做着关于人体
奥秘的探究,继续深入钻研老祖宗留下的绝学「洞玄子36式」,上次都练到第
5式了!   要知道第六式可是后入啊!我盼望了3年,终于有望今朝突破了。哎……现
在,现在人都没了,还破个鬼啊!   得,一切皆浮云,万事转成空!   郁闷,郁闷死了!   不行,我需要发泄,必须的!   不知为什么我突地想起了「信春哥,得永生!」这句神话,因为此时我正如
春哥一般准备「想做就做,想唱就唱。」,可惜的是我妈没叫我回家吃饭,不然
就更完美了!   「啊啊啊啊啊……月亮之上,不不,鸡巴之上,有个屄……」   我放肆的高声歌唱着,「优美的」歌声得到了很热烈的支持……   「操,谁家杀猪呢?」   「二半夜,你哭丧呢?要死滚远点!」   「小赤佬,你作死那!」   「我日你大爷!还让不让人活了!」   「王八蛋,找抽是不?」   不但如此,粉丝们热情的礼物也连绵不绝的像我送来(砸来),一时间,各
种款式不同的衣物(臭袜子、四角裤)、蔬菜(烂柿子、黄菜花)、鲜花(仙人
球、狗尾草)、食品(臭鸡蛋、腐鱼虾)等将我彻底包围,宏大的场面让我感动
的想起了「集结号」和「2012」!   最不可思议是有位狂热到极点的粉丝竟然将他家的电视机、冰箱都献(扔)
给了我,可我没敢要!(废话,十三楼啊!要了就直接去见上帝了!可佛祖不同
意啊!)   此时此景,真可谓:嚎叫与鼓励齐飞,鸡蛋共石块不绝。   情景之热烈,仿佛这一刻,我化身为他们的神——衰神!   在安乐了五只猫、四条狗、数不清的苍蝇蚊子、各种花花草草以及将N位老   大爷老奶奶送进了医院后,我狼狈地逃离了现场!   一边跑,我一边反思:「有那么难听吗?怎么不见如烟说过,每次唱歌她都
是很享受啊!难道……她的赞美只是在迎合我?」   猛然间,我背脊冷汗:「那床上的呻吟声呢,也是在迎合我么?鸡巴大其实
并不爽吗?」   肆意的发泄,不但没有让心情好转,反而更加的沉淀淀……   小跑了不知几个曲折,有些累,我手扶着膝盖停了下来。   别说,我还真是想不通,到底为什么如烟会背叛我?公司真的那么重要?钱
真的那么重要?比我还重要?(应该不会,如烟的心中我应该还是最重要的!这
我知道,别问为什么,我就是知道!)   即使重要,那为什么不先和我商量,那怕婉转的提点几句也好啊!难道一定
要背着我去出卖肉体,一定要偷才可以?(话说,告诉我我也不可能会同意!)   我想不通,真的想不通。但是想不通又能怎么样?已经离婚了!话说我好像
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一点点后悔,真的,只有一点点……(骗鬼去吧,其实是
很不甘心,很后悔!)   难道我太冲动了?哎,谁要能告诉我答案,我绝对爱他爱到死!   啊啊啊啊……烦死了!不行,老爹说过,哪里跌倒的就要那里爬起来!对!   我也要找个女人玩!   「女人,我要女人!」我按耐不住的高声呐喊。   「帅哥,你好讨厌啊,乱喊个什么劲啊,想要女人,难道本美女不美吗?找
我啊,我陪你!」一声赛过林志玲万倍的嗲声从面前传来,我的芳心不由为之一
动!   (声音好好听呦!有点……)   女人,我的面前就有一个女人,而且肯陪我的女人,声音太勾人了,看来老
天还是照顾我的,真是要什么来什么!不知道是像波多野结衣还是林志玲?雨宫
琴音还是安以轩?次一点,小泽玛利亚也行啊!再不行,范冰冰我也认了!(最
好像她!)   撑住膝盖的双手一点点在上移,腰也慢慢的直了起来,心脏已经在以每秒钟
一万转的速度奔腾跳跃,因为我知道,不久后的那一刻,我将知道答案!   我的头缓缓的抬起,目光所及处是一位侧身而立的佳人:一双一尘不染的温
莎红色小牛皮靴子(靴子不大,好秀气的小脚),两条渔网黑蕾丝长筒裤袜(包
裹着的大腿充满着弹性,并的好实,笔挺如葱),EDWIN百褶花边的迷你短
裙(哇!这个臀部也太夸张了吧!简直都能翘上天!)。   BlackQueen松紧收腰圆领蝙蝠袖衬衫(oh,mygod!我要
死了,36D,不不,是36E的一对巨峰下是只手可握的小蜂腰!),一条翡
翠的挂件(哇塞,看看那修长玉颈,那波浪青丝,不行,鼻子要流血了!)。   答案即将揭晓,下一刻我将知道眼前的佳人是多么的美丽。到目前为止一切
是如此的完美,难道我上辈子真的积了天大的福气,今生要来回报?95分?低
了,我估计不是100分也差不了多少。   我暗自吞咽了几大口唾液,眨了眨眼睛,猛的直起身来……   我看见了,终于看见了,这一瞬间,我只知道,我呆了……   女神?仙女?幸福的呆了?   你们猜?   什么,我老套了!侮辱大家的智商!这个场景早已经烂俗了,正确答案不就
是如花——一个除了脸以外100分的如花!   然后当如花一边扣着鼻屎,一边用可以媲美粪坑的臭嘴向我袭来时,我一拳
狠狠地击打在她的面门,随之吐了一口浓痰,然后再用脚狠狠的踏个爽……   (蛇二三:XXOO,你以为我是李力持?我那有这么无聊?)   你们都错了,那一瞬间,我看见了——两瓣性感勾魂的红唇;一架笔挺如玉
的琼鼻;两只似水汪汪的媚眼共同组成了一张妩媚诱人的容颜!得体的服饰,性
感的身材,诱人的气质,风情的双眸——绝对百分百的美人!(还真是她?)   美人当前,能不呆滞?(羡慕吧,我知道你们很羡慕!没事,我习惯了!)   面对如此佳人,我嫣然一笑,反身以流星般的速度划过天际……   我一边划,一边暗暗揣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苍天啊,大地啊,不带这样
玩啊!不是不美,佳人如玉,不是不爱,奈何怕怕啊!   要说我这辈子最怕见的女人,那绝对就是刚才那位!(别问为什么?我不想
说!)   我说怎么听着耳熟?还真是她!这位的消息也太灵通了,我这才刚离婚,她
就出现了!   不行,三十六计,先有多快跑多快吧!   今天的事深刻的告诉我,有些旧日的记忆看来的确不是说遗忘就能遗忘的,
不经意间就由不得你不回想起来。   经过这一出,看来新的是绝对不能再胡找了,先不说来一个如花啊石榴姐什
么的,就是被「她」再多纠缠了几下,我那饱经沧桑的小心肝非立时停止跳动不
可!   要不就到此为止,算了,别找女人了?不行,不找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非
憋死不可!还好,就算不开发新项目,除了刚刚的那位,咱还有别的旧根据地不
是!   御姐、loli、熟女、玉女、警花、空姐……   我的旧爱们,敬请等待!   因为,我方汗三又回来了!      ***    ***    ***    ***   一大早,梳着油量的背头,穿上最值钱的那套范思哲,打着鲜红的蝴蝶结,
脚踩可以当镜子用的老人头,左手一块西铁城,右手一个黄金戒。衬托着我是有
钱人,特有钱的那种!(暴发户加土老帽的合体!)一眼看上去对是帅(衰)到
掉渣!   怎么这么牛B啊?因为老子决定不再装B了,老子要牛B!   为了更牛B,我决定开宝马,对就是如烟给我买的那辆无比拉风的宝马,虽
然我很不想再开它,但是为了牛B,我忍了!   但是当我坐上它,和如烟往日的甜蜜不由自主地浮上心头,甜蜜的过后又是
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没办法,毕竟它承载了太多如烟对我的爱!   我对着后置镜笑了笑,发觉那张「牛B」的脸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和悲
伤。   哎,虽然决定了要去追寻另一段幸福,但是火热冰山般完美的如烟,我想这
辈子是怎么也忘不掉。离婚了,可她现在还好吗?是不是正和林峰那小白脸在一
起?   啊啊啊啊!结束了,都TMD已经结束了,还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我现在应
该抱着无比HAPPY的心情去追寻我的第二春!旧爱们还期盼着我去浇灌呢!   拍了拍我那涂抹了一瓶俊士帅气的脸,一脚油门到底,驾着宝马风驰电掣地
驶向了淮南大学——第一站,loli!   罗莉?loli?   怎么说呢,罗莉是loli,loli也是罗莉!   呵呵,我即将去见的loli有一个very special的名字——
罗莉。   嘿嘿,罗莉——loli,叔叔来了!   一路驶入了校园,我将车横停在罗莉所在系院门前。停好车后,从副驾驶位
上拿过了特意挑选的99支红玫瑰,又检查了口袋中罗莉最爱的rain演唱会
门票,嗯,没问题了。   深深吸了口气,举手推开车门,抬脚下了车,甩了甩发丝,抖了抖衣领,推
了推墨镜,看了看时间——嗯,离下课还有一小时零3分18秒。   我慵懒的斜靠在车身上,从四周MM夸张的呼喊声中,我知道,我很帅!   嘎嘎,怎么说呢,我也算是一只「诱人的香草」。这不,半小时不到的时间
内,我就推掉了不止个位数的搭讪,虽然其中不乏优良品种,但请放心,今天,
罗莉,我只为你而绽放。   「帅哥,好靓的车啊!」呵,这不,又一位发骚学生妹来搭讪!   抬眼望去,眼前一个大胸MM一扭一扭地走来。走到了车前,MM抚摸着一
会儿车身,转身将硕大的胸器挺到了我胸前(实话实说,中间的距离绝对没有纸
厚),我眼皮之下——胸好大,好挺!   「帅哥,载我一程啊!好不好嘛?」MM飞速眨着眼皮向我放着十万伏高压
电。   我有些短路!   「嗯……」当我即将迷失在这对巨无霸下,我敏锐的察觉了敌情。   等等,怎么好像很坚硬的感觉?呵,还有一股子刺鼻的鼠标垫味!   假,假的,绝对灌胶的!(拜托,虽然造假是潮流,但怎么也专业点吧,绝
对不是河南人。一股子烂橡胶味道,当我鼻子不存在啊!)   一头暴汗,我义正言辞拒绝了假胸MM无耻的造假勾引。   MM还不死心,开始用力甩动着那一对假胸——呼呼风声起,顽石在挥舞!   顿时,飞流直下三千尺!(我靠,老子看A片最烦石头奶!最爱就是我家如
烟那白玉圆浑得38E雪峰。哎……不再是我家了!)   「拜托,我这么帅,怎么也得用个正品吧!」我忍住将那对假咪咪捏碎的冲
动强调了她不配套!   「哼,你还帅呢!蟋蟀吧!整一土到渣的老帽,你刚从马戏团出来的吧!说
实话,不是看在宝马的份上,给多少钱姑奶奶还不来呢!SB!」小MM愤怒地
口不择言(其实我暗自揣测是不是大实话?)。   「天香国色独一人,粉黛三千皆失色!」我这么帅气的男人怎么会被这种拒
绝后的胡言乱语所欺骗!(似乎刚才每个MM都和她说的差不多!没什么好奇怪
的,什么地方养什么鸟!)   还好「众人皆醉我独醒」,那绝对是污蔑,赤裸裸的污蔑,我懂得!如烟也
懂得(最懂我的女人)!哎……   赶走了讨厌的大胸MM,我点了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继续耐心等待我可
爱的罗莉。   随着香烟在肺腑不住流动,思绪仿佛又回到了4年前的那天……   微风吹拂着杨柳,初夏的夜晚分外妖娆。   我懒散地走在石子铺成的小路上,被父母逼婚心里头不痛快,刚刚才和强子
几个痛饮了一番,有点高,头很疼,胃在燃烧,一股困意不自觉的涌向心头,回
家,赶快回家睡个好觉。   我加快了步伐,迈向我的小屋。突然,左侧耳畔传来一声——「救命啊!」
(好凄厉的声音——很高很犀利!)   我下意识的一哆嗦(我赛,三更半夜吓死人啊!),扭头看去,只见一团黑
影汹涌地朝我这边冲过来!)   妖孽!想上我身?我躲!(以我的功力,要躲过这种袭击,毛毛雨啦!   咦?怎么脚不听使唤?(喝酒误国,悔之晚矣!)   说时迟,那时快!   「嘣。」,伴随着一声闷响,那物事以迅雷不及百度之势撞进了我的怀中,
重重的顶在我的胃上……   这是什么的干活?   未待我辨清敌情,「哇……」晚上吃的那些虾虾蟹蟹再也不肯留在胃中,争
先恐后混合着酒精喷了出去。   「啊……」惊恐而清脆的尖叫声响起来!娇嫩的声音,小女孩?(扫一眼,
loli啊!不过挺有料,长的还很漂漂!)   「你怎么这样啊?啊……」伴随着她的质问,她将我一推,不偏不倚,又推
到我的肚腹上,这下可好,胃中那第二股部队立刻就倾巢而出……   呕吐之间,恍然见到女孩满头污秽,好像有点恶……   「得,洗澡之后又免费给她做了个面膜!香辣虾加二锅头再加上我的胃液,
效果应该还不错!」我有些恶俗的揣测……   「你这人怎么,啊……」第三股喷出……   「你……你……还来啊……」第四股……   「……」第五股……   也不知道到底吐了多少次,好一会后,当我终于吐无可吐后,发现她身上基
本没剩下一处还没被我洗礼到的地方,得,这个澡洗的彻底!   经过这一番惨绝人寰的呕吐,我算是彻底的灵性了!   给我一块豆腐吧,我要撞死在上面!   太伤面子了,我把女孩吐槽了!   女孩?我慌忙偷偷看去——我赛,是人是鬼?   眼前的女孩年纪很小,最多不过才十五、六岁。可整个面目上都挂着汤汤水
水,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唯有一双大眼睛在这黑夜里,如萤火虫一般闪动着光
芒……只是这股光芒也太?如一团火般的燃烧着?   安静!太安静了!除了彼此的呼吸和喘息没其他一丝声音!   气氛太诡异了,杀气!有一股凛冽到极点的杀气伴随着恶心的味道飘荡在这
狭小空间里……   怎么办?一跑了之为好?还是装悲伤,痛哭流涕的说道,哥哥我失恋了。   「你吐完了?还吐不?」突然,面前女孩平静的发问。   啊,我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嗯,应该吐完了!」我连忙呐呐说道。   跑也不是,道歉也不是!尴尬,我除了尴尬也只剩下尴尬。   小女孩也不在说什么,只是那闪动着寒光的眸子似乎更加犀利了!   又是静……绝对的安静……杀气凛冽刺骨寒!   「想让花儿长得快,肥也不能这样溉!」   「哥儿们,你太有才了,没你这样施肥的!」   「哈哈哈……」   正当我想着今晚上吃几包头疼粉时,几声幸灾乐祸,饱含讥讽而又流里流气
的声音拯救了令人窒息的尴尬。(救命灵丹啊!啵一个!)   面前必杀死——气合爆满状态的女孩,闻言浑身猛地一震,那眼里的寒光尽
数敛去,化作深深的惊惧。   只听「嗖」的一声,她已然窜入我怀中,紧紧抱住不放手(昏,我的范思哲
啊!)。   「救,救我,他们是坏人,你把我一身搞得这么惨,你一定要救我啊!必须
的!」女孩在我怀里急急地说道,声音里带着颤抖,身子也随之瑟瑟抖动。圆圆
的两团挤压着我的胸部,柔软而有弹性——别说,这年纪不大,还挺有料!(奶
子超赞,就是不知下面长了多少毛?)   「磨啊磨,磨到外婆桥!贪财,贪财!」女孩热情的胸推让我很惬意,脸上
浮现一抹淫笑,内心有点小瘙痒,不过可惜了我的范思哲……   「咦?这不是罗莉吗?」(loli?对对,该叫loli!我太俗了,改
之,改之!)   「我赛,怎么被吐槽了!小妞,报应啊!哈哈。」   「哈哈哈……」   「叫你跑,乖乖地滚过来,哥几个先带你去好好洗洗!」   「对,洗白白了好好伺候哥几个。」   不和谐的声音接踵而至,打破了我的邪念,令我大感懊恼!   只见不远的黑暗处走出几个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该被专政的混混,边走边喷着
粪。   这帮小瘪三不紧不慢,很是嚣张地围住了我和loli(能积极改正就是好
同志吗)。   「SB,赶快滚,敢吐老子马子,跑慢了废了你!」其中一个歪嘴猴腮、大
小眼、朝天鼻的牲口嚣张的对我喷粪。   一面纠结我的范思哲,一面享受loli的胸推,没空理他们!(哇,lo
li胸推的更犀利了!爽!)   「妈的,老子叫你滚,SB听见了没有?」牲口有些恼羞成怒,那张本已经
很对不起人的脸就更加对不起社会了!   「我操,我们射大说的话你都敢不听,找抽啊!」一个五大三粗的混混甲跳
了出来。   「射大?」我淡淡的问道。(狗日的,影响老子感悟loli娇柔身体的奥
秘,真烦!)   「对,射大,怕了吧?怕了就赶快滚!」混混甲以为我怕了,有些小得意。   「呵呵,今天天真黑,知道天为什么这么黑?因为天上全是牛。知道天上为
什么全是牛?因为射大站在地上吹!怕?射大,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快洗洗睡
吧……」我悄悄摆动着身体,不动声色地摩擦loli那羞死很多熟女的乳房,
一面潇洒地挥了挥手,不带走一片浮云。   境界啊!啥叫境界,这就叫境界!   下来的就是俗套了,我怀抱小loli,就像杨过抱着小龙女,轻描淡写三
两下解决了这些远差于金轮的龙套。其中稍稍多费了一点点力气,帮射大整了个
猪头妆。别说,整完后射大还有点像人了!   我的神勇应该打动了怀中loli的芳心(英雄救美都这样!),收工后,
她眼中闪烁着明亮的星星,依旧紧紧地抱住我不放。不但不放,反而抱得更紧。
不但抱,怎么还擦起脸了?(别说,擦的还真干净,呵,小美女啊!)   「呵,我说,垃圾们都解决了,你可以放手了吧?」我摸摸鼻子很是尴尬。
(别蹭了,再蹭洗不出来了!)   「谢,谢谢叔叔帮我打跑坏人,但是您还没赔我的Prada呢?」女孩明
亮的眼眸转了转,有些狡黠地看着我笑了,腔调很可怜。   「叔,叔叔?P,Prada?」我,我想死……   (我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下边绝对没毛,嘴上不牢啊!)
                (二)   我带着莫名奇妙救下,又莫名其妙被我吐了个通透的女孩带回到了自己的小
屋。(不带不行啊,杀气逼人……)   一进屋,loli就迫不及待的脱掉了Prada「制服」,内里一件很短
的棉质衫,露出胸前一大片雪白的肌肤。赞!(也是,换谁也受不了那味道!但
是还别说,真挺有料!)   看着小丫头那远胜「邻家少女初长成」凹凸有致、玲珑透彻的诱人身材,我
心里好像一把火,燃烧在……鸡巴更是如同雨后的春笋——散发出勃勃生机。   「色大叔,你往那看呢?」一种恨恨的鼻音,婉转低柔。   「看,我看什么了?」我矢口否认。(坦白从宽,牢底坐穿!要打死也不认
账才是正解!)   「得了,别装了,尾巴都翘起来了!还说没看!」声音很好听,loli很
腹黑。   「呵……」尴尬,无语……(尾,尾巴?现在的小丫头,没救了!)   「呵呵,好看吗?」见我很尴尬,loli很开心!   「好看?没发育的玩意有啥看头!」我鄙视的挥挥手。(郁闷,有也要说没
有,没有更要说没有。)   「你……」loli俏脸涨得通红,拼命的挺起有料的胸部,似乎想证明着
什么。   于是,大眼瞪小眼……   「洗澡的地方在哪?」僵持了一会儿,loli感觉身上难受,想找浴室洗
白白了。(也难怪,换谁也受不了身上那些恶心吧唧的东西,但是语气,注意语
气!)   「没有。」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救了她还不落好!我还就是不告诉你!(你
忘了是你把丫吐槽了的?)   「没有?没有你干嘛带我来这儿?」loli有些小愤怒。   「呵呵……不为什么,睡觉呗!」看见loli小愤怒,我就小开心的坏笑
着。(谁想带你来啊!)   「睡觉?你,你要干什么?」loli紧张起来了,捂住自己的胸口。(拜
托了,脏兮兮的谁看啊!)   「干什么?我要睡觉啊!明天还要上班地!不睡觉没有精神地!」小丫头片
子,我还搞不定你?(淫贱啊!你说没事我怎么就这么贱!)   「你,你无耻!」loli脸都青了!   「无耻?拜托,小小年纪思想不要这么龌龊好不好,要睡也轮不到你!」我
气死你。(我的范思哲!呜呜……)   「你,你欺负人!」loli气得转身向门口走去。   「慢走,不送!」呵呵,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咦!怎么又回来了?   「不对,你肯定也要洗澡的,啊!你骗我!」loli看来还没傻透。   「呵呵……」我笑而不语。   「你,你个臭大叔,你敢玩弄你小姑奶奶!」loli气极了,带着身上的
秽物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   「大,大叔?玩,玩弄?小,小姑奶奶?」我晕极了,一时忘记了躲闪。   「叫你玩我,坏大叔,臭大叔。」loli挥舞着粉拳鼓足了力气击打着我
的胸膛。(可惜就她那把子力气,不疼!但是挺郁闷,我啥时候玩你了?)   打了不一会儿,loli突然发现我依旧一幅老神在在、气定神闲的模样,
知道自己在做无用功,停下手来,不打了!(脑袋瓜还挺灵!)   「不打了?不打了就那里来那里凉快去,走走走,赶快走!」我赶苍蝇似地
挥了挥手。(小丫头片子,还搞不定你!)   小丫头见我一脸的无所谓,更怒了!估计是气极了,腮帮子鼓得高高的,小
嘴撅的翘翘的,恶狠狠地盯着我不放。(呵呵,随便,我不怕!)   盯了一会儿,小丫头明亮的大眼珠子在水汪汪的眼眶中,咕里咕噜的转了起
来,(丫还会思考?随便,爷的五指山专拍你这种小丫头片子!)   突然loli猛扑了上来,这次不再用手了,改用牙!   什么?没事,小牙不利,咬两口没事!不疼!(我操,说这话的人怎么不去
死,不疼,换你试试!)   「啊,啊啊,啊啊啊……你属狗的啊!」我心底忍不住叫了,别说这小姑娘
牙口还真好,估计平时没少用蓝天六必治!疼,真TMD疼!   可疼也不能喊疼啊!咱是纯爷们,B还是要装的!   我脸定的很平,一派若无其事的样子,无比潇洒地掰开了loli小脑袋,
脚下顺势一拌,小丫直接撂倒!   loli倒在了地上,我想这就应该完了吧!没想到小丫头还挺倔,猛的爬
起来,倔强的瞪着我(站直了,别趴下!)。   「你,你敢打我,我,我咬死你!」loli说着张开了小嘴,亮出了白灿
灿的两排小牙,别说,还挺齐!   「随便,不怕牙掉你就来!」我感觉我装B的功力又深了一层(天才总是在
不经意间进步!寂寞啊!寂寞!)。   「你,你等着,我要咬你的脸!」小丫头露出白白的牙齿,作势要咬。   「来啊,我这人没别的,就是脸皮厚!」我拍了拍脸。   「你,那我咬你脖子!」小丫头视线移到了我的颈部。   「来来来,正好很久没洗过哦!」我搓了搓脖子。   「那我咬你的肚肚!」小丫头又换目标了。   「呵呵,不怕崩了牙你就来!」我掀开了衬衣,露出钢铁般的六块腹肌嘲笑
着。   「哼!我……我……我咬你那!」小丫头的脸似乎红了一下。   「那?那里?」我没听明白。   「哼,就咬那里!」小丫头手指一伸,指向我的下身。(呵,鸡巴啊!)   「咳……你……你还真狠啊!」我倒吸一口冷气,毒,真毒!   「哈哈哈……你总算怕了吧!」小丫头放肆的笑了。   「怕?怕字我没学过!」我无耻地向前顶了顶胯部。(输人不输阵,脸比啥
都重要!)   「你……你不怕你掏出来让我咬!」小丫头大眼珠子转了转。   「掏就掏,谁怕谁!」我拉开了裤子拉链,露出了鼓囊囊的一团。(装,你
就装,我不信你还敢真咬!)   突然,loli躬身扑了上来,嗷的一声咬住内裤,象野猫一样将内裤撕去
一块(我的CK内裤啊!),随之没有丝毫迟疑的一口咬下。狠,真狠!(幸好
被咬住的不是包皮……这牙口,做个包皮环切都绰绰有余!怪不得都说小女孩子
牙尖嘴利呢!)   「我靠,别用牙啊!」   (请想象钓鱼)   「喂,喂喂!你真咬啊!」我快疯了!(我说你丫还真咬啊!鸡巴那是能随
便咬的吗!)   「叫你坏,叫你拌我,我咬死你!」loli咬棒棒咬的还挺顺口,一咬再
咬,叼住就不放口!(幸好丫还算有点良心,后面没下死口!不然……)   「啊……松口啊!别咬了!」我按住她的小脑袋,可是不敢使劲!(废话,
我哪敢用力啊!逼急了丫的直接下死口,我就跟性福88了!)   「不松,不松,就不松!叫你玩我!」loli得意了,齿缝中漏出的声音
别说还挺溜。(咬鸟说话两不误!高手啊!)   我急的抓耳挠腮,如果可以一定上蹿下跳一番!   「呵……你再咬你再咬蜀黍捏你咪咪!」我狂抓耳挠腮,不行,我要反击,
必须的。(我说丫还叼住鸡巴不松口,没事,你弄我中心,我搞你基本点!)   「你敢!」loli语气很轻蔑。(小丫还敢看不起我!我捏!让你试试两
手抓两手都要硬!以二换一,怎么我都赚了!)   「嗯……」这是loli被胸袭以后的娇呼!   「啊……」这是我随后的惨叫!   「你轻点嘛……好痛。」(我的抓奶龙抓手可不是浪得虚名。)   「那你也轻点!」(枪头都要被你咬断了)   「好,我们都轻些……」(知道怕了吧?丫不会也这么想吧?)   得,两个人呢就这样僵住了,你一句我半句的。   时间也在一秒一秒的流逝,loli反正是叼住鸡巴不松口,我也是抓住双
峰不放手。慢慢的她口腔内水分越来越足,充分的润滑使得鸡巴不由自主敏感的
立正了!   毛主席有诗为证: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葛格,你好温柔啊……啊……」(怎么有点淫荡?)   「美眉,我好爱你的嘴……除了牙齿……对,你舌头好灵活……」(操,我
更淫荡!)   这咬着捏着怎么就变了味道?此时此景更像是我和小loli在打一场关于
人体奥秘学的友谊赛。   我只感到鸡巴被紧紧包裹在一个湿润温软的空间内,被两排小牙不轻不重的
夹击着,一条肉呼呼、软绵绵的小香舌随着声带的震动时不时扫过肉棱,爽,别
说,感觉就是好。   鸡巴在慢慢涨大,一点点的向小丫头的喉部挺进,紧,真TMD紧(呵呵,
缓缓深喉的感觉就是好!)!   loli应该也感觉到了。丫有些不利索的说:「臭大叔,我咬都能把你咬
肿?」一边说一边伸出小尾指朝下点了点。   「呵,肿?咬肿?」我捂住了脸,无语,太无语了……   (鸡巴,那是鸡巴啊!这样搞能不肿?)   说归说,那滋味太TMD爽了,鸡巴痛并快乐着,即将爆发!   小娘皮算你恨,我这种传说中一枝梨花压海棠,玉树临风赛潘安,智勇双全
秀外慧中,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此处省略一万字)都挺不住
了,算了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为了将来老婆的幸福,我求饶吧。                 【完】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我的情人—媛】(1-5) 下一篇:【艳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