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乱伦小说  »  【月落西窗】第五卷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9

【月落西窗】第五卷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9




               月落西窗
         第五卷 第九节 水流过的季节(9上)
  莉雅开着车在人流涌动的街上平缓的驶过,男人的心中也有着如人潮涌动一
样的不平静。下意识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一双手上,男人没有再把目光移开,因
为那纷乱的心绪在这一刻,忽地又平静了下来。
  是着一双手,在清晨的阳光从叶家佛堂的窗子照进来了的时候,以张开的钳
子一样的方式,扭断了一个人的脖子。
  那是个满头白发的老妇人,在清晨的阳光要穿过佛堂的窗子照进来的了,她
和坐在她对面的男人一起睁开了微闭的眼睛。
  「你就是李家的那个小子!」用看似在问,可是口气却非常肯定的话作为开
场,这位把一头银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老妇人,开始了她和男人的对话。
  直截了当的老妇人,非常干脆简洁的对男人说出了她的想法:叶家的内部,
还有些在听的我的话。叶家所下辖的资源,我还有将近一半我在手上。我只有一
个要求,那就是留下我手中的东西,我保证在李家和叶家联合的过程中,不会设
置障碍。
  从老妇开口的第一句话起,男人就是先点头表示坐在她面前的就是她说的人
以后,男人都是静静听着老妇人说着她想的话,同时男人也非常认真的看着眼前
的她。
  如雪一样的白发,却非常罕见地有着几乎是婴儿那样红润的一张脸,一双说
话时要微微眯起来一点的眼睛,隐隐中可以看见那一双瞳孔中闪闪而过的绿色的
光点。从看到这个坐在佛像前的老妇人开始,男人的心里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在泛起,而这样的感觉随着老妇人那一点也没有苍老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的
时候,男人心中的不舒服,如水塘中荡漾着涟漪那样,一圈圈的波动着,也一圈
圈地不断的扩大着。
  在这样荡漾起来的不舒服中,老妇人的话很快就说完了,再一次仔细的看了
老妇人一眼,男人起身在佛堂中缓缓的踱着步。
  是一种什么样想法,也许是潜意识被着萦绕着自己的不舒服所支配,当男人
又踱步到老妇人的面前的时,他的一双成钳子一样的双手伸了出去,在一声听的
清楚却不是很大的咔嚓声响过以后,男人钳子一样的双手拗断了老妇人的脖子。
  这是一种部队上才有的制敌手法,只是它的设计者是让掌握了它的人,一招
就毙人之命,而不再有其它的作用了。
  如一直在佛堂中一样平静着的脸色,男人走出了香烟袅袅的叶家佛堂,跟站
在了佛堂门口脸色煞白的馨苑和凌霄说了声,下午开始发丧,男人又短短的交待
了几句一些要注意的问题,就来到叶家的正厅里。
  眼前的茶盅里已经不在冒水汽,叶家正厅的门口传来了几声低低的对话后,
脸色已经不是刚才那样白的霄凌领着一个十二三岁大的女孩走了进来。
  「洁儿,以后你就跟在爷的身边了,来,过来让爷看看你。」把半个身子掩
在自己身后的女孩轻轻地拉到的身前,霄凌对女孩说道。
  「爷。」眼睛只是看着自己身前的地板,女孩用很低的声音和男人打招呼。
  一双微微闪动着的长长的睫毛,因为少见了阳光而白白的两腮,也难以摸去
那少女脸上特有的一丝红润。不用问,这个很少在阳光下走动的女孩,就是霄凌
那个被老妇人从小就召去了身边伺候的女儿了。
  这个和霄凌有几分相像,也没有霄凌那成熟风韵的女孩,如果在假以时日的
话,一定要出落的比霄凌更加的漂亮。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现在就非常美丽了的
女孩,却如少了些什么似地,让人有了很遗憾的感觉。
  是啊,飞舞九天的彩凤没有了那一双神采飞扬的眼睛,就是没有了精神的空
洞了,盛开着的花朵却是被画在纸上,那一定要少去了最珍贵的鲜活的生气了。
  看着眼前的女孩,男人不知道自己能否是给彩凤带去双眼的人,男人也不知
道,自己要怎样做才能让失去了水分的花朵,在阳光下鲜艳欲滴的盛开。只是走
进了叶家,接纳了霄凌和馨苑,一切的不知道都已经不是理由,他只有一步步走
下去,才能让自己那踏进了叶家的脚步,不留下许许多多的遗憾。
  平生从来没有想过,让自己来主导什么人的命运,平生也不会去喜欢,把别
人的命运握在自己的手中。一个人,永远不要用自己的想法来决定他人的命运,
因为即使是神灵,也不是全知的万能,在你决定了别人命运的时候,对于你也许
就是一次失误,但对于被决定命运的人来说,他也许要用一生的时间来背负。如
果有一天,你握住了这样的权利,那你就多想一次,我不是神灵吧,或许对你可
以获得心安,对他人只是他想要的简单而平实的生活。
  蓦然间,男人的眼前闪过了大哥那在青烟袅袅的佛堂中的身影,当他的身影
和叶家佛堂中那老妇人的身影相重合的时候,男人忽地发现他们是那样的相似。
  居身于佛堂之上,是想让佛祖那般广博的体察万物生灵的智慧,也传递一些
给自己,好让自己能如佛祖一般的通达,看世间生灵的起伏与沉灭?还是想把积
压在心底深处一丝丝不断扩大出来的不安与悸动,都说给通达的佛祖来听,让佛
祖那无边的智慧,给自己一个获得片刻心安的机会?
  也许,都不是,那是佛堂里缭绕了起来的青烟,让外人一时无法看清楚他们
身影,因为无论是魔术的表演,还是街头看起来很是花哨的把戏,都是要借助于
不同种类的道具来达到目的的。
  叶家满头白发的老妇,借用着一处佛堂,借用着叶重的风生水起,从而让叶
家所有的人,就如霄凌和馨苑,即使在叶家的洗牌已经要尘埃落定,在带着男人
去见这老妇人的时候,也依然不敢去面对这个只需要男人双手不必很用力的一扭
就拗断了她脖子的老妇人,一句话,积威之甚啊。
  男人的哥哥也置身佛堂,当借用着男人这从遥远草原上来的一双手,在初步
的整合了家族内部成员后,又借着男人的这双手,开始走到了家族的外面。
  再一次看了自己的一双手,男人恍然地明白自己这个大哥,看似在执行父亲
的嘱托为男人打算,实际上却借助父亲的这样一个嘱托,而为家族延展做了许多
他本人不用出面就做到的事情。
  可是,不论大哥的真实想法是什么,也不论男人在实现大哥的这些想法时用
了哪些的方法,也还是说,就算男人从心里非常不喜欢来做这些事,但是男人却
必须去把每件事都做了。
  这是一种性格,一个想着闲云野鹤一生的人,却在骨子里融进了最传统观念
人的性格。因为凡是涉及到家,涉及到家族的事情,该他来背负的东西,他都无
法去拒绝。
  有人说,君子可欺其方。不过男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君子,但是话说回来了,
如他这样性子的人,在有些事情上根本不用那些对付君子的手段了,你只要跟他
说,这件事要你去做就行了。
  男人了解自己,可是每个人的性子里都一个任谁(包括他自己)都无法解开
的结,这也注定了在这个结上,你再怎么了解自己都是无用的。
  让男人心里涌动的东西平息下来的,不是说想通了大哥安排,也不是因为叶
家的那个老妇人就是该死,而是男人又一次看到了自己心里这个结,一个任谁都
无法打开的结。
  一棵树,就是已经枝残叶败了,但那些在树上依附管了猢狲们,还是要在这
树上爬上爬下的不肯离去,那是猢狲们还有一个想法,是这棵树也许明天就铁树
开花了。而猢狲们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你就是赶散了这一群,但那一群就很快
又跑过来。
  想要自己清净,也想断了猢狲们的念想,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树砍倒了,
什么也就都解决了。
  所有的事情都比来的时候预计的要好,倒是男人没有因此而高兴的起来,因
为此刻,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思念留在了山村里待产的母亲,这样的思念在心
里一阵阵地催促,这样的思念让男人想马上就把母亲搂在了怀里,与她最深的亲
昵,可是,现在的男人,还得把这样的思念暂时装在心里,那是有一件事情,男
人必须要先做了才行。
  车是开往首都师范大学的,先不要说还在那里上课的穆文,就是拿和她在一
起上课的脆生生的东北苞米,甜软得要粘人牙的江南糯米,想想她们男人的心都
痒的非常的厉害。然而,这些是一个方面,有一件事是男人已经在男人心里装的
太久了。
  柳姨和姨夫回了山西安顿好了,帮柳姨一起照顾姨夫的柳静,就回到了校园
里。她,也在首都师大读书,她,也是男人装在心里的,一个长久的需要自己用
一生完成的嘱托。

色小姐影院网址 色小姐 五月情色地址 五月情色亚洲图色
上一篇:我的极品小姨 下一篇:【忠贞】(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