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三十九)张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三十九)张




            (三十九)张氏花园
  绿绒上前从千儿手中接过稻草和孔明灯,从包袱中拿出一大块布,将稻草和
孔明灯放在上面。正待包起扎好,千儿伸手拿起孔明灯放进怀里。绿绒怔了怔,
珍而重之地将稻草包好,放进包袱中,看着千儿幽幽地道:「我真想看看小雨,
看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孩……」
  千儿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带有一丝苦涩的笑意:「她么~跟你平时见到的那
些邻家女孩一样,普普通通、平淡无奇,你若真见了她,一定会大失所望……」
  绿绒咬了咬下唇,叹道:「我不知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只是在想,若你也
能象这样惦记着我,我……」
  千儿笑道:「咱俩天天在一起,有什么好想的?」
  绿绒定定地看着他:「若哪天我不在你身边了呢?」
  千儿似乎很认真地想了想,说道:「自然会想你,没你在,谁能烹制出一手
好茶?」
  绿绒不依道:「难道除了这个,我就没有其他值得你怀念的么?」
  千儿笑道:「当然有!你那么乖巧、善解人意,也许还有很多值得怀念之处,
不过我要试过才知道……」说完火辣辣地盯着她凸翘的酥胸。
  绿绒脸上一红,再也懒得理他,大踏步走了出去。
  晓虹看着千儿,揶揄地道:「你俩卿卿我我,没见旁边还站着一个大活人么?」
  千儿笑道:「岂止是大活人,简直就是个大美人!要不,咱俩也卿卿我我一
下,作为补偿?」作势欲抱。
  晓虹娇笑着逃了出去,款摆腰肢是如此动人,看得他心痒痒的……
           ************
  经过这一阵耽搁,三人回到城北那片荒山野岭时,已是深夜时分。千儿心急
北风伤势,不顾夜间气温骤降,大雪纷飞、北风呼啸,决定连夜乘雕赶路。
  到第二天凌晨,千儿一行乘巨雕行经关中凤翔府,再度中途停下,依然在郊
外山区密林中降落。由于艾尔莎曾率所部,随北风在渑池城中设伏大败云梦战队,
屠杀近两千人,是恐怖南街的策划者和刽子手之一。所以,千儿坚持不愿让他陪
同前往张氏花园,以免刺激天门中人。
  艾尔莎只好作罢,但仍派人暗中跟随,以防不测。
  施展轻功下得山来,千儿和晓虹、绿绒雇了一辆马车,车夫轻车熟路,不到
半个时辰,便把三人直接送到位于北郊的张氏花园大门前。
  此时天色尚早。
  一位绝世佳人亭亭玉立,在花园大门外翘首以待。寒风呼啸,吹起她的衣袂,
显得飘逸若仙,身上洋溢着一股仙灵之气,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红尘气息,令人
一见之下便会不由自主地生出敬慕之情,只觉多看她一眼,便会亵渎到这位倾国
倾城的仙女!
  在她身旁,还有一位旖年玉貌、风姿绰约的中年美妇。
  少女和中年美妇迎上前来,齐齐对千儿敛衽为礼,招呼道:「萧公子好!」
  千儿与少女面面相对,但觉幽香阵阵,见她未施粉黛、淡雅端庄,玉雪双颊
已冻得有些发红,如同朝霞映雪。光洁平直的美人额,柳眉如烟,大大的杏眼,
双眸若秋水流波,琼鼻樱唇、齿如编贝。一头柔丝约三分之一挽为宫髻、斜翘脑
后,其余披垂后背,分出细细两缕垂于左右胸前。鬓边两丛柔细绒毛,在细润如
脂、粉光若腻的玉肤映衬下更显娇嫩,配上精致美丽的鸭蛋脸,除了冰清玉洁之
感,再也找不出其他更合适的语言,来形容其美!
  千儿心中惊为天人!脑际不由闪过「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城倾国和国色
天香」四个形容绝代佳人的顶级词汇,但觉这些溢美之词加在一起,也不足以形
容灵缇之美!
  他暗自惊呼:「实未想到,尘世间竟会有如此淡雅若仙的女子!更奇怪的是,
我咋会感觉非常面熟?在哪儿见过?不可能啊~上次见面,她可是蒙面出现的
……」
  不敢逼视,甚至也不敢多看,以免亵渎佳人,他忙躬身长揖道:「天寒地冻,
有劳姑娘和夫人久候,实令在下惶恐不安!请恕在下冒昧,姑娘可是杨灵缇杨小
姐?」
  少女看看他,眼中闪过诸般复杂情绪,却欲言又止,只是微微颔首。随即,
她感觉被人逼视,这是很少出现的情况,令她心生不悦,秋水双眸如刀如剑,掠
向千儿身侧,和晓虹的目光绞杀在一起,相互默默对视,虚空之中,渐渐弥漫起
一股火药味儿,似有火花闪现……
  在这有些沉闷的气氛中,千儿反而被无视。他性情随和,倒也不以为意,转
头看向中年美妇,长揖一礼道:「尚未请教芳驾……」
  中年美妇颔首回礼,嫣然笑道:「萧公子之风采,总是如此令人心折!不知
近来可好?贱妾朱若文。」举止高贵典雅、仪态万方,只是玉颊之上潮红未褪、
容光焕发,眉梢眼角间隐含春意,似乎刚由春梦中醒来不久的模样,看上去隐隐
有风流之态,倒也颇为撩人!
  这也难怪,自昨日下午被儿子欧阳俊逆姦蒸母,食髓知味之下,母子均无比
贪恋那种禁忌刺激的肉欲之欢,已无力自拔,昨夜又颠鸾倒凤、疯狂纵欲,到东
天泛白才沉沉睡去,一大早又被灵缇派来的丫鬟叫醒,来到院门外陪她吹西北风,
自然一付睡眼惺忪的媚态。
  千儿笑道:「还好,谢谢您的关心!」心中却有些纳闷儿:「听她口气,我
们似乎曾见过,我咋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呢?」
  然而他全副心神都在灵缇身上,也未再多想,只是暗自拿北风与灵缇做比较,
心中暗道:「论容貌气质,感觉北风姊姊也显得逊色不少,若论温柔淡雅,简直
无法相提并论,晓虹就更不用说了。记得江湖空空儿于两年前发布的第十六期美
人榜中,杨灵缇似乎排在北风之后,名列第二,真有些委屈她了。不过也难怪,
两年前她才不过十三岁吧?最多算得上是个美人胎子,身材曲线如何能与二十岁
的北风姊姊相比?能排名第二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过呢,若此刻灵缇在江湖空空
儿面前稍露真容,不马上将她和北风的排名对调才怪!」
  灵缇与晓虹的目光一眨不眨、如剑似电,在空中厮缠绞杀,谁也不肯示弱,
一时胜负难分。朱若文见场面尴尬沉闷,轻轻碰了灵缇一下,暗示她身为主人,
不可失了礼数。
  灵缇这才收回目光,对三人颔首一礼:「请进!」
  当先引路,沿曲折花径,将三人一路带进花园奢华客室之中。
  一路上,千儿心潮起伏,灵缇的绝世容光虽然未曾多看,但他心中已然涌上
太多的疑惑:「她这模样,尤其是身影,我怎么似乎在梦中见过?就好象自幼一
起长大的伙伴一般?还有,看她的身材和五官轮廓,怎么和上次在渑池相遇的乞
丐小雨竟有些差相仿佛?」
  抬头看看她那婀娜多姿的背影,不禁失笑道:「嗨~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灵缇冷若冰霜,小雨虽爱赌气,可却是热心热肠之人,二人之间一点儿相似之处
也无!且小雨皮肤黝黑,邋遢得很,怎可能会是灵缇?我之所以感觉相似,恐怕
是因思念小雨之故吧?」
  再看看她身旁,朱若文腰肢款摆而行、风情万种的背影,颇有目不暇接之感。
胡思乱想一番,一直不见有人说话,他不太习惯这种沉闷气氛,只好没话找话:
「灵缇小姐近来可好?」
  灵缇回眸看他一眼,默默点了点头,却没说什么。千儿心道:「她还是跟上
次见面时一样,不爱说话。」人家性格便是如此,倒也不以为意。
  朱若文倒是回头嫣然笑道:「灵缇一向少言寡语,并非有意冷落萧公子,尚
祈公子见谅~」
  千儿对她笑了笑。虽碰了一鼻子灰,依然不屈不挠地道:「娘娘和影儿姑娘
也好么?」
  灵缇这次头也不回了,淡淡地道:「这个你得问她们。」
  其实灵缇如此对他,倒并非仅仅因为生性冷漠。上次渑池一别,千儿临去时,
她不顾一切地追向马车,也不管对方是一伙杀人魔王,刚刚屠杀近两千人,自己
追上去无疑于自投罗网!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一定要和他在一起、永不分离!」
千儿竟未回头看她一眼,表现得非常冷漠,令她伤心不已,至今仍耿耿于怀!
  其实她自己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虽对他心怀怨愤,毕竟思念高于一切。望
眼欲穿,终于盼得朝思暮想的他出现于眼前,本想扑进他怀里的,却见他对自己
彬彬有礼、热情不足,才猛地想起他对自己的真面目都还不太熟悉,只好生生压
下那阵冲动。本想温柔对他,却不知是因为自己冷漠惯了,还是出于少女的矜持?
抑或是本就对他心怀怨气,如今又见他身边有两位美丽少女,心中更加有气?反
正形诸于外,便是这付不理不睬的冷漠模样。
  这和她心中曾幻想过无数次的那种温馨相拥、柔情蜜意的重逢场景,委实千
差万别,搞得心里乱糟糟的,非常别扭,怎么也无法把情绪矫正过来,心中暗自
奇怪:「我和小雨,差别竟那么大么?虽然只是虚情假意,他对小雨总还是亲切
自然许多,对我却是拘谨有礼,都不敢多看我一眼,在渑池相处的温馨时光,似
乎已一去不复返了。我该不该告诉他,我就是小雨呢?」
  转念却又想到:「唉~还是算了吧!上次被那位白衣蒙面女子救走时,他连
回头看我一眼都不肯,那么狠心!看来对小雨也没有多少情意,不过逢场作戏罢
了。这也难怪,有那么多女子倾心于他,又何在乎我一个?那位白衣女子为救他
那么拼命,多半是他的红颜知己,这两位少女看他的眼神如此多情,看来也是他
的女友!」
  念及于此,不由得更加自怨自艾、心绪沉落到谷底,重逢的喜悦似乎已荡然
无存,「无论如何,下次若还能和他相见,一定要换成小雨的身份。至少我得弄
明白,他为何对小雨如此无情,忘得干干净净?」
  千儿哪知灵缇心中正千回百转?只道她一向冷漠惯了,只好有一搭没一搭地
和朱若文不时闲聊几句。一心想和灵缇搭讪,却见她总是懒得搭理自己,心中好
不郁闷!
  终于行入客室之中。他心想待灵缇离开后,便让绿绒为自己按摩一下。大冷
的下雪天,骑雕飞行、空中赏雪,听起来浪漫,其实是受罪!被冻得身子发僵不
说,由于怕摔下来,身子一直绷得紧紧,弄得一身腰酸背痛!
  然而灵缇二人没有一点儿要离开的意思,反而让丫鬟将晓虹和绿绒带到隔邻
客舍中休息。
  晓虹倒没啥,绿绒不乐意了,忙说道:「我是侍候公子的丫鬟,一向住在他
外间暖阁,就不用另外安排住处啦!」
  灵缇道:「你也是客人,怎好辛苦你?」心中却暗道:「丫鬟?这姑娘对他
的态度、看他的眼神,哪里有点儿丫鬟的样子?莫非自恃美貌、恃宠而骄?抑或
千儿对丫鬟们纵容惯了,养成她这样一付娇纵习性?唉~看来我对他实在了解不
够多……」
  绿绒柳眉一挑道:「走到哪儿我都是公子的丫鬟,侍候他是天经地义,谈不
上辛苦不辛苦。」
  千儿听绿绒语气不善,怕她心怀不忿之下,冒犯到这位仙女,那可真是大煞
风景!忙对她说道:「你也累了,只管去休息吧,我自己能行。」和灵缇虽只是
第二次见面,但他总有种要尽力维护她的冲动,不忍让她受到伤害!是因为她美
若天仙?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也不明白。
  绿绒头一昂,倔强地道:「我不!」
  千儿脸色一变,心中万分气恼,暗骂这丫头不识大体,不好当着主人的面发
作,气急败坏地盯着绿绒,那意思是说:「在这儿不许胡闹!」
  灵缇淡淡地道:「看不出你有哪点象个丫鬟?」
  绿绒满脸挑衅之意地道:「杨小姐可是不信么?你可以问问他!」
  她拉了拉千儿的手臂,「你告诉她们,我是你的丫鬟!」暗中向他猛打眼色,
那意思是说:「此处乃是非之地,你千万别被美人所惑,中了人家的仙人跳!」
  可她哪知道千儿此刻正气得脸绿绿、手发抖,没给她两耳光已算很有涵养了!
  所以她发觉自己纯属白费劲!千儿压根儿就没瞧自己一眼,那双贼眼不时地
在灵缇身上转来转去,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即便有点空暇,也是盯着那个看起
来媚态十足的中年女人,忙着和她说笑。对于自己,基本当着不存在!简直气得
她肚子疼!
  她这点小心思,老于世故的朱若文自然瞧得心知肚明,回头对她笑道:「这
位姑娘但请放心,我们没有恶意。」
  晓虹见千儿那付模样,分明已被灵缇的美貌所迷,心中也隐隐有些不悦:
「在我印象中千儿还从未对哪位女子如此心动过,唉~这也难怪,灵缇之飘逸美
丽实乃生平仅见,连北风姊姊也是相形见绌。面对如此一位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
仙女,无论什么样的男子见了,也会情不自禁地对她生出仰慕之情的!」
  然而她心思玲珑剔透,一向识得大体、眼光放得长远,远非喜欢耍小聪明、
有些意气用事的绿绒可比。以她的智慧和眼光,早瞧出这两位对千儿毫无恶意,
且见他对灵缇如此着紧,若是绿绒再意气用事,吃亏的只能是她自己!是以也在
一旁温言相劝,总算拉着她,跟随在两位丫鬟身后而去。
  其实她真是冤枉千儿了。他对灵缇如此,完全是出于下意识的行为,就好比
习惯成自然一般,自己也不知其所以然,倒并非为灵缇美貌所惑。
  见绿绒一步一回头,一付恋恋不舍的模样,灵缇心中更不是味道,朱若文却
不禁冲她笑道:「你就放心休息去吧,灵缇不会把你的公子吃了的,呵呵~」
  千儿笑道:「灵缇不吃,阿姨会不会吃了我呢?」
  此言一出,绿绒忍不住又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那目光摆明是骂他:「大色
狼,下流无耻!」
  晓虹倒是没回头,反而拉着绿绒走得快了些。她已看得很清楚,千儿今后若
是和灵缇好上,一定会对她言听计从。无论她多么不情愿,现在她考虑得最多的
问题,是以后该怎样和灵缇搞好关系。
  灵缇不由也黛眉微蹙,心中更加有气:「他咋见了漂亮女人就这德行?跟梦
中的他还真是一模一样,不是梦见他私会美女,便是梦见他在刑架上惨遭折磨,
总之都令人无法安心!」
  朱若文失笑道:「萧公子若再胡言乱语,看来等不到我吃,这些小丫头倒要
先把你吃掉啦!」
  晓虹和绿绒去后,千儿行入内室。严冬骑雕飞行,除了冻得发僵,穿越云层
之时水气很重,若是在云层之下,还得承受铺天盖地而来的鹅毛大雪,厚厚的锦
袄几乎湿透,被冷风一吹冻得发硬,在外面尚不觉得,可内室中炕火正旺。他只
坐了一会儿,感觉被冻住的衣服开始融化,紧贴在身上湿塌塌、冷冰冰地,分外
难受!
  灵缇似乎很知道他此刻的感觉,很快让丫鬟们在屏风后那个大浴桶里灌满热
水,然后替他将锦袄脱了下来,低声说道:「瞧你脸都冻得发青,快进热水里泡
泡,椅子上是我给你准备的毛巾和换洗衣物。」说完指了指浴桶旁边那把软椅。
  千儿走到浴桶旁边,见里面热气蒸腾,一心想赶快脱光湿乎乎的衣裤钻进热
水之中,却见灵缇和朱若文站在屏风外面,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不由得踌躇
起来。
  灵缇催道:「你快点呀!把脱下的衣服递给我。」
  千儿脸上一热,倒未料到她居然如此大方,忙又瞧瞧朱若文。
  朱若文笑道:「灵缇你都不怕,还在意我这个老太婆?我最小的儿子都比你
大一岁。快点脱了泡个热水澡,我瞧你呀,都快变成冰棒了。」
  千儿讪讪一笑,只好赶紧脱光,然后把脏衣服一把抓起递出去,只留下内裤。
  灵缇抱着那堆衣物欲出门,朱若文叹道:「还是让丫鬟洗吧,天气这么冷,
别冻坏了手。」
  灵缇摇了摇头,转身出门,见她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奇道:「乳娘不出来么?」
  朱若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昨晚睡得很晚,天还没亮又被你派人叫醒,都
成了熊猫眼,站都快站不稳了,我得赶紧补瞌睡,不然老得快!你不用担心,他
身子我都擦……」似觉不妥,忙住口不言。
  灵缇似也对她颇为信任,未再多言,出去后回身将门关好。朱若文大大打个
哈欠,伸伸懒腰,兀自躺倒在绣榻对面那张贵妃椅上,补瞌睡去了。不一会儿便
鼻息匀停,沉沉睡去,昨夜母子战况之惨烈,可想而知……
  泡在有些偏烫的热水里,千儿顿觉身上毛孔全都张开了,闻到蒸腾热气中漂
浮着一股奇异的药味儿,似乎掺入了某种灵药。片刻之后,一身寒气已祛除得干
干净净。他并非没泡过热水澡,但唯有这次似乎最为舒服……
  刚才朱若文说的后半句话他也听见了,不由心中奇怪:「擦身子?记得在渑
池我全身瘫痪、动弹不得,小雨倒是每天都要替我擦一次身子。有时她不空,她
那位老奶奶也替我擦洗过,其余还有什么外人做过此事?没有了啊?更何况这位
朱夫人……」
  约半个时辰之后,感觉水渐渐变凉,他才从水中站起身子,低头一看,浑身
已泡得发红,心中暗忖:「刚才该提醒一下晓虹和绿绒,让她俩也泡个热水澡,
尤其晓虹身子较弱,可别冻病了……」
  思忖之间,拿起毛巾将身子擦干,看看软椅之上,由里到外的衣裤靴袜一应
俱全,内衣、中衣等内外衣裤穿在身上,都非常合身,就象为自己量身订做的一
般,套上貂皮裘袍,系好腰带,这才走出屏风。
  朱若文侧身斜倚在贵妃椅上,睡得正香,大可当她不存在。不过她睡姿颇为
撩人,双腿一前一后分开,上面那条左腿搭在扶手之上,颇似侧入式性交体位中
女人摆出的那种姿势,也不知正在做春梦还是咋的,嘴里偶尔哼哼唧唧地嘀咕着
什么,腰肢也不时扭动一下,总之睡姿很不老实。
  由于是侧卧姿势,饱满酥胸上那对乳峰显得愈发挺拔突兀、异军突起!那凹
凸有致的丰腴体态,沟壑纵横的诱人曲线,以及她身上特有的贵妇成熟风韵,如
海棠春睡,简直是个迷死人的尤物!
  他忙收回目光,镇摄心神、不敢多看,以免好动的小弟弟又给自己出洋相,
那样对主人太过失礼。发梢很湿,不少钻进脖子里怪不舒服,他想找梳子梳理一
下,可在家里不是乾娘、北风,就是后来的绿绒帮他弄,他压根儿就不会。正犯
愁呢,但听『咯咯咯』响起三下轻微敲门声。
  他觉得自己这种披头散发的模样,和人相见不太礼貌。正犹豫着是否开门,
又传来『咚咚咚』三下敲门声,这次敲得比刚才大声了一些。再过一会儿,又敲
了三下。
  他心中顿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敲门的声音、手法和节奏,怎地和小雨
那么相似?在渑池的时候,小雨每次找我,都是这样敲门的!」
  倏地怦然心动:「莫非小雨知道我在这儿,也特地赶来了?」
  他立刻冲到门边,「哐当」一声将门拉开!惊喜的表情立时凝固在脸上……
  门外盈盈而立的欣长身影,是灵缇,哪来的小雨?
  灵缇瞪了他一眼,似怪他一直不开门,手里端着木盆走了进来,里面是他刚
才换下、已经洗好并揪干的衣裤。她将湿衣一一在暖衾上摊开,说道:「这些天
下雪,衣服不能晾在外面,我帮你烘干,到时你好带走。」
  千儿期期艾艾地道:「这衣……衣服,是你洗的?」
  灵缇点了点头。
  被如此美人殷勤侍候,本该很享受才对。可千儿心中却有种突兀之感,很是
别扭和不安,另外心中还有些疑惑,「莫非上次云梦娘娘诱供不成,这次打算改
用美人计?」
  他不由说道:「承蒙灵缇小姐亲手侍候,实令在下心中不安。这些事,原本
该丫鬟们做的。」
  灵缇没说话,只是让他坐在屋角书案旁边,从暖衾上拿起一付厚厚的头套,
将他披散的长发挽起,塞进头套轻轻揉搓。这头套也不知是用何种材料织成,吸
水性特别好,待灵缇取出头套时,他伸手摸了摸,头发只是有些润了。灵缇把湿
的放回,又从暖衾上拿来另一付如法炮制,基本就算干了。
  完了灵缇又帮他挽起发髻,戴上冲天金冠,插上青璇发簪。千儿伸手摸摸头
上,哗~比绿绒弄得好多了,更别提乾娘和北风姊姊那样的粗手大脚!
  替他收拾整齐之后,灵缇很认真地打量着他,见他面如桃瓣、玉颊嫩红、眉
目如画、鼻若悬胆、唇红齿白,举止雍容闲雅,如芝兰玉树般灵秀出尘,似仙界
金童般倾倒世人!那袭束腰貂裘,更是衬得他如粉妆玉琢一般,俊逸绝伦。即便
潘安再世、宋玉重生,恐怕亦当自惭形秽!
  一向古井无波的秋水双瞳,渐渐散发异彩,她竟似有些陶醉地呢喃着:「男
孩子能长成你这样儿,恐怕是绝无仅有了……」声若蚊呐,恐怕只有她自己听得
见。显然,她对自己的杰作非常满意。
  被如此仙女脉脉凝注,眼波如同融入一汪薄雾,千儿心弦忽地颤动,也凝目
相视,那一瞬间,似已心灵交融。不知怎地,他隐约感觉灵缇身上,总有些自己
非常熟悉的气息,就象相依为命多年的亲人一般……
  二人身周,似有一层淡淡迷雾缭绕,时光在那一刻仿佛凝固。宇内之大,已
被缩小为这个小小空间,他(她)那星眸最幽深之处,仿佛便是自己魂牵梦绕的
魂儿依附之所在。相隔咫尺,两条孤寂的灵魂却无法相依,在虚无中焦灼不安地
呼唤着对方。
  心醉神迷、如梦似幻之间,彼此均为那阵阵呼唤所吸引,渐渐靠近对方……
  千儿似已回到梦中分离那一刻,竭力想抱紧她,哪怕只是片刻温存。灵缇也
一样,拼命想抓紧他的手,不让将他带走,然而她抓不住、握不牢,眼看着他越
飞越远、消失无踪,眼前的世界顿时陷入无边的黑暗,她只能无助地大声呼唤着,
寻寻觅觅……
  迷雾中,两条朦胧的绝世身影相隔越来越近,千儿双臂不知不觉已缓缓张开、
伸出。梦回前尘的相逢时刻即将来临,天地两茫茫的生死契约即将兑现,世间已
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两条灵魂彼此缠绕的无尽渴望……
  忽闻一阵脚步声响,一人匆匆走了进来。那团迷雾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现
出两条清晰的身形。这就是所谓人气,鬼神见之也得退避三舍!虚无中两条即将
团聚的灵魂被一阵污浊冲天的人气冲散,虽拼命想靠近并拉住对方,却无能为力,
最终只能各归本位。
  灵缇由梦幻中惊醒过来,猛然发觉自己离他的胸膛已不足一尺之遥,不由脸
上一红,缓缓收回脚步,这才移开目光,离开那双令她每瞧一眼便会忍不住怦然
心跳的深邃星眸。
  千儿醒神过来,看看自己伸出的双臂,心中不禁大为尴尬,猛地缩回双臂,
感觉又太过突兀,简直不知手放哪儿才合适,「我这是怎么啦?被魔魇住了么?
竟差点唐突佳人……」
  灵缇转头看去,见来人却是乳娘的小儿子欧阳俊,不由脸色一沉!
  欧阳俊显然未料到小郡主在此,怔了一怔,忙拜伏于地,恭声道:「小的参
见郡……」
  灵缇打断他的话,皱眉道:「不是让你没事不准在这儿乱跑么?」
  欧阳俊道:「我知道,可小姐说的是不许到后院,此处并非后院啊?」他这
才发觉还有外人在此,忙改称小姐。
  灵缇道:「这里是贵宾住的地方,跟后院无异。还有,以后若再调戏丫鬟,
你可要当心点!看在乳娘面上,我倒还罢了,我娘可没那么好说话。」
  欧阳俊诺诺连声,神态恭敬异常,甚至满脸畏惧之色。
  灵缇道:「这位是萧公子。」
  随即转头对千儿道:「他是朱若文的小儿子欧阳俊。」
  欧阳俊忙大礼参拜,恭声道:「见过萧公子。」
  千儿也忙回礼,将他扶起,笑道:「原来是若文阿姨的公子欧阳兄,幸会幸
会!」
  欧阳俊笑了笑,「公子风采实乃在下生平仅见,令人忍不住心生仰慕之情!
若有暇还望多亲近亲近,以便有所教益!」言来倒也诚恳。
  千儿道:「欧阳兄过奖!」心中暗道:「幸好他来得及时,否则唐突了佳人,
可如何是好?」
  心念未已,脑海竟突如其来地冒出一个念头,「这家伙冲散人家团聚,真是
可恶!我得离他远点!」他顿时吓了一跳!不由得拍拍脑门,「我今儿是咋回事?
脑子有毛病么?」
  无独有偶,灵缇也是黛眉微蹙,似在凝神思索什么难解之事?
  欧阳俊回头对灵缇恭声道:「小姐,我是找我娘有急事,听说她在客舍这边,
所以……」
  说话间,朱若文已睡醒过来,精神看上去好了许多,闻言对他说道:「俊儿,
找我何事?不知给你说过多少回,别往这儿乱跑,还有女眷呢。」
  欧阳俊将母亲拉到院子里,母子俩嘀嘀咕咕也不知在说些啥。千儿见朱若文
对儿子时而娇嗔,时而薄怒,总感觉有些怪异。
  灵缇摇了摇头,在暖衾旁锦墩上坐下,一件件地将烘在上面的衣物翻面,随
口说道:「这些衣裳,是我凭记忆照你身材做的,你看还合身么?」
  千儿无比震惊,呆呆地说不出话来!这些衣服,竟是她做的?忙道:「很合
身,真是多谢了!」
  房中一时寂静无声。灵缇一边烘烤着衣衫,不时看看千儿,不过眼中不再是
梦幻中纯净的期待,诸般复杂情绪又全都回来了,尤其当初在渑池被弃之如敝屐,
最是令她耿耿于怀!她是个不太善于表达情绪的少女,屡屡想问个清楚,却又强
自忍住,「小雨又不是他什么人,也许早忘得干干净净,你去问他岂非自讨没趣?」
  不过无论如何,看着他就在自己身边,便有种平安喜乐的满足,也有丝丝甜
蜜在心头,对她来说,已很是幸福!
  千儿却不太习惯这种相对无言的气氛,刚才那段小插曲令他依然有些尴尬,
感觉更加压抑、难熬!屡屡和灵缇搭讪都得不到回应,他也是有自尊的人,只好
闭嘴作哑吧,免得讨人嫌!
  人在红尘免不了爱恨纠缠,其中许多恩怨都是由误会造成,尤其少年男女之
间,一则年轻气盛,二则脸薄矜持,对方对自己的好往往被无视,对方的不是却
耿耿于怀。诸多误会无法及时疏解,导致多少倾心相恋的情侣因此劳燕双飞、孤
独一生?实在令人可悲可叹!
  直到朱若文回到屋里,才打破这片沉闷气氛。
               (待续)

就去吻 就去干 就去吻综合 就去吻网 j酒色网 酒色网新地址 酒色网最新网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