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天龙歪转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天龙歪转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上文说到了杨伟终於上了木婉清了,却引发了杨伟从未有过的愧疚感,於是杨伟还私下了决定,决定放弃王语嫣,与木婉清双宿双飞……

  黎明,一道耀眼的曙光射进了御书房内,杨伟也因这道光芒而醒了过来,这时才发现身旁的佳人已不知去向,连忙的起身穿妥衣服,急忙的寻找着木婉清的芳踪,终於在书案上发现了木婉清留下的一封信,杨伟急忙的将信拆开一阅后,顿时脑袋「轰」了一下,整个人呆了一下后,慢慢的把信中的字看完。

  「段郎,昨夜是清清这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清清终於得到了段郎全部的爱了。段郎,清清真的很爱你,真的很想与你一生一世的在一起,但是人言可畏,我们之间所发生的不伦关系,却不为世人所接受,为了你的声誉,清清只好忍着别离的苦,离开了段郎你了。别了,段郎,不必找我,有了你昨夜的爱,清清就已足够了,清清希望下辈子,老天爷不要再让我做段郎你的妹子了,而是做段郎你的妻子。我走了,别念我,好好的对「她」吧!清笔」

 〈完信后的杨伟,泪如雨下,这是他自「懂事」以来,第一次为女人掉泪,他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木婉清,真的不能失去她,於是杨伟决定了,决定木婉清找回。

  为了帮段誉寻回记忆的阿珍,终於用自己的绝妙的口技,把段誉那根沉睡的雄狮给唤醒了,久违的心爱之物,握在阿珍的手上,阿珍竟忍不住身体打了颤,小肉穴滴出了淫水来了,阿珍慢慢的爬上了病床上,刚那淫水直流的肉穴抵住了手上的鸡巴,一寸一寸的坐了下去。

  「啊……好爽啊……好久未嚐到如此美的感觉了啊……爽死浪穴了……啊啊……啊……」阿珍放荡的套弄着段誉的阳具,口中更是浪语连连,完全也不在乎段誉因胯下之物被挤压而爽的醒了过来。醒过来之后的段誉,一见是那位误认自己是他男人的妖艳女子,全身寸缕未穿的强奸着她,急忙的伸出手来,要将阿珍推开,却没想到却被阿珍的手给找往胸前的大波紧紧的抓着,段誉双手被抓,再加上行动不便,只好自认倒楣的任由阿珍对她的强奸了。

  正当段誉已放弃挣扎之际,胯下之物所感受到的快感,一波接一波的爽进了段誉的心里头,段誉慢慢的也由被迫转为了享受,享受着王语嫣外另一位女人的滋味了,这时阿珍的淫叫声又传进了段誉的耳中,使他更是心中舒畅不已:

  「啊……好棒的大鸡巴……啊……爽死老娘了……好爽呀……啊……喔……嗯……老娘快……快……不行了……啊……」被阿珍的肉穴紧紧的夹弄着鸡巴的段誉,心头的舒畅更是无法言语,尤其是自己的老婆也都未给自己有如此的快感,终於也忍不住的,要将体内的精华渲泄而出了。

  「喔……阿珍姑娘……小……猩快不行了……要出精了……啊……阿珍姑娘……啊……」「不行……你不能那么快……死阳萎……你给老娘撑着点……不能那么快就出来了……啊……不行……死阳萎……你……你怎么射精了……啊……」段誉终於忍不住的射了精了,却使阿珍满腔的欲火无处泄火,气急败坏的阿珍,猛摇着泄完精后昏睡的段誉,怎么也摇不醒,甚至连鸡巴也叫不醒来,此刻的阿珍也只好悻悻然的下了床,穿好衣服,心中只想找个男人来泄泄火。

  (对!只要是个男人,老娘一定给他上),这是阿珍此刻脑里唯一的念头。

  杨伟终於离开了大理国,完全不管王语嫣的哀求,杨伟此刻心中,只有早点的找到木婉清,要告诉她,自己是多么的爱她,於是杨伟骑上了萧峰所送的千里马,快马加鞭的寻找木婉清而去了……  

  上文说到阿珍被段誉引了熊熊的欲火,急着找男人泄泄火,阿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不曾坐过马的杨伟为了寻找木婉清,而骑上了速度最快的千里马,他又会生什么样的事情来呢?请看!

  (男人,我要男人,只要是有鸡巴的男人,老娘就可泄泄火了。)此刻的阿珍被段誉搞得欲火焚身,正当要打开病房的门,寻找猎物之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走进了一位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原来此人乃脑科主任「林医师」。林医师看见了正欲出去的阿珍,连忙拦住阿珍,急切的追问阿珍的成果之时,阿珍二话不说的蹲下身子,双手扯下了林医师裤子上的拉链,一手掏出了林医师的家伙,吸吮了起来了。

  正当林医师被阿珍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后,慢慢的也开始接受了阿珍口技的招待了。

  「喔……施……施小姐……喔……你……你的吹……吹喇叭的技术真……真是一……一流,本人玩……玩过……喔……多少的女人,就……就是没有像……像施小姐……这种……喔……这种高手……喔……不行了,施……施小姐再……再吹下去……你……你就没的玩了……喔……」阿珍一听到林医师的话后,马上的「住嘴」了,於是起身执了病房旁的沙发上,脱上了t字内裤,抬起她那又圆又大的屁股,转过身对着林医师说:「林医师,快来呀!妹妹的浪穴儿,正等着你来插啊!」林医师见阿珍已摆出了如此诱人的姿态,会意的握他了大家伙,对准了阿珍那湿成一遍的淫穴,「滋」的一声,整只的鸡巴全插进了阿珍的穴里去了。

  「啊……好深喔……顶死妹妹了……喔……大鸡巴哥哥……妹妹的花心被你的大鸡巴给干穿了……嗯……好爽……喔……对……大巴哥哥……用力的插……干死妹妹的浪穴儿……喔……上天了……啊……」林医师听了阿珍如此淫荡的叫声,顿时信心百倍,更是卖力的狂抽猛干的,彷佛要将阿珍的浪穴给干穿一般,神勇无比,而阿珍更是卖劲的卖弄着无比淫荡的媚态刺激着林医师。

  「喔……好哥哥你……好棒喔……妹妹的浪穴……快被你干穿了……啊……哎唷……妹妹我……快高潮了……哥……大鸡巴哥哥……再用点劲……妹妹快不行了……喔……爽死妹妹我了……我的鸡巴好哥哥……」阿珍被林医师这花丛高手干得高潮连连,连泄了好几次身,终於得到了最高的满足;而林医师此刻也到了最高的兴奋,猛抱着阿珍的臀部,作最后的冲刺。

  「施……施小姐……浪穴好妹子……医生哥哥我……我……喔……」林医师的一声狂呼后,射出了一道又浓又烫的热精,射进了阿珍的穴心,烫得阿珍全身一颤后,两人便昏了过去了。而一旁的段誉,却没有被这场性的战争给吵醒,依旧是昏沉的睡着,一点也不受其影响。

  (喔!我全身怎着像快被拆开一样的痛?这里是哪里呢?我怎么会在这里?喔!对了!从大理国出来后,接着……接着我一路被马儿带着狂奔之后,跑了两天两夜之后,我就被马儿给甩了出去后,我就失去知觉了。是的,就是这样,但这里是哪呢?唉!有人进来了,等一下问问看吧!)杨伟忍痛撑起了身子,两眼望着门口,等着进来的人,准备问来人这里是何处,只见门口这时进来了一位身材一流、样貌绝伦的美少女时,一时之间却看傻了眼,整个魂都被给迷住了。

  进来的美女一见杨伟像只呆头鹅的样子,紧盯着自己看着,不禁被逗得「噗滋」笑了起来。而杨伟也在少女的笑声中醒了过来,不禁的红了脸,心中只嘀咕着:(乖乖!怎么古代的女人,一个比一个还辣,瞧这马子身上穿着只能遮住胸前那对大波的皮奶罩,腰下穿了件超短皮裙,那双腿儿让老子看的都想摸上一把,比起木婉清那妞还辣个几十倍,尤其那双赤裸的双腿,令人想揩她一把。怎么老子会那么幸运,走到那都有美人儿在身边?)此刻的杨伟,色心一起,好像已忘了自己原先的目的,此刻的杨伟脑袋里只想到如何将此女骗上床,而早已把要找木婉清的事给忘的一乾二净了。

  而这时进来的女子见杨伟撑着身子望着自己,连忙的走到了杨伟的床边,对着杨伟说:「哎呀!你还不能起床,你不知你伤得很重吗?来!让我看看你的烧退了没。」於是女子探出头,用自己的额头,贴着杨伟的额头,而胸前的一对大波,却让杨伟看傻了眼。

  (乖乖!这马子的波,不知有多大,光看那深深的乳沟,真他妈的想摸她一把,不管了,先假装撑不住的靠着她的波,试试看弹性如何也好!)於是杨伟便假装着,顺势的将脸紧靠女子的那对大波上,享受着大波的柔软与乳香。

  女子见杨伟紧靠胸膛,也不以为意的抱着杨伟的头,慢慢的扶着他的身体躺了下来后,坐在杨伟的身边,对着杨伟说:「这位相公,不知如何的称呼呢?为何相公你会昏倒在我们的村子口呢?」杨伟听女子的腔调,外族口音甚重,但还是听的出她的问话,於是回答说:「这位姑娘,猩乃大理「段誉」,因被坐骑给甩了出去后,就失去了知觉了,幸好被姑娘所救,否则我性命难保了,真是感谢姑娘的救命大恩。不知娘如何称呼呢?这里是哪儿呢?」杨伟装出文绉绉的样子,逗得这位美丽的女子「噗滋」的笑了出来,女子回答说:「相公,小女子名叫「阿娃娜」是这「凤凰村」村长的女儿,小女子刚好欲出村外,见相公昏於村口,便将相公救回村内了,此时相公你的身子尚未原,还请多多歇息,待相公身子复原后,小女子再带相公去见村长,来!相公先把这药给喝了吧!」阿娃娜说完话后,便扶起杨伟的身体,靠着自己的胸前,把药给杨伟喝了。

  此时的杨伟只知享受着背部紧贴那对大波所传来的舒爽,连药是甜是苦也毫无知觉,喝了药后的杨伟,过了没多久,便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了,连阿娃娜何时离去也不知道了。

  上文说到了杨伟因被马给甩了,而被一位美少女「阿娃娜」给救回了她的村庄,杨伟是否又有新的艳遇了呢,请各位看官慢慢的看下去吧!

  由於经过了阿娃娜细心的照料下,杨伟所受的伤已逐渐的好了八成,但是在这段养伤的日子里,最让杨伟感到好奇的是,每回阿娃娜来照顾自己的时候,总是在进门后就紧栓着门栓;而最让杨伟感到好奇的是,在这间的屋子外,总是感到有很多的影子在屋外徘徊,由早到晚,不见黑影有散去的迹像,反而有越来越多的情形发生。

  这天阿娃娜又来照顾杨伟了,一样的锁上了门栓,但唯一不一样的是今天的阿娃娜,好似经过了一番打扮,上下只穿着短的不能再短的鹿皮奶罩与短裙,脸上也化了浓妆,彷佛好像要与情人约会一般的美艳动人,让杨伟看了更加的蠢蠢欲动的恨不得将她吞进肚子里去。

  阿娃娜见杨伟看自己色色的样子,不但未怪杨伟,反而展现出更欣慰的娇柔的姿态,来到了杨伟的床边。

  「段公子,你的身子看起来好多了些,是不是呢?」「阿娃娜,这些天来如果不是你的细心照顾下,我怎么会好的那么快!你对我的恩情,真的感激不尽,不知如何的来报答你才好。」「段公子,阿娃娜不要你的报答,不瞒公子你,阿娃娜只要公子日后别忘了阿娃娜,阿娃娜就心满意足了。」「阿娃娜,我段誉岂是如此忘恩负意之人,你对我的一切,段誉一辈子也忘不了,既使日后我离开了这里,你也可到大理来找我,如果今天我所说是假话的话,愿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阿娃娜一听杨伟施了重誓,连忙的靠近了杨伟的身边,伸出了他的玉手,捂住了杨伟的嘴,并将身体紧靠着杨伟的身上,小嘴儿贴着杨伟的耳边,娇羞的对着杨伟说:「段公子,阿娃娜不要你下重誓,阿娃娜只是舍不得公子你,因为公子的伤势好了之后,一定会离开这里,那阿娃娜就再也看不到公子了,因为阿娃娜爱上了公子了……」阿娃娜越说越小声,但是对杨伟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原来这小美人发骚了,看上了自己了,如果自己再不对她下手的话,那才真叫做唐突佳人呢!

  於是杨伟伸出了双手,托起了阿娃娜的脸,对着阿娃娜的唇,深情的吻了下去,而阿娃娜见杨伟了解了自己的心意,兴奋的也回以热情的吻来回应,两人此刻就有如天雷勾动地火般的一发不可收拾,不到半刻的时间,两人身上的衣服,已脱的不知去向。

  而此刻的阿娃娜已经被杨伟的绝妙的调情手法,逗得春情荡漾、娇喘连连,就在这时杨伟见阿娃娜已进入的状况,一把握住了大家伙,抵住了阿娃娜斗已湿成一片的肉穴,缓缓的插了进去。

  「喔……哥……轻点……阿娃娜的那儿会痛……喔……哥……」杨伟见阿娃娜一脸痛苦的模样,不禁的笑自己太过急燥了,於是缓下了插穴的动作,对着阿娃娜说:「阿娃娜,对不起,因为我太爱你了,所以就变得太过於猴急了,而把你弄痛了,请你原谅我。」「哥,阿娃娜不会怪你的,阿娃娜好高兴,知道哥你是那么的爱阿娃娜,阿娃娜会忍着痛,让哥你享受到最大的快乐。哥,来吧!阿娃娜忍的住的。」阿娃娜话一说完,便提起了臀部,忍痛的回顶了过去。

  这时的杨伟,感受到自己的家伙好似突破了一层薄膜,整只的阳物顶到了阿娃娜的穴心里去了。

  「啊……哥……阿娃娜……阿娃娜好幸福啊……终於和哥你结合一起了……哥……不要怜惜阿娃娜……尽……尽量的玩……阿娃娜要……啊……要给哥你最大的满足……喔……哥……阿娃娜……阿娃娜不痛了……阿娃娜的那里……那里变得好……好舒服喔……哥……啊……哥用力啊……爽死阿娃娜了……哥……」经过一番苦痛的阿娃娜,终於慢慢的了解了人生的真谛,有如倒吃甘蔗般,渐入佳境,而杨伟也快活的享受着阿娃娜那处女穴紧夹着老二所传来的快感,慢慢的动作也加快了许多。

  「喔……哥……亲爱的情哥……妹……妹被你插着好爽啊……哥……妹……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哥……妹的浪穴夹的哥……的鸡巴爽不爽阿……喔……」「阿娃娜……你的小浪穴儿……真紧……夹的哥我的鸡巴……真的好爽……哥的鸡巴插的你爽不爽……哥也爽死了……喔……」两人战得天昏地暗,床褥上的被单,已被两人所流的汗水与阿娃娜所流出的淫水,弄湿了一大片。

  「哥……妹……妹快被哥的大鸡巴……插得快上了天了……喔……哥……妹妹……我快不行了……快爽翻天了……喔……哎唷……爽死妹的小浪穴了……」阿娃娜被杨伟插得快失了魂,高潮连连,身体不停的抖着,好似丢了精般似的,而反观杨伟此刻也好似快丢精般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拼命的抽插。

  「阿娃娜……我的小爱人……浪穴小淫娃……哥……哥快射精了……对……夹紧……用力地夹着我的大鸡巴……喔……出来了……啊……」杨伟身子一抖,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射阿娃娜的穴心,而阿娃娜也被这道热滚滚的精液,烫得爽昏了过去了。
上一篇:群艳劫1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下一篇: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未删节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