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被丈母娘发现上色中色后的疯狂历险】(1

【被丈母娘发现上色中色后的疯狂历险】(1



                (一)   去年,上色中色被丈母娘发现后,我和丈母娘就开始了不伦的性交。我的内
心充满了惊喜、刺激、内疚和惶恐。每一次激情过后,我都会对自己说,从现在
起,一定要杜绝和丈母娘性交,一定要维护自己这个美满的家庭。然而,让我始
料未及的是,我并没有像对其他染指的女孩一样很快对丈母娘失去兴趣。   相反,丈母娘有意无意的引导和她那特殊的爱好,却逐渐开发了我的另一种
激情,于是我不可救药的掉进了丈母娘无比深邃的阴道里不可自拔,她的阴道带
给我的乐趣,成了我除了工作之外最喜欢回忆的东西。但最不可思议的是,没想
到我温柔可人的妻子居然也被牵连进来,我很忙然,我不知道事情最终会走向哪
里。   大约和丈母娘发生关系一个月后,我发现丈母娘特别喜欢我打她的屁股,有
时候试探性的用手使劲的拧她的奶子,她一开始也是疼的大喊大叫,吓了我一身
汗,生怕被别人听见。然而喊完之后,她要我再拧一次,还让我骂她。   我实在不会骂人,就用力长时间再拧了一次她的奶头,还一边打她的屁股,
用手插进她的嘴巴里使劲扣,同时让丈母娘狗趴着,用硬的发疼的鸡巴超快节奏
的使劲操她的阴道,逼水被我撞的四溅,啪啪作响,加上我拍打的声音和她想喊
又不敢大声的喊叫声,简直就是淫乱交响曲。   一阵压抑的狂喊之后,丈母娘转过身,也不管我有没有射精,就用发抖着的
身子用力搂住我,疯狂的亲吻,一边不断的说:「我的乖乖,我的乖乖,爽死我
了,爽死我了,老公,我的主人,你操死我了,操死我了。」   第二天,我跑到情趣商店买了好几件SM器具回来,可是拿回家却不知道往
哪儿藏,万一被我老婆发现岂不是灾难。我就把那一根皮鞭、一个口塞、几个夹
子、还有一个电击器和捆绑用的绳子都已交给丈母娘自己藏起来。我老婆一般不
怎么翻她妈的东西。我老婆工作单位离家挺远,一般早上出去,中午在单位吃午
餐,一直到下午下班才回家。   而我上班的地方离家很近,又是事业单位,中午可以很快回家一趟,即使是
上班时间,也可以跟同事说一声出去办事,就溜回家和丈母娘鬼混去了。这天单
位正好没什么事,于是我急切的回到家,想用那刚买回来的工具和丈母娘好好玩
一次。回到家丈母娘正在清洁浴室卫生,她的短裙被水溅湿了不少,背心也是,
显得很是性感。   快50岁的人了,屁股还翘翘的,一点都不耷拉,奶子虽然有些松弛,但也
还算挺,脸上有一些皱纹,但大大的眼睛配上那白皙的皮肤,还是看起来特别年
轻。   我偷偷的靠过去,突然的一下子抱住丈母娘,三下两下就把她的衣服都扒掉
了。丈母娘发嗲的说:「你这个冤家,怎么这么急,到床上去。」我说:「今天
我们就在卫生间,你去把我上次买回来的东西拿过来。」丈母娘光着屁股跑出去
了,我很快把衣服都脱光了。丈母娘回来后,我让她还是狗爬着,看到淋浴用的
莲蓬头,突然想起来忘了买灌肠的东西了。   丈母娘看我停在那里,就问怎么了,我说忘了买灌肠的,没想到丈母娘说:
「不用专门的东西,你把淋浴用的那个上面的莲蓬头拧下来,用水管直接对着我
的屁眼就可以了。」我说:「那怎么行,万一水压太大把你弄伤了怎么办?」丈
母娘说:「没事,我以前自己这样灌肠过。」我心里说,真是失敬了。   我拿起淋浴水管,把上面的莲蓬头给取下来,打开水开关,对准丈母娘的肛
门。水速我打的很小,灌了半天丈母娘还没感觉到涨,就让我把水开大点,很快
我看到丈母娘的肚子明显大了起来,心里就莫名的兴奋。   丈母娘突然喊了声:「快拿掉快拿掉!」,还没等我把水管拿开,丈母娘就
往马桶那边跑,然而一切都迟了,一股带着大便的粪水从她的屁眼里喷射而出,
打了我一脚,我连忙用水管冲洗干净。   丈母娘在马桶上一边拉一边说:「好舒服。」我问:「怎么舒服?」丈母娘
说:「就是最开始肚子胀得难受,然后当水从屁眼里喷射出来的时候,特别的舒
服。」我把丈母娘拉过来,又把水管插进了她的屁眼,这样子来回灌了七八次之
后,丈母娘从屁眼里拉出来的基本上都是刚刚灌进去的水了,没有什么大便在里
面。   我用个盆接住了一些,让丈母娘喝掉,丈母娘说:「这个不敢喝,但是尿我
可以喝。」可是怎么能让丈母娘一下子尿出很多尿来呢,我想,既然屁眼能灌进
水,逼里应该也能。然而经过多次试验后我发现,逼里的确能灌进水,但是尿道
里却没法灌进去,可能需要专业的东西吧。   灌肠只是个前奏。我用绳子把丈母娘全身都捆起来,用口塞塞住她的嘴巴,
再用夹子在她的奶头、阴唇、屁股上到处夹上夹子,丈母娘疼的直喘气,可是嘴
巴被塞住,又喊不起来。其实我很清楚,喜欢受虐的人,她的快感就在于她所受
到的痛苦喝折磨。我让丈母娘躺在浴室地上,一边用手不断的抚摸她的大腿、乳
房、阴唇喝阴蒂,一边用皮鞭在她的屁股侧面抽打,丈母娘不停的哼哼唧唧。   半个小时之后,我把电击器拿过来,丈母娘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一个
劲用疑问的眼神看我。我对他说:「妈,这个东西可能开始有点刺疼,但是没什
么危险,你要忍住。」丈母娘听话的点点头,我把电击器的两个触点分别按在丈
母娘的两片阴唇上,慢慢的打开了放电开关。   一开始,丈母娘还是哼哼唧唧的,受到电流的刺激,不断的扭动着两条腿,
有时候又弓起身子,看得出,这是非常难受的感觉,但是对她来说也是超级享受
的感觉。我逐渐加大了电量,然后开到最大,丈母娘有点顶不住的样子,虽然有
个塞子在嘴里,但嚎叫的声音很明显。   她使劲的挣扎,两腿使劲的瞪,想要避开电击器。我用力压住丈母娘,一边
用手掌打她的屁股,用手指在她的阴道里使劲捅。然后又把电击器拿开,用手掌
在丈母娘的逼上拍打,把她的逼打的红红的。我知道,其实这样的拍打对丈母娘
来说其实是休息。过了一会儿,我又用电击器,把电量开到最大。   丈母娘不停的嚎叫、挣扎,我用两个手指在她的阴道里用力的抽插。突然,
丈母娘停止了嚎叫,也不挣扎了,只见她把头顶在地面上,脚压在地上,腰和臀
部使劲的往上拱起,然后就一下子跌落下来,不在用劲,全身却不断的一下一下
的抽搐,阴道里的两壁像一张吸盘一样,有力的收缩着,像要把我的手指吸进去
一样。   我吓了一跳,以为丈母娘是体力不支发生痉挛,担心出危险,赶紧把她的绳
子解开,把口塞拿掉,把她往浴室门口搬,想让她呼吸点新鲜的空气。这时候丈
母娘说话了:「老公我没事,谢谢你,我进天堂了,我从没这么高潮过。」我抱
着她的头说:「下次还是不玩了,我看你的样子恐怕出危险。」丈母娘翻过身依
偎在我胸膛说:「没事的老公,我刚才是很舒服才那样,要是顶不住我会用手势
告诉你的。你不知道我刚才有什么感觉,真的无法形容,老公,要是没有你,恐
怕我这辈子都不会找到这个感觉了,这辈子就算白活了。」   说完,丈母娘伸出舌头给我上上下下的舔,她说:「你还没射呢我给你舔出
来把,要不随便你自己怎么玩我。」然后她一边舔,一边哼哼唧唧的念叨:「我
的好老公,我的主人,我是你的奴仆,我永远是你的。」由于鸡巴已经硬了很长
时间,我就让丈母娘用口交,我射进她嘴里让她全部吃了。   我一开始就没想到我丈母娘会这么主动,更没想到她会如此酷爱虐待。可是
让我担心的却是,丈母娘现在看我的眼神跟以往大不相同了,虽然在我老婆面前
她努力的便现出平静,但是我明显感觉到,她对我有着深深的爱意,就像普通陷
入爱情的女人一样。   只是,她爱的是自己的女婿,一个永远无法露出水面的爱情,一个时刻会伤
害自己女儿的爱情。丈母娘仿佛年轻了许多,虽然有家庭情感的纠结,但暂时的
性爱和偷偷摸摸的情爱让她欲罢不能,留连忘返,爱不释手。她开始越来越注意
打扮自己了,说话越来越喜欢征求我的意见,说话的口气也越来越嗲,我却越来
越担心,害怕这样的事情终究会暴露。我一边希望赶快结束和丈母娘的冒险,一
边又像抽烟一样无数次的禁烟失败。   转眼到了十月份,天气逐渐往秋高气爽上走了。有一天我出差回到家,老婆
关上房门就对我哭鼻子,我一头雾水,心里却打翻了五味瓶,脑袋也炸了。我知
道终于出事了,但我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从老婆断断续续的哭诉中,我终于弄
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由于这次我出差的时间比较长,丈母娘的几个姐妹正好邀请她一起出
去旅游,加上老婆又极力鼓励丈母娘出去走走,于是为了不让我老婆发现她的S
M器具,丈母娘就把那包东西用个塑料袋包起来,放在了我书房沙发的后面。那
个沙发我们家从来没动过,丈母娘可能觉得应该比较安全,然而她有一件很重要
的事情却不知道,就是我以前抽烟的时候就在那个沙发后面偷偷藏过烟,而且被
我老婆看到过。   一切都是巧合,无巧不成书啊,丈母娘她自以为万无一失,然而鬼使神差般
的,我老婆心血来潮想看看我是不是又藏了烟,结果翻出来这么个东西,打开一
看,全是性交用具。我老婆当时就蒙了,梦游般的熬到我回家,就止不住眼泪。   我终于听明白了,首先我丈母娘还不知道这么回事,其次,我老婆以为我买
了这些东西在和外面的女人鬼混。可是,不管我的老婆怎么想,我怎么解释都无
济于事,我说:「老婆,我在外面没有人,我就是想买个东西回来和你一起玩玩
的。」然而,我老婆说什么也不相信,她说如果你以为这样就会让她相信我在外
面没有女人,就是低估了她的智商。她一如既往的闹,一如既往的哭。   终于,丈母娘回来后也知道了。丈母娘万分内疚和痛苦,她当着我的面(老
婆不在)使劲打自己脸,把大腿拧得青一块紫一块,她哭着说道:「老公,对不
起!我对不起你和惠儿,我是畜生,我该死,呜呜呜呜。」   即使是苦的时候她居然还不忘叫我老公。我是又无奈又好笑。从此以后,我
和丈母娘的性交基本停止了,因为惠儿成天都是和我闹,和我吵,我的心情再也
提不起来,我又无法向我老婆解释,唯一的借口就是说自己买过来玩。可是惠儿
却是无比的倔,死活不相信我说的话,在她的心里我已经背判她了,我们再也没
有欢笑,等在我们面前的似乎只有离婚一条路。   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有一天晚上和朋友一起出去喝了个闷酒,回家后,发
现老婆不在,也没在意就回房间躺着了,躺着躺着似乎听到好几个女人的哭声,
睡意也没了,到了客厅才发现是丈母娘的房间里传来哭声,推开门进去,老婆和
丈母娘搂在一起哭成一团。我还以为她们在哭我们要离婚呢,也就不理她们,自
己回到卧室接着躺着胡思乱想。   良久,惠儿哭着推开了门,对着我又捶又打,一边说:「你这个坏蛋,你怎
么不告诉我,你想和我离婚吗,你是不是想不要我了?」我问:「什么我不告诉
你?」惠儿说:「妈妈把你们的事都告诉我了,她不要我们离婚。」   我的脑袋轰的一声晕了,很久我才回过神来。说:「是我不好,我开不了口
啊,一个是你,一个是妈妈,我都很爱,我不想两个都伤害了,我不知道该怎么
办,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怎么样我没有任何话,离婚了所有的东西都归你,我净
身出户。」惠儿扑到我腿上哇哇大哭:「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   我说:「惠儿,我也不想离婚,我爱你,可是我作出这种事来我没办法面对
你。」惠儿苦的声音更大了:「老公我不怪你,我们像以前一样好好过吧,我不
和你闹了,我爱你。」   事情过去得似乎过于简单。后来我问老婆:「惠儿,你开始那么坚决的要离
婚,后来怎么知道是妈妈就不在意了呢?」老婆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
知道是妈妈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还是我们家的人。而且妈妈为了不让我们离婚,把
这种事都说出来,我觉得她很爱我们。反正我就是觉得你和妈妈我心里就没有那
种被背判的感觉。」   其实,真正蒙在鼓里的人是我。等后来,当丈母娘被我捆着虐待,老婆在一
边帮我舔着阴茎的时候,我才知道,惠儿和丈母娘早就有同性乱伦了。
                (二)   惠儿扑到我腿上哇哇大哭:「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我说:「惠儿,
我也不想离婚,我爱你,可是我作出这种事来我没法面对你。」惠儿苦的声音更
大了:「老公我不怪你,我们像以前一样好好过吧,我不和你闹了,我爱你。」   我紧紧楼过老婆,捧起她的脸,用嘴唇朝她那梨花带雨的眼睛深深吻下去,
那眼泪苦涩中带点甘甜,那脸蛋就是一个年轻的丈母娘的脸。我一边吻,一边轻
轻抚摸惠儿的双肩。惠儿渐渐止住了哭声,开始主动地回应我的吻。   她两臂环住我脖子,使劲的吮吸我的舌头,又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用力搅
动,就像不用力就无法表达那来自心里的热烈和激情。我们忘我的激吻,世界都
不存在了,只有爱的气息在卧室里膨胀、蔓延。我隔着衣服揉搓着惠儿的乳房,
那乳头已经胀得很长了,我又伸进惠儿的裙子里面,惠儿的阴唇竟然湿得一塌糊
涂,后来我才知道,当丈母娘告诉惠儿我和丈母娘性交的事情时,惠儿的逼水就
已经不可遏制的泛烂了。   突然惠儿站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扒掉了我身上的衣服,又迅速的脱掉
了自己的衣服。两条赤裸的肉体又重新粘在了一起。互相摩擦、挤压、揉捏,加
上心灵的火花,我们从来没有如此激烈过,我突然发现了一个从来不曾谋面的惠
儿,从前那个含蓄、清纯、知性的惠儿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发骚的母狗,她那狂热
的骚情也带动了我内心的狂野的欲望。   但是我还不敢肯定,于是我问:「惠儿,可以不用那么温柔吗?」。惠儿眼
睛都不抬,仍是卖力的揉搓着我的身体,一边说:「随便你怎么样,我是你的,
你是我的主人。」   我心里闪过一丝疑惑,惠儿竟然喊我是她的主人!为什么她随口竟说出了这
个专业的称呼?然而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我抱起惠儿,把她往床上一扔,
然后搬开她的两条腿,高高举起放到我的两肩。   我俯下头,用舌头从膝盖处一直舔到惠儿的阴部。看着那早已汪洋的阴部,
我血往上涌。我一口含住惠儿的阴唇,使劲往嘴里吸。同时一边在嘴里用舌头在
她的阴唇上到处舔。舌头上的味蕾突起给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摩擦,惠儿扭动者身
体想要挣扎,我干脆把她的两条腿压得更低,快要靠近她自己的双肩了。惠儿的
阴蒂已经完全充血张大,我用嘴进进出出的吞吐惠儿的阴蒂,同时一边用手指轻
轻抚摸肛门。   惠儿呻吟起来,用迷情的眼神渴望的对我说:「老公操我把,老公,用你的
大鸡巴操死我吧,操死惠儿这个骚逼。」从来不曾从惠儿嘴里说出的淫荡话语极
大的冲击着我,我说:「惠儿你个贱货,你是个淫荡的母狗,你的逼都被人操烂
了。」   惠儿兴奋的说:「老公你骂的好,惠儿就是个千人操万人睡的溅逼,我就是
个淫荡的母狗,老公,我的主人,你快来折磨这个淫荡的母狗吧,用你的大鸡巴
捅惠儿的逼,惠儿的逼好痒啊。」   我逐渐忘掉了以前和惠儿做爱时保持的矜持和绅士风度。我一只手压住惠儿
的两条腿,另一只手用尽力气使劲打在她的屁股上,一只手形的血印马上显现出
来。惠儿疼的大喊了一声。我不管她是不是受的住,接二连三的打下去,很快,
惠儿的整个屁股像关公的脸一样。   惠儿挣扎一阵之后,全身逐渐放松了下来,然后用很淫荡的声音嗷叫着,自
己一只手不停的掐扯着自己乳房。我放开惠儿的两条腿,让他靠在我的肩上,然
后用鸡巴在惠儿的阴道旁摩擦了几下后,深深的插入了惠儿的阴道。惠儿深吸了
一口气,然后两手紧紧压住我的屁股,似乎要让我完全进入到她的逼里一样。   我卖力的在老婆惠儿的逼里抽插,世界此刻很宁静,卧室里只有爱的腥味。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快要到阿拉斯加了,我用劲最后的力气使劲冲撞惠儿的
淫水四溅的逼,一边用力捏着她的乳房,然后不可控制的一次次痉挛似的把千万
精子射进了惠儿的子宫深处。我全身像沐浴在冬日的阳光之中一样,极其放松和
舒泰。我挣开眼朦胧的眼睛,却无比惊奇的发现,在老婆的头边,竟然趴着一只
白花花的身体!   那是丈母娘!   丈母娘正伏在床边,全身居然不挂一丝。此刻她正忘情的舔着惠儿的嘴唇。
惠儿只是意识模糊的偶尔反应一下。丈母娘用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惠儿,另一只
手揉捏着自己的阿乳房,从脸上舔到脖子上,又把惠儿的奶头含在嘴里不停的吮
吸。我呆呆的看着,竟然没有任何反映。   丈母娘从上到下一边亲吻一边吮吸,很快她的舌头就伸到了惠儿的阴部。丈
母娘搬开惠儿的腿,一口含住真个惠儿的逼就吸了起来。转眼我射在里面的精液
就被丈母娘吸食得干净一空。惠儿似乎已经反应过来。她喃喃的喊着:「妈,舔
我的逼,妈,我要舔你的逼。」   丈母娘素性爬到床上,从惠儿的脸上跨过去,用自己的逼对着惠儿的脸,自
己则俯身下去继续舔惠儿的阴唇和阴蒂。丈母娘一边舔,一边用手用力拍打自己
的屁股,无比淫贱的场面让我瞠目结舌。丈母娘把舌头往惠儿的屁眼里捅,又把
惠儿的阴蒂扯得长长的然后放掉,像拉弹簧一样。   渐渐惠儿活跃起来,只见她突然爬起来,一下子坐到丈母娘腰上,一手抓着
丈母娘的头发,一手狠命打着丈母娘的屁股,一边说:「妈妈,你这个老溅逼,
我操死你个骚溅逼,你个逼奴才,给我把我老公的鸡巴舔干净。」   丈母娘朝我这里爬过来,嘴巴含住我的鸡巴。经过这一刺激,我的鸡巴迅速
又硬了起来。丈母娘高兴的喊:「主人,你的鸡巴好厉害哦,又硬了又硬了。」   我其实并不想再搞一次。然而母女互搞的场面我还真的没见过。于是我说:
「老婆,我命令你替我好好调教一下你妈,她现在是你的奴仆了。」   惠儿像真的得到了军令一样,她把丈母娘翻过身,熟练的找出我和丈母娘以
前用过的皮鞭和夹子等工具。老婆让丈母娘躺着探开双腿露出阴部,然后甩开了
皮鞭就朝丈母娘的逼上打去,一声嗷叫之后,丈母娘主动打开疼得夹起来了的双
腿,并说:「惠儿我的好主人,抽你的奴仆的溅逼吧,这个溅逼被无数人操过,
一定要打得疼才好。」   惠儿用夹子把丈母娘的浑身上下到处夹起来,一边用手掌和鞭子使劲抽打丈
母娘,很快,丈母娘全身露出一条条血印。老婆放下鞭子,用手指头插进丈母娘
的阴道里快速抽插起来,丈母娘的逼水像开了闸的湖水一样往外涌。过了好一会
儿,老婆把手缩成一个拳头,慢慢的往丈母娘的逼里塞。丈母娘疼得咧着嘴,却
还是很过瘾似的喊:「好主人,用力捅,溅奴的逼好大,什么都能塞的下。」   老婆弯下腰,和丈母娘深情的吻起来,她俩的舌头你缠我饶的,彼此的唾沫
相互吞咽,这真是世间最直接的爱啊,妈妈和女儿的爱。老婆一边吻,一边继续
用手在丈母娘的逼里来回抽插,丈母娘的手也没停着,她不停的抚摸老婆的奶头
和阴蒂,还用手指头在老婆的屁眼里扣。   看到这里,我实在不能袖手旁观了。我把鸡巴对准丈母娘的肛门,一下子就
深深的插进去,老婆不断手还在丈母娘的阴道里抽动,隔着薄薄的一层肉,我的
鸡巴能感觉到老婆手的抽动。在两重刺激下,丈母娘开始沸腾起来,扭曲的身体
不停的弓起,抽动,我一边操,一边用力掐住丈母娘的脖子。这个危险地游戏很
快给丈母娘带来了狂风暴雨般的高潮,她疯狂的嗷叫着,抽搐着,不停的自己打
自己的逼和奶头,淫水和失禁的尿流了一床。   半响,我一边搂着老婆,一边搂着丈母娘,在疲倦中中睡着了。睡梦中,我
梦见她们每人给我生了一个小孩,一男一女,他们老是追着问我:「爸爸爸爸,
你还没告诉我们妈妈和姥姥什么时候开始乱伦的呢?」   丈母娘和老婆的性交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还是一个更加奇妙的
故事罢。
                (三)   丈母娘和老婆之间的往事,在我的追问之下,渐渐有了梗概,从丈母娘和老
婆两人的口中,我听到了两个女人来自内心的呐喊。   「我和妈妈的扭曲之爱。」——老婆注。   十多年前,我还是在我姨娘的那个城市读大学,因为姨娘的老公在国外,她
又没有孩子,就让我搬到她家去住,一来生活上能舒适些,二来和姨娘做做伴。
姨娘长得很漂亮,又显年轻,姨丈出国后好多人都想追她,她的朋友也很多,可
是却没有能追上的成功者,我不知道原因,但是我知道的是,即使我是个女人,
一看到姨娘我就会喜欢她,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男人能打到她的主意。也许,姨
娘的内心是十分传统的吧。   在姨娘的影响下,我喜欢打扮和交朋友,大二的时候,我不可救药的爱上我
的一位同学。他长得高高的,脸很有型,全身充满活性和力量。我把一切都给了
他。在我的脑海里,我的人生将永远和他联系在一起。然而,事实证明我是多么
的幼稚!终于有一天,我成了那个被抛弃的可怜女。   我的世界轰然倒塌了!我的初恋、我的人生、我的支柱、我的未来,一切一
切,全部化为灰烬!我第一次遭受到毁灭性的伤害。我无法拜托、无法振作。我
是个爱上了就把自己像水一样泼出去了的人!我就是这样一个可悲的人。   姨娘注意到了我突然的变化。在一次我把绳子成功套上脖子的时候,她突然
出现并解救了我。可是我却没往心里去,我三番五次的要寻死,姨娘就请了假在
家陪我。在一次我发神经苦的死去活来时,姨娘也陪着我流泪。她轻轻的抱着我
的头,抚摸亲吻着我的头发。我的脸颊贴在姨娘的胸口,在迷糊一阵之后,我开
始平静,我闻到一阵阵令人陶醉的芳香。姨娘的乳房柔软而富有弹性,它让我感
觉到小时候伏在妈妈胸口吃奶的那种感觉。我把脑袋动了一动,使劲往姨娘怀里
蹭。姨娘使劲的抱了一下,我抬起头,发现姨娘流了一脸的眼泪。   「对不起姨娘,让您担心了!」我抬手给她擦眼泪。   姨娘的眼泪流得更多了:「惠儿,姨娘把你当自己的女儿,你千万不能为了
一个男孩子,就把姨娘不管了。还有你爸爸妈妈,他们那么爱你,你要是有个三
长两短,他们将来怎么活啊。」   姨娘的眼神流露的痛让我震惊!我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抬起头把脸帖到姨
娘脸上,似乎在突然间,我意识到从前自己是多么自私,多么愚蠢。为了一个男
人,却伤害了那么多爱自己既的人。我抱着姨娘的头,喃喃的说道:「谢谢您姨
娘,我知道错了,我要为自己好好活着,也要为爸爸妈妈,为姨娘好好活着。」   姨娘高兴的笑了,她抱着我的脸使劲亲了起来。她的嘴唇像一种甜蜜的药,
亲到我的脸上时,我觉得有一种无比舒畅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第一次和男朋友
接吻似的,让我好像要飞了。我的脑袋一阵阵发晕。我很奇怪,想抗拒,却又留
恋。   我的双手不自觉加大了力度抱住姨娘,并在她的背上抚摸。姨娘似乎也感觉
到我的反应。她亲得更用力了,我越来越迷蒙,意识越来越不清晰。我只觉得姨
娘的鼻息在我脸上四处游走。好几次,我的嘴唇似乎碰到了姨娘的嘴唇,可是她
很快逃离似的移开了。但是我那时已经不知自己了。但是我的身体告诉了姨娘我
很陶醉这样的情形。   就在我意乱情迷之时,我感觉到我的嘴唇被轻轻咬了一下,然后有两片温暖
的肉包裹了我的嘴唇。我的身体开始发抖,我激动得无以自拔。姨娘使劲的吮吸
我的唇,她的像要把我吞进去一样。她的舌尖不断的往我嘴里探。我一下抓住了
姨娘的舌尖,使劲的吸住,又用我的舌头顶。我感觉我的欲望之门被打开,一种
强烈的冲动一种从来未曾有过的快感冲击着我的全身。   「嗯,嗯。」姨娘轻声的呻吟,这声音像催情剂一样刺激着我,我的欲望已
不受控制。我猛烈的回应着姨娘的湿吻。姨娘一只手从我的头上移开,慢慢地解
开了我的上衣纽扣,又把手伸进了我的胸罩内。在捏住我的乳头的一刹那,我感
觉我快要爆炸了,然而,我突然看到一幅照片,那是挂在墙上的照片,一副姨娘
和姨丈的甜蜜照片。我的大脑突然像被刺了一下,我猛地推开姨娘。   「姨娘,我,我。」   「惠儿,我的惠儿,姨娘好喜欢你。」姨娘的眼神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迷离,
完全不像以前那种端庄的形象。姨娘一边留着眼泪一边说:「惠儿,你知道吗,
姨娘是个同性恋,姨娘喜欢你好久了。姨娘爱你,得知你要寻死,姨娘的心在滴
血啊,你就像姨娘的女儿一样,姨娘喜欢你也不敢和你说,可是你要寻死,这让
姨娘快要崩溃了。刚才姨娘做得失去了自己,你不要恨姨娘,但是你一定要答应
姨娘,一定要爱惜自己,要珍惜生命。」   我看着姨娘那张美丽的脸,心里的爱慕和心疼如潮般泛起了。我扑过去搂住
姨娘,用我的舌头撬开她的唇,在姨娘的嘴里搅动。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接受同性
恋,更不知道自己能否接受乱伦。但此时,我的姨娘不再是姨娘了,而是我的爱
人!我迅速撕开了姨娘的衣服,姨娘也很快把我的衣服脱的精光。两个赤条条的
一老一少的女人,紧紧的搂在一起,激烈的拥吻着。世界在这一刻化为虚无。   姨娘松开我,把我扶到沙发上躺下,然后俯下了身,用嘴含住了我的乳头。
「哦,好舒服!」我喊出了声。姨娘把我的乳头温柔的舔了一遍,然后慢慢吻向
我的肚脐眼,用舌尖在我的肚脐眼周围轻轻的画圈。我的腹部一阵阵痉挛似的。
姨娘用手继续捏着我的乳头,但她的舌尖却继续向下游走。很快她吻到了我急切
盼望而又害怕的地方。那是我的神秘地,那里早已一片汪洋。   姨娘用手轻轻扶开我的阴毛,用舌尖轻轻抚摸我的阴唇,我觉得我的阴道奇
痒无比,我的爱液如潮。姨娘的舌尖不时的触碰我的阴蒂。   每一次触碰我都一个激灵。突然姨娘一下子把我的阴蒂全部含进了嘴里,使
劲吮吸的同时,用舌头来回抚摸,我弓起身,要把我的无比隐私的逼向全世界打
开,我希望世界上每个人都看到我敞开的阴唇,看到我勃起的阴蒂,看到我洞开
的阴道,看到我淫荡的表情。我什么都不管了,我要我的姨娘。   「姨娘,我要你。」   「惠,我也要你。」姨娘一边用舌头在我的逼里冲刺,一边把我的手拉到她
的阴部。我用手一摸,姨娘的逼也是湿的一塌糊涂。我把手指捅进姨娘的暖热的
逼里,那里仿佛有股吸力一样。   「用力捅惠儿!」姨娘淫荡的喊,「姨娘的老逼好久没被捅过了,今天我的
惠儿来捅我了,我好幸福啊。惠儿,我的心肝,我的宝贝,使劲的操你的姨娘。
姨娘以后就是你的了,以后你想要操姨娘就来操。姨娘以后就是你的奴隶,就是
你的性狗。」   我受到了感染,虽然我还不知道姨娘说的奴隶和性狗还有着更特殊的意义。
但是我知道姨娘爱我。而我,很早就喜欢姨娘,更可怕的是,我一想到我们在乱
伦的时候,我的内心却更加澎湃,我的逼水却更加泛烂。我知道我无可救药的成
为了同性恋爱好者了,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乱伦了。而我的导师,就是我一直敬
爱的姨娘。   姨娘淫荡的语言激发了我,但是我还不太会说这种淫荡的语言。「姨娘,你
接着说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好喜欢。」   「嗯!」姨娘更加放开了,她把手指插进我的阴道使劲抽插,一边说:「惠
儿,姨娘只喜欢女人,可是姨娘却很少遇到过知己。自从你上大学来我家,我就
爱上了我的惠儿。」   「那,姨娘,你怎么知道自己是同性恋呢?」   「我以前有个同伴,我们经常一起做爱,我们都有受虐的倾向,后来她有了
自己家庭,我们就分开了。」   「姨娘,你刚才说的做惠儿的奴隶和狗,就是愿意受虐的意思吧?」   「是的,宝贝。以后你就不要叫姨娘了,你就叫我溅逼、老狗、老奴!」   姨娘的话刺激得我汹涌澎湃,我的手指抽插得更加猛烈了。姨娘呻吟着道:
「哦,哦,我被你操死了,主人。老奴得逼被你操肿了,你操得溅奴好爽啊。主
人,以后溅奴的逼时刻为你准备着,随时为你工作。」   姨娘的话不断刺激这我的神经,她的手指不断刺激着我的阴道,在一阵激烈
的抽插之后,我们同时高潮了,我们的逼水流了一地。姨娘低头把我的淫水全部
舔了个干净,我爱死我的姨娘了,人前那么端庄稳重得姨娘,在我的胯下如此淫
贱顺从。我的心里升起了无数个太阳。   此后,周末从学校回来,不管姨娘在干什么,我们见面的一刹那,就是扯掉
相互的衣服,抱在一起接吻,相互揉捏乳房,揉捏屁股,相互舔阴唇,相互用手
和舌尖插对方的阴道。   我们还买了一根两头的假阴茎,把它分别插进我们的阴道,两个人逼对逼一
起运动,看着假阴茎在我们两个人的逼里同进同出,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难以言
表。我不再正视男人,我的世界只有姨娘,只有姨娘那个丰嫩水灵的骚逼。   姨娘买来了一些工具。都是虐待用的。姨娘喜欢穿上皮衣,让我把她捆绑起
来,嘴里塞上口塞,奶头和逼唇都加上夹子,然后用假阴茎深深的插进了她的阴
道,同时用皮鞭抽打她的屁股,抽打她的阴部。她还要我打她的脸,但是我舍不
得。我只是用手使劲拍她的塞了根假阴茎的逼,拍的通红通红的,每拍一次,姨
娘就兴奋的狂喊,而她的叫喊,又更加刺激了我的性趣。   就在我以为我和我亲爱的姨娘会相守一辈子的时候,命运再次捉弄了我。大
学毕业的时候,姨娘告诉我,她要出国了,她要到姨丈那里去了。   「惠儿,姨娘也舍不得离开你,可是你大学毕业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你最
终还是要找到自己丈夫,结婚生子,姨娘不能陪你一辈子。」   「骗子!」我大声喊,我无法想象姨娘怎么会突然离开我。我的灵魂已经被
姨娘的嘴唇吸进去了,被姨娘的阴道收去了。   「惠儿,你要坚强些,生活总是有挫折的。姨娘从前也有最爱,但最后还是
离开,因为我们最终都要世俗的生活,地球上没有超然的世界。我爱你,我会把
你的爱一直放在心里,直到死去也不会消淡。」   我也希望你把姨娘放在心底,不要再走极端的路。姨娘从前有个最爱,你知
道是谁吗?她是你的妈妈,我的姐姐。我们是同性恋,我们是乱伦,我们爱得死
去活来,我们每天都依恋在对方的身体里,你妈的舌尖、红唇、乳房、阴蒂、阴
道,我都非常非常熟悉,也非常非常迷恋。但是又有谁能改变世界的规则呢,我
们只能妥协,只能爱在阴影里,不能在阳光下。」   我如雷轰顶!我的妈妈!姨娘的那个曾经的爱竟然是我的妈妈!我突然觉得
世界怎么如此扭曲!世界怎么如此渺小!我轻蔑这个世界,我鄙视这个世界。   姨娘终于还是走了。我如姨娘所愿坚强下来。但是我还是会流眼泪,还是会
在每一个孤独的夜里思念姨娘思念到嚎啕大哭。   一天夜里正当我哭到尽兴的时候,妈妈又进来劝我。从我对姨娘的依恋中,
我觉得妈妈应该知道我和姨娘的畸形恋情。但是我并不害怕她知道,我就是要让
她知道。   「惠儿,别伤心了。离开妈妈去上大学都没这么伤心过。在说了,以后遇到
喜欢的男孩子,你就会很快忘了姨娘的。别哭坏了身体,啊!」   我正在自己编制的幻梦中,听到妈妈的话,气不打一处来。我朝妈妈用力甩
了一巴掌,哭着说:「我才不是为姨娘哭呢,她那么溅!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你们以前那么好,后来却分开了,你们都不是好人,你们都是贱货,都是喜欢被
人群奸的溅逼!」   妈妈捂着五道血印的脸,泪水森然而下。我的巴掌无疑伤害了她的心。看到
那么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又后悔起来,扑过去抱住妈妈。   然而一会儿我又厌恶起来,想到姨娘的离开我就来火。我又用力把她推开。
妈妈跌倒在地,两眼露出凄惨的哀求之情。   我一会儿喜一会儿怒,妈妈在旁边只能无助的陪着掉泪。她的眼泪湿透了上
衣的胸前,把她的乳房轮廓显现出来。我发现妈妈没戴胸罩。我突然心生一个作
弄的念头。   我冲到妈妈面前,一下子扯开妈妈的上衣,露出妈妈丰满而又有弹性的一对
乳房。我一只手抓住妈妈的乳房,另一只手用力打过去,说:「你这个贱货,你
装什么逼,你和姨娘一样溅,一样欠打,样欠操。」   妈妈的乳房被我打得通红,但她的脸上却没有了眼泪。妈妈低着头,轻轻的
呢喃道:「惠儿,妈妈本来就是溅逼,妈妈欠打,只要你高兴,妈妈就是你发泄
的对象,妈妈愿意天天被你侮辱,被你虐待。」   妈妈红肿的脸现出无限的妩媚,她的眼泪像爱液一样激励了我。我像第一次
撕开姨娘的衣服一样,冲上去三下五除二的把妈妈的衣服扒了个精光。然后一边
骂,一边在妈妈的背上、屁股上、胸部和脸上,噼里啪啦一顿乱打,妈妈却开始
呻吟起来:「哦,哦噢,噢,我的心肝,妈妈爽死了。」   此刻,妈妈就是我的姨娘!我吻住妈妈,舌头伸进妈妈的嘴里。妈妈很快热
烈的回应着。我把手伸进妈妈的裆部,那里的水比她流得眼泪还多。我使劲朝妈
妈的逼拍了一巴掌,妈妈大叫一声,然后嗷嗷的呻吟起来。那声音,石头听了都
会勃起!   我很快把手指插进了妈妈逼里,那个我曾经出生的地方。另一只手塞进妈妈
的嘴里,两只手一起抽插。妈妈两只手也在我身上到处抚摸,但是她不敢用劲,
生怕弄疼了我。我狂野的性乱开始回来。我用力插妈妈的逼和嘴,用力捏她的屁
股,扯她的阴唇,还用指头捅她的屁眼。我尽其所能的折腾妈妈,我兴奋异常,
而妈妈,似乎完全陶醉在我粗暴的虐待中了。   狂野之后,我和妈妈一起大声喊叫起来,我们都颤栗着射出了阴精。我筋疲
力尽的抱着妈妈:「妈妈,对不起!」   「惠儿,妈妈不怪你。妈妈爱你。只要你快乐,妈妈愿意为你去死,愿意给
你虐待一辈子。姨娘的事妈妈早就知道了。从前妈妈和姨娘也是这样,现在是妈
妈和惠儿了。」   我说:「妈妈,那你怎么不去找姨娘呢?」   妈妈说:「自从我生了你,我就坚决不和姨娘做了。我不想让你步我们的后
尘。可是上天造化,你最后还是走了我们一样的路。既然走了这条路,妈妈就要
保护你,要让你得到快乐,从今后,妈妈做你的性奴,你是妈妈的主人,只要主
人高兴,随时可以检查奴隶的逼,随时可以把臭袜子塞进奴隶的嘴里,随时可以
用鞭子抽奴隶的大屁股。」   妈妈的话让我十分感动,我搂住了妈妈的脖子,轻轻的在妈妈耳边说:「妈
妈,我要和你爱一辈子,将来我结婚了,我也要和你在一起,惠儿永远要舔妈妈
的逼,要打妈妈的屁股要让妈妈喝惠儿的尿液。」   妈妈笑了,她的脸上露出了高潮后的潮红。                (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神雕后记】(1-5全) 下一篇:【妻心如刀】(5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