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友妻成了我的玩偶】(1-5)

【友妻成了我的玩偶】(1-5)



              (1) 沉沦   当筱曦打开房门的时候,我正躺在她和大伟新婚的大红床上,客厅的入口和
卧室之间并无隔碍,显然,筱曦看到了我半裸的身体,更让她难以合上嘴巴的原
因是,她分明看到了我正紧握着她昨夜刚刚换下的乳蓝色花边内裤,快速地套弄
着挺立的阳具!   时钟刚刚指向下午3点,我知道,筱曦这是刚刚陪大伟到学校交论文回来,
我眼前的作为得感谢我的好兄弟大伟的电话,他告诉我论文有些问题,得和导师
商量修改的事情,所以让筱曦先回来买菜,晚上留下来一起晚饭,而就在两个多
小时以前,我、大伟、筱曦三个还像往常一样坐在他们家的餐桌上嬉笑怒骂,如
果不是因为我单独留在大伟和筱曦家玩电脑的话,相信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是的,电脑。   我相信每个人都会认为这情节过于俗套,但却真实存在,筱曦的电脑,她离
开的时候没有断开邮箱,我承认我有意窥私,并且也无耻地发现了一些让我兴奋
的东西,13张照片,主角当然少不了筱曦,只不过另外的人不是大伟,而是筱
曦的导师,那个衣冠禽兽,我分明看到了照片中筱曦脸上的泪痕,我无意追究泪
痕背后的故事,无外乎毕业论文或者是一份体面的工作。   筱曦老家的条件并不是太好,而大伟则有不错的家庭背景,也许是自尊心让
筱曦不想成为大伟家族里的附属。我承认这里我有一些伤感,但这却阻挡不了我
凌辱筱曦的欲望,因为她有负大伟在先!好吧,我知道这个理由无法说服各位看
客,嗯,真实的想法是,筱曦很漂亮。   173cm的个头,白晰的皮肤,漂亮的长腿,从头到脚看不出半点瑕疵,
有次到大伟的家乡玩,夜里和大伟谈些无聊兄弟事,说起筱曦,大伟不无得意地
说到她的身体。(这里不需要质疑,我和大伟是多年的至友,谈彼此女友并无恶
意)其中大伟还提到筱曦和他做爱时,经常会主动在大伟面前自慰,这一情节多
次触发我的五姑娘挑弄我的小弟弟。   而现在,我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当着筱曦的面,用她还带有体液的内裤安慰
我的小弟弟了!显然,筱曦还处在无比的慌乱中,她一定是异常慌乱和无助的,
那个和她男朋友,现在的老公处了十多年的兄弟,那个和她也是无话不谈的好兄
弟,为什么会突然以这样的一种状态出现在她的面前。   显然,她无法去面对这个现实,而更让她慌乱的是,眼前这一切的背后究竟
还隐藏了些什么,在筱曦看来,以我的性格绝然不会冲动到「这只是一个冲动之
举」那么简单。   好吧,我总不至于太为难筱曦,稍做打理之后,我到书房把筱曦的电脑抱了
出来,屏幕上她和导师苟合的照片给了筱曦答案,我知道筱曦不想失去大伟,我
知道筱曦此刻一定很恨我,但我也知道,此刻她更怕我。
              (2) 玩弄   「我理解你的苦衷,但你知道人有两面性,你是大伟的老婆,我无意去评论
你之前所作所为的对与错,但是我是大伟的兄弟,所以,我的体液也无意染指你
的……骚逼!」   当我把「骚逼」两个字抛出来的时候,当我面对着好友的老婆、也同样曾是
我的好友的筱曦大声地说出骚逼两个字的时候,显然,如你所料,硬了。   「求你了……」筱曦的泪水一定是模糊了视线,也不再看清楚她面前的我,
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滑落到她高耸的胸口上,筱曦一定知道,溅落的除了泪水,
还有她曾小心翼翼呵护的生活。   我轻轻擦拭了筱曦脸颊的泪水,像个大哥一样轻轻拍了拍筱曦的脑袋,「好
了,不哭了,没事了。」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了筱曦眼里的无助与绝望,然而就
是这样的一个眼神却让我再度坚挺。   「内裤脱下来给我,检查一下湿了没,我要用热乎的来手淫。」我附在筱曦
的耳朵上轻轻地说出这句话,仿佛一个长者在哄一个孩子。   筱曦有着高学历,显然她没有像传统女孩子那样再去做一些无谓的挣扎,绝
望而无助同时又略带恨意地,从遮膝的牛仔裙里脱下了内裤,递到了我的手里,
出乎意料的是,做这一切的时候,她的眼睛是直直地盯着我的。   温热的白色邻家女内裤,筱曦的眼神根本影响不了我,望着她的眼睛,我轻
轻地把内裤凑在鼻子上深吸了一下,底部显然有些湿润,我故意翻开来给筱曦看
了一眼,虽然她的眼睛一刻没有从我的脸上移开过。   我有些反感她现在的样子,恶狠狠地挤出来两个字,「骚货!」   随即,把她的内裤环套在我高耸的阳具上,望着筱曦的脸,在彼此鼻尖相触
的距离,用心地打起了飞机……   出乎意料地快,当我把粘着厚厚精液的内裤凑到筱曦脸上时,她终于垂下了
眼神。   「就这样穿上它,我可不喜欢光着屁股满街跑的骚货!」   精液的位置刚好在内裤遮逼的地方,浓浓的精液在纯棉内裤的吸吮下越发地
干糊,就这样,筱曦老老实实地将满是浓厚精液的内裤贴上了她香喷的下体。   一声刺耳的门铃,我们知道,是大伟回来了,筱曦慌乱地看着我,那眼神里
分明是一种乞求,一瞬间,我也放心了,根本不需要我来教她接下来该怎么样去
做,此刻,我的嘴角挑起了一丝微笑。   「快给你的老公开门吧,感受一下你骚逼里的湿滑!」
              (3) 屈辱   房门打开,大伟挤出一丝略带疲意的笑容,给了筱曦一个大大的拥抱,就像
往常一样。   大伟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即使是在外受了莫大的委屈,他也绝对不会把情绪
带到家里,每天晚归时的拥抱,给了筱曦温暖,也给了他自己轻松,只是,今天
的这个拥抱,大伟一定是料不到的。   此刻他怀里的爱妻,虽然一如往日地楚楚动人,但一个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
是,她的逼竟然满裹在站在一旁的兄弟的精液里,每一颗精子都在那黑暗的角落
肆无忌惮地侵略着筱曦的私密处,我甚至能感受到筱曦火热的阴蒂、浓密或稀疏
的阴毛,甚至于神秘缝隙两旁的褶皱……   努力了三个月的论文却成了导师的负面教材,我能看出大伟的郁闷,但善良
的性格和良好的教养让大伟不懂得发泄和诉说,故作轻松的笑容过后,大伟把自
己关进了书房,就像往常一样,这是大伟独特的释怀方式,也许他会重整思路,
又或者一个人安静地思考,当书房的门关上的那一刻……   好吧,我也一如往常般地陪筱曦洗菜做饭,真的,到目前为止,时间、场景
平常得就像生活中的某个习惯,连墙面上嘀哒的钟声也看不出任何破绽。虽然今
天的钟声安静地有些刺耳。   当锅里排骨的浓香溢出来的时候,我还在打理着灶台边上的案板,此前的半
个多小时我和筱曦没有一句对白,好吧,我承认,我是故意的,我喜欢从背后看
筱曦的紧张和无所适从,她几次望着翻腾出炒锅的汤汁而无动于衷,安静地象尊
雕塑,却给了我一个审视的绝佳角度。   苗条的身材却和丰腴的臀部完美地组成了勾人心魄的曲线,高挑马尾下洁白
而略带绯红的耳根,配着些许凌乱的发丝,让人明显感受到身前胸脯的起伏,当
我的目光游离到筱曦光滑的腿弯时,我无法抑制地告诉自己,天哪,这个美丽纯
洁的女人,这双滑美的双腿之间,那个神秘的地方竟然沾满了我的精液!   当意念涌上我的脑海时,我不顾一切地拉起筱曦冲进客厅,在她满脸惊恐的
表情下,几乎是在打开电视的同时,将高昂的阳具挺立在了筱曦的面前。是的,
没错,我就是要正对着书房的门,望着那几厘米厚的门板,让我兄弟的老婆,在
房外十米不到的距离给我口交!   我想过了,如果此时大伟走出来,我就将筱曦和导师的一切和盘托出,我就
假装竭厮底里地在惩罚一个荡妇,并把筱曦描述成一个不值得男人疼爱的贱人!
大伟一定不会原谅筱曦,但绝对会原谅我。   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怪,爱之深可以为之放弃所有,而责之切则可以放逐所
有的记忆,哪怕曾经会是那样的甜美,而筱曦,可怜的筱曦,此时的她又何尝不
知我的想法?   当这一切必须要面对的时候,筱曦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让我发泄完,让这场
梦魇早些结束,她接下来的行动也证明了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这个我昔日好友
的老婆,竟然跪在我的面前,用她那甜美的嘴含住了我的阳具,不顾一切地疯狂
地套弄起来。   当泪水顺着筱曦的面颊滑落下来的时候,相信她一定感觉到了嘴里力度的增
强,可惜她的软弱却让我越发地有了完美的想象,我不再满足于眼前的场景,一
分钟后,我的想象变成了现实。   筱曦蹲在我的面前,内裤已经脱到了腿弯,遮住私密的地方翻开朝上,正对
着我的方向,显然,上面已不再单纯是我的精液,那里多了筱曦的体液,我甚至
能嗅到上面的体香,而在裙子的下面,是筱曦光溜的下体。   我要求筱曦努力将腿打开,好让内裤上铺成一个平面供我欣赏,而这种蹲姿
也让筱曦的私处和后庭充分展开,当筱曦发疯般地为我口交时,她身体的每一个
洞口都迎向了这个昔日的好友,老公的兄弟。   几个小时前,这一切谁都不曾想到,而几个小时后,筱曦背向她的老公不足
十米,努力的让他的兄弟享受着自己的身体,甚至期望着早些将精液充满她的嘴
巴,世界真的很神奇,有时候哪怕只是一秒,都是一个断层,一边天,一边地,
而这一秒只不过存在于一个选择,同样,这种选择无法用对与错来衡量。   或许是因为书房的门随时都会打开,这种强烈的刺激下,我毫无保留地在几
分钟后将浓密的精液喷进了几乎是趴在我面前的好友老婆嘴里,筱曦一滴不落,
她一定是不想让我的体液落在他们的家里,也或许是因为刺激的原因,筱曦满面
绯红地冲进了卫生间,我知道她想吐,但她一定是吐不完的。   晚餐前,我在厨房用纸巾拭擦了筱曦的私处,依然很湿,这是我第一次隔着
纸摸到了好友老婆的逼,我能感受到那一瞬间筱曦的悸动,身体,是思想永远无
法与之抗衡的。   晚饭时,三人落座,我把沾满筱曦淫水的纸巾正面朝上摆在桌子上,没人问
及这是做什么用的,或者可以说,大伟没有问及这是做什么用的。一顿绝美的晚
餐。
              (4) 挣扎   再次到大伟家是两个礼拜后的周末,两周以来大伟和筱曦一直忙着做毕业论
文和课题设计,我也没有给大伟打过一通电话,那晚离开之后,我感到从未有过
的恐惧,我很害怕失去挚好的兄弟,我更害怕平淡生活就此终结,我甚至幻想,
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那该多好,我们三个可以像以前那样开心地吃饭,之后再为
谁该洗碗而猜拳比大小。   这些美好的回忆占据了我每一刻安静的时间,我很懊恼,我更自责,甚至,
我不敢再去想筱曦的面容,那一脸的哀怨让我感觉陌生,不,不是筱曦,而是对
我自己的陌生。当筱曦的纯美笑容幻化成眼泪,当那个甜甜而善良的女孩儿突然
光着屁股趴在我的面前时,我分明看到了一张扭曲的脸,那无比猥琐的眼神慢慢
探向筱曦的下体时……   「不!」我甚至听到了嗓子里发出的声音,伴着嘴里的咸涩,苍白而沙哑,
枕边的手机铃声唤醒了我的噩梦,是大伟。   今天是周六,大伟让我晚上去陪他,说筱曦晚上不回家,他一个人害怕,一
如既往的孩子气,本想拒绝,却没找到理由。   「筱曦今天和导师去郊区度假村参加一个项目招待晚宴了。」大伟一边说着
一边给我递香烟,我心里一紧,看到我表情木然,大伟开始给我点烟,「对方是
上海某大学行政学院副院长,筱曦导师对她不错,算是引荐,你知道,筱曦毕业
想去上海工作。」   「哦,那挺好的。」我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大伟的话,可脑子里却满是筱曦
和她导师的照片。   「不过她那导师是个禽兽!」我心里瞬时又是一紧,难道大伟知道?   「就为这次引荐筱曦和那个院长见面,筱曦导师找我要招待费,说的好听,
不过没办法,咱还得给不是,8000块钱外加两条软中华。」顿了顿,大伟接
着说,「不过我没告诉筱曦,她脾气倔,总希望靠着自己的努力去找份体面的工
作。」   「是啊,筱曦就这种人。」   「也不能怪她,她爸身体一直不好,筱曦念大学她爸还欠的债,她性格又好
强,我也没法帮她,但愿这次能帮上她的忙。」   大伟后面的话我没怎么听进去,只是觉得有些心酸,或者是有些心疼,大伟
分明是花了大价钱让人玩弄了自己的老婆。   晚上10点,筱曦给大伟打来了电话,两口子像恋爱时一样甜蜜,临末了,
大伟突然饶有兴致地在电话中问,「你猜谁在咱家?」我心里一阵紧张,明显能
感觉到心跳的声音,虽然这种场景在以往经常发生,我只需要乐呵呵地接过大伟
的电话,然后胡乱地和筱曦插科打诨一番。   可是这次却大有不同,接过电话,我听到那头微微颤颤的一声「喂。」我知
道,筱曦和我一样没有准备,于是我胡乱了喂了几句后挂断了电话,告诉大伟,
「TMD信号不好!」   挂断电话的一瞬间,我的思绪又被筱曦电脑里的照片占据,我甚至在想,电
话那头,筱曦和大伟聊天的时候,会不会正在被她的导师操逼?也许,换做我是
导师的话,我就会这么干!望着一边乐颠儿的大伟,我突然间有了一种报复的欲
望,虽然理由是如此地苍白甚至是可耻,不过,显然,之前的自责和伤感一下子
消失无踪。
              (5) 收服   再次见到筱曦是在两个月以后,也就是写这些文字前的一周,筱曦如愿去了
上海那所大学,大伟则先留在南京,之所以能再见到筱曦,并非我的刻意而为,
一周前单位组织去上海看世博会,大伟知道后要我给筱曦带着家乡的特产,他担
心筱曦一个人在上海委屈了自己的肚子。有时候不得不感叹命运的安排,每次玩
弄筱曦似乎都是大伟给了我机会,这是后话了。   筱曦到上海还不足一个月,在静安区和另一个读研的女孩儿合租一套房子,
我到的时候女孩儿去学校上课未归,意外的是,筱曦将我引入房间后,并没有我
预料的那样紧张,而是故做轻松地问我喝点什么。   虽然我看出她游离眼神背后的慌乱,但我懂得,那是筱曦在故意回避,也许
她在期待过去的事情永远过去,她在幻想我永不再揭她的伤疤,她在努力地营造
一种失忆的感觉,是啊,她多么希望之前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一切归于平静
后,我们仍能像从前的从前那样快乐。   可是,我的一句话,让筱曦一切的努力摔得粉碎。   「在大学里谋了职,梦想成真了?」   筱曦怔了怔,继续在冰箱里给我找喝的。   「你被那位好心的导师操了几次才换来这么份体面的工作?」体面两个字我
说得异常重,我知道,这像针一样刺伤了筱曦。   她开始竭厮底里。甚至说有些像野兽,不会咬人的野兽。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已经不和导师联系了!放了我吧!」   刺耳的尖叫过后是异常的安静,接下来的几秒,筱曦泪流满面,我从没有见
过一个人的泪水可以像水一样潮涌,晶莹的双眸遮不住心底的哀怨。   是啊,筱曦应该是个让人心疼、让人宠着的女人,她不该承受这些,更不能
一个人承受这些,她没有做错什么,她只不过在这个无比现实而略显残酷的社会
背景下,尽力地去挽回一些尊言,她仅仅是想替父母还债,想让父母过上好一点
的日子,她仅仅是想婆家人不把她当个附庸,她只是想独立,她需要一个温暖和
安全的拥抱,多么简单的幸福啊。   筱曦哭得是那么伤心,绝望而无助,有种女人的美丽可以纯粹到让人心悸,
可以感化到周围的空气,是啊,人的情绪是可以传染的。   「大伟让我顺道来看看你。」   我异常平静而温和的说了句。显然,筱曦的眼光有些回暖,理智让她从发疯
的情绪里跌落回现实,也许是刚刚的发作唤回了我的良知,抗争了我的无耻?筱
曦打心里这么认为,她甚至突然对我心存感激,这毫不夸张,因为每个人多少都
会有点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当委屈和感激的情愫涌上心头,我知道,此刻的筱曦是多希望有一个怀抱,
我相信,此时我如果拥住她,她一定会哭得像个孩子,她真的是太累了,承受了
本不该承受的东西。   只是,当我伸开双手,迎向她温顺的目光时,给她的并非拥抱,而是无比猥
琐的一个动作,抓奶!   当我眼睁睁地看着筱曦的目光从温顺到惊恐、从哀怨到无助时,当我第一次
实实在在抓住筱曦的奶子用力抓捏,肆意玩弄时,当我享受兄弟老婆的奶子时还
能欣赏她的呆呆直视的目光时,我硬了。   筱曦不再反抗,当她竭厮底里的那会儿,是她唯一的勇气,可惜我没有给她
发作的机会,而此时,筱曦的理智毫无疑问地将她彻底摧垮,是啊,她得活着,
照顾父母,她爱大伟,不能失去他。   我有点喜欢筱曦的聪明,因为我不喜欢说出诸如你不从我就把照片公布于众
的话,太没技术含量,我喜欢理解,筱曦理解我,所以她不需要我说出这种话,
就主动被我胁迫,我喜欢玩弄一个悲凉的身体,我喜欢望着筱曦的眼睛玩弄她的
身体,我更加喜欢那种奶子被捏变型了,仍旧面无表情的感觉,这,就是玩弄,
这,就是屈辱。   「大伟让我看看你生活上有没有困难。」   「大伟让我给你带来你最爱吃的零食,怕你委屈了自己。」   「哦,大伟还说让我看看你工作得开不开心,他怕你受委屈。」   「另外,大伟说我在上海的这些天,尽量照顾你。」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视线始终没有从筱曦的泪眼中离开,当然,我的手也从
同样没从她的胸口移开,而筱曦的泪水却如泉涌。   「我是大伟的好兄弟,他托我照顾你,所以我想替他检查一下,这么多天,
有没有人欺负过你的奶子,让我检查一下好不好?」   我尽量把说话的语气放轻,像是在哄一个未经事的孩子,一边说着,我轻轻
地解开了筱曦胸前的钮扣,筱曦上身穿的是一件职业白衬衣,胸口的扣子被她丰
满的乳房挤出个缝隙,显得异常诱人。   就这样,在满脸的泪水中,钮扣被老公的兄弟轻轻扣开,可是这种温柔却让
筱曦无比地凄冷,黑色的蕾丝文胸遮不住雪白的乳沟,我轻柔地在筱曦的乳沟上
下抚摸。   当右手绕过身后,文胸钩解开的一瞬间,筱曦再也无法抵制地抽泣起来,是
啊,就这样羞耻地将整个胸部毫无保留地呈现在老公的兄弟面前,而自己却又无
能为力,微颤的身体让两只雪白的乳房越发诱人,而两颗莹润的红豆充血般地突
兀在我的身前。   「天啊,奶头都硬了啊,来,让我揪揪看,哇,真的硬了,哈哈,还挺粉的
呢!」   我故意夸张地喊了起来,而筱曦则痛苦地将头扭向一边,感受我对她乳头的
亵渎和语言的挑逗。   「说实话,筱曦,你是不是挺恨我的?不想我这样?」   筱曦侧着脸并无言语,只是轻轻地点了下头。   「我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   筱曦终于将脸侧向我,一脸狐疑,她没有理由相信,但终不放弃希望,就这
样在我贪婪的玩弄下迎合着我的眼光,期待我的下文,奶子却在不断地变形,而
此时筱曦的抽泣并未停止,这是一副多么美妙的画面啊,衬衣敞开,泪水连连,
奶子成为我享受的物品,而自己却饱含期待。   「让我检查一下你的逼,如果你那被人操烂的逼仍旧没湿的话,我保证从此
以后不再提及,我甚至不会再主动和你见面,怎么样?」   如此羞辱的话,让筱曦一时间无所适从,她不知道该不该应承,这分明就是
一种挑衅和玩弄,可是筱曦还是点了下头。   「你得回答我。」   「行!」说出这个字时,筱曦下唇紧咬,这对她而言无异是莫大的羞辱。   「那你该怎么做呢?」   一脸漠然。我突然感觉筱曦有些可爱了。   「好吧,我问你,我该检查你哪里?」   慌乱。   「必须回答我!」   「下面。」   「我不会再给你一次机会,回答我,我该检查你哪里?」   「逼。」说出这个字,筱曦早已满脸通红。   「哈哈,我是你老公的兄弟,你居然让我检查你的逼?你真是个骚货!看来
你的逼很喜欢被人看啊!」   又是一阵涌出的眼泪。   「照我说的做,自己主动把裤子脱了,然后跪趴到地上,头顶地,双手背到
身后,自己扒开你的骚逼,方便我检查啊。哈哈!」我突然产生了浓烈的报复心
理,我就是要肆意羞辱这个曾经背叛我兄弟的女人!   当裹身的牛仔裤蜕下的时候,包裹在丰臀的蕾丝的内裤闪着亮光,隐约能看
到诱人的屁股沟,我甚至闻到了筱曦骚逼里散发出来的淫糜味道,那一刻,我的
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如此之前我还在为自己的这个承诺担心的话,此刻对于结果
我已了解于心。   「慢慢脱掉内裤,不要全脱,挂在腿弯,让我看看筱曦今天逼里有没有分泌
物!」   我故意用这些猥亵的话刺激筱曦的神经,当内裤慢慢滑落下来,我分明看到
了一件艺术品,丝般滑腻的肌肤,在阴影里的股沟,既便是筱曦刻意夹起双腿,
也难掩私处的饱满,更让我兴奋的是,那花瓣深处的晶莹。   「把逼扒开!然后嘴里要说,请用手指捅进来检查我的骚逼!」   我几乎听不到筱曦的哼哼声,但我知道,她照做了,更重要的是,她在说话
的时候,淫水早已顺腿而下,那一刻筱曦彻底绝望了,我相信她一定恨自己,恨
自己不争气的身体,她就那样撅着屁股,趴在地板上嚎啕大哭,整个身体随着抽
泣,有节奏地抖动着。   而此时,我则不顾一切地将手指捅进了筱曦的逼里,恶狠狠地抽插着,脑海
里满是筱曦被导师操逼的画面,而这种恨意加剧了我的动作,我不知道筱曦此刻
会不会「爽」,但从她杀猪般的哀嚎中,我却越发地坚挺!   哭吧,筱曦,尽情地发泄吧,但不可改变的是,这个浑身透着让我怜爱的美
人,此刻却被我毫无怜意地指奸着逼,哭声、呻吟、以及有节奏的扑嗤声,让我
的荷尔蒙开始起舞,我开始享受这种美丽的风景,当我的右手奋力地玩弄着早已
泛红的花瓣时,我的左手努力掰开筱曦的肛门,一边把弄,一边问话,「瞧,咱
筱曦今天有没有拉过屎啊?好臭啊!」   话音刚落,巴掌便落在了筱曦雪白的屁股上,我喜欢听那一刹那的惨叫!   接下来的时间,我开始喋喋不休地评论筱曦的身体,我嘲笑她肥大的阴唇,
嘲笑她有节奏紧缩的肛门,嘲笑她管不住外泄的淫水。当筱曦的阴道不断紧缩着
我的手指时,我知道,筱曦高潮了,这个本该神圣而甜蜜的时刻,面对的却是我
无比猥琐的狂笑,和我手机摄像机的闪光灯。   那一刻,筱曦虚脱在地上,雪白的身子在木地板上格外的刺眼,而我知道,
我胜利了。                (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性奴养成】 下一篇:【荒唐岁月】(22